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678|回复: 1

[恐怖] 织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9 20: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转运镇宅家居风水摆件
 
   一
  
  建邦的女儿织佳今年就快满七岁了。
  
  这个唇红齿白,一笑就露出两只深深酒窝的娃娃一直是建邦的心头肉。而小小的织佳和爸爸也素来亲近,常常象个围脖儿一般软趴趴地骑在建邦的脖子上,嘴巴一翘就是一个响当当,湿哒哒的亲亲。
  
  建邦往往心窝子一暖。若是此刻恰好被邻居太太们瞧见了,她们定会如此夸几句,
  
  “人家都说女孩子小时候和妈妈亲,织佳这孩子倒是特别呢!”
  
  建邦听了,素来只是一笑而过。直到搬来这片社区住得久了,和那些太太们都混得熟了,当又一次听见她们这么夸时,建邦才苦笑着回应了一句,
  
  “也是没办法……织佳的妈妈前几年就扔下我们父女俩走了……”
  
  邻居太太们一听,面面相觑,心里顿时酸了一片。一个大男人独自领着年幼的女儿,其中的辛苦是不言而喻的,也难怪小织佳如此粘着爸爸。打那儿以后,邻居太太们也就越发关照起建邦父女俩了。
  
  
  这不,眼见着织佳到了要上小学的年纪。
   人生的起跑线由此展开,建邦对此自然不会马虎。翻了不少材料后瞅准了一个条件不错的私立小学,可那学校的招生要求却高得很,要求报名的孩子预先参加两场 入学考试。建邦一听,顿时心里没了底儿。自己平日素来溺爱女儿,从没逼她学过什么,只凭着她的喜好说些公主王子的童话故事满足她,也不知她到底行不行。
  
  幸亏邻居太太们热心,帮他托了托关系,辗转打听到了第一场考试的考题,竟是要求考生即兴来一段演说,题目是《我的妈妈》。
  
  
  建邦听了,顿时满面愁容。邻居太太连忙安慰道,“题目也不是钉死的!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就让织佳准备《我的爸爸》好了!”
  
  
  建邦点点头,不禁伸手摸了摸织佳的小脑袋,也下意识地望向她。却突地见女儿面色凝重,两片本就红艳的嘴唇被咬得好似要滴岀血。建邦不由心下一酸,眼眶一红,手却忽然被女儿紧紧握住。女儿抬了头,蓦然笑得灿烂,奶声奶气道,
  
  “爸爸,我会好好准备的,你别担心我!”
  
  建邦听了,心顿时宽下了大半。对于女儿给出的承诺,建邦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
  织佳虽是年幼,却从小乖巧伶俐,答应了爸爸的事情她更是从不食言。
  
  
  二
  
  
  “这么好的孩子,丽娟你怎么就不喜欢她呢?”
  
  兴许是白天的话题触到了他的伤心,夜深人静,当女儿在小床上酣酣入了梦境,建邦情不自禁地翻出了前妻丽娟的照片。借着灯光细细地抚摸着照片上和织佳隐隐相似的容颜,连连感叹。
  
  
  叹息渐浓,与往日残留的丝丝情愫交织,他索性又翻出了烟酒麻痹自己。片刻之后,酒瓶子倒了一地,烟盒子也空了大半。头脑和视线都渐渐模糊,在一片烟雾缭绕之中,他的眼前渐渐浮现出丽娟朦胧的身影,和她一贯苍白的面容。
  
  
  记忆里,自从生下了织佳,妻子丽娟的身体就一直不太好。
   原本健康的她变得日日与床榻为伴,体虚,咳嗽,过完了月子也不见好转。生孩子似乎极大地消耗了她的精力,幸而建邦爱她,体恤她,照顾孩子的事情素来都是 建邦做得多。起初也相安无事,虽然建邦面对软绵绵的婴儿往往手足无措,但孩子躺在建邦的怀里却从来不哭不闹,绽着甜甜的笑容顺从地接受他的照顾。这让建邦 觉得欣慰,连保姆都说,
  
  “这孩子真乖!看来,天生就很粘爸爸阿!”
  
  说完,才警觉地住了口。因为忽然看见披着毯子的丽娟正郁郁地站在一边,眼神落寞,好似这个家中的局外人。
  
  
   孩子幼小,自然认熟不认生。相比总是躺在床上的妈妈,织佳甚至和保姆更亲一些。这一点本是无可奈何,但建邦依旧心有愧疚。也曾尝试着把幼小的织佳放到丽 娟怀里。丽娟起初也是欣喜的,小心翼翼地接过,切切地搂进怀里。但小小的织佳每次离开了建邦就立刻又哭又闹,在丽娟的怀里拼命地扭动,还伸长了小手在她的 脸上愤愤地挠阿挠。丽娟被抓得受不了,她惊讶着那软软的指甲怎么会在脸上留下如此灼痛的红痕?抱了片刻,终究受不了,阴着脸把孩子又还给了爸爸。织佳这才 渐渐平静,脸上犹然还挂着大颗大颗委屈的眼泪。
  
  
  
  那时年幼的织佳对自己的父母就是这般不可思议地厚此薄 彼,这让身为母亲的丽娟越发难以忍受。按丽娟的说法,这个孩子邪乎得很!就比如每次丽娟为她喂奶,那怀中还没长牙的小织佳却回回都能咬得丽娟忍耐不住,松 手了,胸前竟有一圈类似齿痕的痕迹,活活吓出丽娟一身冷汗。渐渐的,丽娟竟连奶水都没了!连喂孩子的任务都丢了,丽娟彻底成了家中的局外人。
  
  
  
  这般尴尬的局面一直伴随着织佳的渐渐长大。
  小织佳第一次尝试着走路,是牢牢拽着爸爸的手。第一次咿咿呀呀地说话,是甜甜笑着叫了声‘爸爸’。第一次兴致勃勃地唱歌,竟是唱着‘世上只有爸爸好……’
  
  
  这所有的‘第一次’都是织佳成长的纪念,参与其中的总是建邦,而作为妈妈的丽娟却总是默默地站在一边。日复一日,丽娟的身子越发病弱了。不仅仅是躯体上的羸弱,更多的是一种病态的情愫凝结在丽娟的眼神里。
  
  
  这些,建邦统统看在眼里。却还天真地以为这层隔阂只是暂时的,等织佳再长大些,懂事些,与生俱来的亲情会拉近她们彼此的距离。
  
  他这么天真地思考,也是这么天真地宽慰丽娟。却见妻子只是苦苦地笑了,转身把自己蒙进毯子里。
  
   三
  
  
  因为现实太过诡异,诡异到丽娟根本无从述说自己深深的恐惧。
  而现实又太过残酷,残酷到对于丈夫天真的宽慰,丽娟根本无言以对。
  
  
  其实丽娟何尝没有努力过。可有时,她仅仅尝试着想逗弄一下织佳,好言好语配着温柔的笑容,手里还摇着五彩的糖果,却也会莫名地惹了孩子大哭大叫。
  
  
   而丈夫建邦素来溺爱女儿,这种危险的溺爱在不知不觉中滋长得过于迅猛。他听到了哭声,往往气急败坏地赶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猛地推开丽娟,哄起哭哭啼啼 的孩子。待到哄得孩子破涕为笑了,他这才恍然大悟地转身望向妻子。心下愧疚,想要道一声歉,话儿却梗塞在喉头,怎么都说不出去。
  
  
  却忽然看见丽娟原本如纸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她身姿僵硬地跌坐在地板上,十根手指狠狠抓着地毯,连青筋都隐约可见。僵持良久,她才缓缓地抬起头,从刘海的阴影里露出一双郁郁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建邦怀里的女儿,凝成一种难以言语的神色……
  
  
  建邦不由觉得怕了,背脊竟出了一层冷汗。他看着快要被抓破的地毯,下意识就抱着女儿退出了房间。
  
  
  怀里的孩子正委屈地紧紧抓着他的衣领。
  建邦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成了现在这样子?丽娟是织佳的亲生母亲阿!世上哪有母亲会用那般狰狞的神色看着女儿?建邦怎么想都不明白。
  
  
   但经历了那次之后,丽娟的身体彻底垮下了。弱得甚至不禁风雨,稍稍开大了窗户也会让她咳嗽连连,直咳得嘴角渗出了血。建邦这下可急坏了,急得全然忘记了 之前的不愉快。于是寻遍了整个城市的名医和偏方,喂她喝下了多多少少的汤药,可丽娟的状态依旧每况愈下。那双大眼睛因为面颊的深深凹陷而显得越发大了,却 是毫无神采,只有在看见建邦怀里的女儿时才会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随即却又深深地别过头去,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一看就是一整天。
  
  
  建邦觉得走投无路。他已然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惜没有任何收获。
   于是正值壮年的他被生活折磨得竟早早有了白发,却又在夜里被烦恼的自己生生地抓掉了一把又一把。正当他扯着脑袋不知所措,忽然一只软软的小手拉住了他的 裤角,他诧异地低头,是小小的织佳竟不知何时从床铺上爬了下来,摇摇摆摆地走到自己身边。她努力地仰着头,担忧地看着建邦,奶声奶气又无比认真地说,
  
  “爸爸……别……别担心了……爸爸……不许拉头发……”
  
  建邦的心窝子顿时一暖,暖得整个人都有了动力,于是动容地抱起女儿紧紧搂在怀里。
  
  
  “这么好的孩子,丽娟怎么就不喜欢她呢?”
  
  
  怀里温热的,绵软如云的触感令建邦深深幸福,又一次不禁地想到这个问题。
  
  
  兴许丽娟只是心病罢了?因为女儿织佳和她的生疏而抑郁。
  也许让她们两个单独多相处一阵子会好转的!
  现在想起来还真不可思议,自从这孩子出生以来,作为母亲的丽娟似乎还没怎么单独和她相处过呢!织佳依赖自己,建邦虽然也满心欢喜,但兴许当织佳发现他不在身边时,她也会尝试着去依赖丽娟呢?
  
  
  建邦被自己的想法所振奋,想到就去做了。也许是因为他早已走投无路了吧。
   那一日清晨,天色还蒙蒙亮着。丽娟裹在被子里犹然还在酣睡,而娃娃床里的织佳已经懵懵懂懂地半睁了眼睛。娃娃见是爸爸伸手抱她,嘻嘻笑着露出红红的牙 床。建邦于是小心翼翼地抱起她,放到丽娟身边。酣睡的丽娟被惊扰了,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建邦趁着机会偷偷退出了房间,并把门轻轻带上了。
  
  
  他蹑手蹑脚地去了厨房,心下总也免不了忐忑,一边切着面包一边竖着耳朵仔细听了屋子里的动静。对于这次的行为,建邦幻想过很多后果。母女两人其乐融融是其中最梦幻的一个,他期待,却也知道那是奢望。
  
  
  不过千算万算,他终究还是没有料到现实给出的答案。
  当他切下第三片面包,忽然听见从屋子里传来织佳撕心裂肺的哭声,和丽娟歇斯底里的尖叫。
  
  
  两种声音交织,惨烈程度远远超乎建邦的想象。以至于握着刀子的建邦呆了半晌才猛地清醒过来,他慌忙扭开了门冲进屋里,眼前的景象令他错愕得说不出话来。
  
  
  屋内,小小的织佳正浑身发抖地拼命往床底下躲去。而他的妻子,孩子的母亲丽娟正狠狠握着一把剪刀,瞪着布满红丝的眼,大口喘着粗气,跌跌撞撞地冲向织佳……
  
  
  若非丽娟身子孱弱,兴许那一剪刀早就结果了织佳的小命吧!这样的假设让建邦的脑海一片空白。等他灼烧的脑袋稍稍冷却了,见织佳正躲在他的膝下瑟瑟发抖,丽娟则一言不发地瘫坐在地,紧紧捂着手臂。而他冲进屋时握在手里的刀子,此刻正斜斜地插在丽娟的手臂上,血流成河……
  
  
  建邦茫然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而那之后,他和丽娟就离婚了。
  
  
  丽娟丝毫没有争夺女儿抚养权的意思。她在离婚书上大方地签了字,离开家几日,她的气色倒好转不少。走出民政局的大门,丽娟看着明晃晃的太阳,忽然流了满面的泪。建邦被她感染,也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
  
  
  建邦说,自己由始至终都爱着她。可事情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丽娟笑了笑,没说什么。
  建邦又说,有空回来看看,我会想你,女儿也会。
  丽娟却蓦地变了脸,
  
  “那个东西不是我女儿。”
  
  说完,丽娟擦干了泪,决绝地转身离开了。
  
  
  
  四
  
  
  天色蒙蒙地亮了起来,透过窗帘在房间里撒下点点明亮的屑子。建邦混沌地睁眼,才知道自己醉了整整一夜。
  他欲起身,却是浑身酸软无力。两条胳膊软软得像棉花,支撑不住,只得郁郁地又跌坐回椅子上。
  手边恰好躺着一张照片,上面印着一张和织佳何其相似的脸。建邦惨淡地笑了笑,刻意挪开了视线。
  
  
  也不知,现在丽娟过得可好?
  
  
  自从离婚以后,建邦搬了家,而丽娟则杳无音讯。她换了手机,换了电邮,连她的家里人也对她的行踪守口如瓶。建邦回回都吃了闭门羹,丽娟的亲人总是欲言又止地劝他别再来了,丽娟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这让建邦多少有些沮丧。他只不过是,偶尔有些想她罢了。
  
  
  刚离婚那阵子,日子过得煎熬又混沌,日日与烟酒相伴。但所幸建邦的身边还有织佳,笑容甜蜜的女儿从此以后完全成了建邦生活的中心。
  
  
  从那以后,建邦学着坚强。因为每当他看着丽娟的照片深深叹息,织佳就会摇摇摆摆地冲到他身边,蛮狠地夺过照片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上几脚,
  
  “爸爸……这个东西让爸爸叹息,很坏……爸爸不要叹息……爸爸有织佳……”
  
  建邦往往心窝子一酸。于是为了织佳,他收起了所有和丽娟相关的东西,照片,书信,也包括思念。
  
  
  今日,他算是失态了。
  
  
  忽然听见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建邦赶紧把照片塞进抽屉里,勉强支起身子,一步摇着一步地开了门。果然是刚睡醒了的女儿在找爸爸呢。
  
  织佳尚还穿着睡衣,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却忽然皱着鼻子说,
  
  “爸爸……你喝酒了?”



建邦摇了摇头,见到女儿顿时充满了力量,于是怜爱地摸着她的小脑袋,
  
  “没有,爸爸没有喝酒!爸爸,只不过是……爸爸只不过昨晚吃多了几个醉蟹……”
  
  “哦!爸爸好坏!有醉蟹也不给我吃!”织佳翘起了嘴巴。
  
  “那怎么办呢?现在已经统统吃完了啊!”建邦笑着逗弄她。
  
  “哼!那……那我就要吃爸爸……”织佳说完,张牙舞爪地扑进了建邦的怀里。
  
  
  五
  
  
  和女儿一起嘻嘻闹闹地吃过了早饭,建邦忽然一本正经地看着女儿,
  
  “织佳,你有好好思考入学考试的演说吗?”
  
  织佳认真地点点头,“当然!我有好好想,不会让爸爸失望的!”
  
  她说得太用力了,小脑袋点得象个拨浪鼓。建邦不禁一笑,又问道,
  
  “那现在可以把爸爸当成老师,你说一遍好吗?要严肃哟!”
  
  “可爸爸不是老师阿!我看着爸爸就觉得很开心,一点也严肃不起来!”
  
  听着女儿如此天经地义的解释,建邦动容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于是织佳很快被电视机里动画片的音乐所吸引,此刻正播着公主和王子幸福生活的童话剧,她赶紧蹦蹦跳跳地过去了。建邦见此,也就不再追问。
  
  
  也罢,他想,织佳的确从未让他失望过。这一次,应该也不会吧!
  
  
  隔日,建邦就带着织佳去那所小学参加入学考试。
   他特别为织佳换上了粉色的公主裙和锃亮的黑色小皮鞋,熟能生巧地梳了辫子,绑上蝴蝶结。织佳对自己的打扮颇为满意。她从小就痴迷公主和王子的童话,总是 拿着图画书缠着建邦念给她听。每每读到最后,‘公主和王子结了婚,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时,她还总是露出大人一般陶醉的表情。
  
  而此刻,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俨然也是副小公主的模样,不禁看得痴了,引得建邦呵呵笑出了声,抱起她说了句,
  
  “快走吧,公主殿下。”
  
  织佳也俏皮地回应,“好阿,王子殿下!”
  
  
  于是领着她在一群同龄孩子中走过,建邦骄傲地觉得,自己的女儿绝对是最出色的一个。
  他信心十足,牵着织佳排队着等候入场。孩子多的地方自然闹闹哄哄,更何况还有一群比孩子更紧张的家长正絮絮叨叨地猜测着考题。建邦不由贼笑了,紧了紧握着织佳的手,目光随意地望向考试的教室。
  
  兴许是走廊太吵闹了吧,此刻,遥遥看见从教室里走出一个老师维持秩序。建邦无意地朝她看了一眼,却意外地与那老师目光交错。
  
  
  顿时,两个人都愣住了。
  
  
  建邦愕然地喊了句,“丽娟!”
  而那老师也愣了片刻才迟疑地回应,“……建邦,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带着织佳来考试……”建邦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但见丽娟的模样好好的,气色着实比几年前和他离婚时要红润得多,居然健康得能工作了,还做了小学老师!建邦不由觉得欣慰。看着那双昔日的眸子,他动容得还想要多说一些,却是手上忽然一疼,是织佳狠狠地掐了自己。
  
  
  丽娟也适时看见了织佳,神色顿时不自在了。但她依旧笑了笑,
  
  “是吗!我倒是忘记了,织佳也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啦……那我先回去了……”
  
  “阿……”见她转身要走,建邦本能地挽留了。却是憋了半天,只说了一句,“……织佳,她……”
  
  丽娟的神色于是越发难言。似是挣扎了片刻,她终于点了点头,
  
  “……那不说了,一会儿让你女儿好好表现!”说完,转身回了教室。
  
  
  建邦听着她生分的话语,心顿时凉了半截儿。可随即又明白过来,这么多家长在身边,丽娟只有装得陌生才能帮到织佳阿!这么一想,建邦的心就放得更宽了,觉得这真是上帝安排的巧遇。手上依旧被掐得生疼,但他还是兴奋对织佳说,
  
  “过会儿进去好好表现,丽娟阿姨会关照你的!”
  
  
  织佳听了,却只是目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隔了片刻,织佳果真被叫进了丽娟监考的教室。而直到临进教室,织佳才松开了握着建邦的手。建邦看着手掌,竟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红痕。



 六
  
  
  许久,见织佳从教室出来,建邦连忙迎了上去。见她微笑的脸蛋红润得好似一个大苹果,建邦顿时放下心来。不由感激地朝教室里望了望,但隔着门上的一层毛玻璃,他只能看见丽娟模糊的轮廓。
  
  “爸爸!回去啦!”织佳扯了扯他的袖子,“我想吃肯德基。”
  
  “好!”建邦点点头,“鸡腿汉堡,大杯可乐!”
  
  “爸爸万岁!”织佳笑得更欢,拉着建邦快步离开了。
  
  
  当织佳津津有味地啃着鸡翅时,建邦凝神望着她,想要寻找一点重见妈妈之后的变化,却什么也看不出。倒是织佳忽然抬头,皱着眉问,
  
  “爸爸,你在看什么?”
  
  “看我漂亮的女儿阿……”建邦一笑,犹豫片刻后还是问道,“你刚才进去考试,都说了些什么?”
  
  “说考试规定的题目咯!规定是《我的妈妈》,我就说了《我的妈妈》。”
  
  建邦一愣,倒没想到女儿的临场反应这么快。这下,丽娟应该会开心吧!他赶紧问,“那妈妈听了以后呢?有什么反应?开心?还是……”他话没还说完,织佳却忽然瞪大了眼睛,
  
  “阿呀,糟糕!爸爸,我忘记买儿童套餐了!最近在送迪斯尼公主系列的玩具,我好想要的!”
  
  说完,鼻子一吸,露出快要哭的表情。建邦无奈地笑了,只得中断了方才的话题,让织佳乖乖坐着,他这就去买儿童套餐。
  
  
  
  当织佳炫耀地举着玩具回到社区时,邻居太太们都殷勤地问她考得好不好。建邦赶紧一一谢过了,又趁机打听起丽娟的事儿。几个太太于是得意地说,
  
  “这个丽娟老师是新来的。是她监考你女儿?巧了,我正好有她的手机,赶明儿给你。你有空去疏通疏通。”
  
  建邦眼眸一亮,更诚恳地谢过。
  
  七
  
  
  那一日夜里,建邦整宿整宿地失眠了。
  闭上眼,觉得整个人缓缓地腾在半空中,面前模模糊糊站了个人影,窈窕而又遥远。他却真切地知道,那是丽娟。
  
  觉得晕眩,于是睁开眼。可那人影顿时就不见了。
  觉得舍不得,赶紧又闭上眼。可那人影却越发模糊,连轮廓都看不清楚了。
  
  
  睡不着,索性就不再睡了。他起身开灯,打开抽屉寻找之前藏在里面的丽娟的照片。却莫名其妙地怎么都找不到了。
  
  
  奇怪!明明放抽屉里的啊!可翻了个底儿朝天还是没找到。
  越是找不到,思念就越是排山倒海。他索性就着灯光坐在床上发呆,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中,直到天际泛出了鱼肚白。
  
  
  因为整宿没睡,第二天,织佳好奇地问爸爸怎么挂着如此浓重的黑眼圈?建邦想了想,说自己想扮演功夫熊猫,讨织佳欢心!织佳咯咯地笑了,说功夫熊猫再好,可哪里比得上爸爸阿!建邦于是也跟着笑,说自己以后不再做功夫熊猫了,只做织佳永远的好爸爸。
  
  
  织佳听了,却摇了摇头,“爸爸不仅是织佳的爸爸,还是织佳公主的王子殿下哟!”说完,蹦蹦跳跳地往餐厅去了。自从第一场考试结束,建邦觉得织佳的心情一直很好。
  
  
  早饭过后,邻居太太忽然敲门,送来了丽娟的手机号码,和第二场考试的命题,是即兴绘画。织佳听了,点点头,兴奋地说这是自己的强项!
  
  
  建邦送走邻居太太后,见织佳跑去客厅眼巴巴地等着看动画。又是公主和王子的爱情故事,她总是乐此不疲。建邦也趁机溜进了卧室,关了门,又上了锁,随即看着手中的手机号码痴痴发呆。
  
  
  他深深地呼吸,计算着自己和丽娟有多少年没见过了。又忽然想起,其实昨天考试才刚见了面。但就是不满足,建邦觉得一点都不满足。
  
  
  “我只是……想知道她过得好吗……她身体已经好到可以工作了?……对了,还有织佳的考试……还是应该和她联系一下,毕竟也是她的女儿……”
  
  
  建邦如此一遍遍地自我催眠,这才鼓起勇气,拨通了电话。
  拨号音响了久久,久久……久到建邦的信心一点一点被消磨,久到他差一点就要放下电话。但终于,还是接通了。
  
  “喂……”建邦的身子都僵硬了,结结巴巴地问,“……是,是丽娟吗……”
  
  但电话那头却沉默了许久,随即飘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你是?你是建邦?”
  
  “对,我是建邦。”建邦也是一愣,“你是,丽娟的爸爸?”
  
  “是。”对方沉沉地答,声音却蓦地激动了,“你怎么会有丽娟的号码?”
  
  “我无意得到的!”建邦赶紧解释,“我……女儿织佳正在考小学,丽娟正好是监考老师……所以……”
  
  他话说得断断续续,但对方应是听懂了。然后重重地叹息了一声,竟渐渐地带了浓重的哭腔。老人叹着,
  
  “是吗,是吗,究竟还是躲不过阿……”
  
  “请问,丽娟她……她怎么了?”建邦觉得不安,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这么回答他,声音近乎撕裂,
  
  “昨天晚上,丽娟自杀了,跳楼了……你不用来!你千万别来,求求你了!放过我女儿吧!”说完,对方决绝地挂了电话。
  
  
  建邦听着电话的挂断音呆滞了久久。好一会儿他才明白过来,对方究竟告诉了他什么。
  
  
  “丽娟……自杀了,跳楼了……死了……”他的身子顺着墙根滑到到地,手脚冰凉,嘴里碎碎念着,“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她一定是想躲我……就让她爸骗我!绝对不可能,昨天还好好的啊!她帮织佳考试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呢!”
  
  自言自语,越来越激动。
  他忽然猛地站起了身子,好似恍然大悟,
  
  “对啊!织佳,织佳肯定知道,她妈妈昨天还好好的!这一定是骗局!”
  
  
  他的眼睛蓦地瞪圆了,赶紧开了门,跌跌撞撞地奔向客厅。电视开着,织佳却不见了。他越发着急,又跑到厨房,厕所,最后在阳台里找到了织佳。见她正半跪在地上,借着满满的金灿灿的阳光,用蜡笔在纸上专心地画着什么。
  
  
  看着认真准备考试的女儿,建邦酸涩,顿时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一遍遍默念着,丽娟爸爸的话只是躲避他的谎言,这才勉强止住了眼眶里即将落下的泪。他拼命地扯着嘴角,凑到织佳身边,
  
  “织佳在画什么呢?”
  
  织佳听了,轻轻地笑,却没有回头,更没有停笔。
  建邦凝神看着女儿挥动着蜡笔的小手。她手里握着的蜡笔是鲜红色的,她正在画一个身处半空之中,正在往下坠落的女人……
  
  
  女人通体是鲜红色的,却还用细细的水彩笔勾勒了五官,栩栩如生。
  女人的表情惊恐万状,她的容貌却似曾相识。
  
  
  建邦的额角冒出了冷汗。他看见画纸旁摆着一张照片,竟是他藏在抽屉里的那张丽娟的照片!
  此刻,织佳正仔细地看了一眼照片上丽娟的眉目,随即又认真地往红色女人的脸上添了一条皱纹。画得无比专心,连狠狠地捏着蜡笔的手指也被染上了鲜红的颜色……
   
  八
  
  
  眼前发生的事情让建邦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直到织佳终于画完,自信满满地把画作呈现给建邦,他这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织佳!你到底在画什么?”
  
  “跳楼阿!” 织佳嘻嘻笑道。
  
  建邦更是惊恐万分,拼命摇着织佳的肩膀问,“你干嘛要画这个!”
  
  织佳似是被吓到,嘴唇哆嗦了下,犹豫地说,“今天没动画片,我就转台了。看见在放一个纪录片,说跳楼的。那些人从楼顶跳下来时就是这样的,有点吓人。可是飘飘的,象蝴蝶,也很好看。我就想画画看……爸爸不喜欢吗?”
  
  “……那,那你为什么要照着妈妈的照片画?”
  
  “电视里那些人从楼顶上跳下来,太快了,脸都看不清楚。可我想要很认真很认真地画,所以要有个样板阿。爸爸在卧室里,还锁着门,我就去书房了。在抽屉里随手拿了妈妈的照片做样板……爸爸生气了?”织佳担忧地问。
  
  
  建邦听了,隐隐松了一口气。他朝客厅看看,的确是在放有关人类自杀的纪录片。他这才彻底地放松,还责怪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居然,在怀疑织佳是不是……
  
  不!他真为自己的想法而可耻!于是面对织佳又带着一丝歉疚,赶紧松开她,
  
  “爸爸不是生气……也,也不是不喜欢这幅画……只是织佳也说了,有点吓人,爸爸被吓到了……下午考试画画,千万不要画这个,好吗?”
  
  “好!那,就画织佳最擅长的,公主和王子结了婚,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以啊!”
  
  “那么!爸爸可以给我一张照片吗?我要照着爸爸的样子画王子!”织佳的眼睛闪着光芒。
  
  “不是照着动画片里王子的样子吗?”
  
  “不要,因为爸爸比较帅!”
  
  建邦笑了,无法拒绝女儿的请求。
  
  
  
  下午,他早早地带着织佳去小学候场。去得太过早了,以至于监考的老师们都还没有露面。建邦有些沮丧,他原本是想打听一下丽娟的情况的。
  
  
  丽娟爸爸在电话里说的,他至今都不相信。他觉得可能过一会儿,就会看见丽娟从走廊里走过,一看见他就窃窃地躲到一边。没关系,躲他也没关系阿!他只想确定,丽娟是平安的就好!
  
  他胡思乱想了许久,直到织佳翘着嘴巴责怪他不理睬她。他赶紧笑了笑,把织佳抱在膝头,
  
  “那我怎么补偿你呢?”
  
  织佳看着手里爸爸的照片,说,“那就再说一次,公主和王子结了婚,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故事吧!我最喜欢听爸爸说了!”


  
  
  建邦心不在焉地给织佳说了好些个童话故事,从白雪公主到灰姑娘,都是从小织佳听得熟烂的,但她依旧听得认真。直到所有的监考老师都到场了,建邦这才失落地发现,其中没有丽娟的影子。
  
  
  不久,所有的孩子排着队被带进教室,等待准点一到就开始画画。于是建邦就和其他家长一起百无聊赖地等候在走廊里。
  
  
  丽娟没有出现,他开始有些担心了。但他依旧固执地不相信丽娟爸爸的话,他告诉自己,丽娟为了躲他,已经从这个学校辞职了。
  
  
  想到这儿,他顿时充满了愧疚。为何自己总是带给她不幸?
  他是真的,再也不应该出现在她的生活中了吗?
  
  
  “呵呵……”他不由自嘲地笑了。然后默默地抬手擦去眼泪。考试就快结束了,他不能让织佳看见自己哭泣。
  
  
  铃声准点响起,教室的门开了。一群家长蜂拥着迎向自己的孩子,倒把同样急切的建邦挤到了后面,他索性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进了教室。
  
  
  教室里的孩子都已经走光了,只剩下织佳坐在第一排,轻轻哼着歌收拾着蜡笔。看来考得不错呢,建邦不由笑了,他站在门口正欲叫她,却见收画纸的监考老师笑着问织佳,
  
  “织佳小朋友,这幅画是你画的?”
  
  “是阿!”织佳点点头。
  
  “哦!真好看!你画的是什么?”
  
  “公主和王子,他们结了婚,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是吗!老师刚才一直在注意你,你在画王子的时候,是照着一张照片画的脸。照片上的人是你的谁?”
  
  “是我爸爸!帅吧!”
  
  “哦……”老师掩嘴笑了,“……也就是说,爸爸是王子。那公主是?”
  
  “当然是我!还会有谁?”
  
  “哦!那爸爸是王子,你是公主!可是我觉得,若你是公主,爸爸就应该是国王阿!”
  
  “不对不对!爸爸是王子,我是公主!这样等我长大了,公主就会和王子结婚,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织佳说得信誓旦旦,老师顿时笑得合不拢嘴,“织佳,你还小,不明白。爸爸不可能是你的王子,因为做爸爸的是不可能和自己的女儿结婚的!”
  
  建邦听了,觉得那老师有些多嘴多舌。这不,织佳顿时冒了脾气,大声道,
  
  “谁说不可以?谁说爸爸不可以和女儿结婚?我爸爸最爱的就是我!和最爱的人结婚不是很应该的吗?谁说我和爸爸不能像公主和王子一样,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谁说的?这是国家法律的规定阿!是全世界人民都遵守的规矩,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谁要是违反了,要受罚,要被全世界讨厌,还要坐牢的!”
  
  
  建邦生气了,这老师怎么可以随便吓唬孩子!他正气冲冲地想冲进去,却见织佳好似个丢了魂魄的木偶一般跌坐在地上。
  
  她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双手抱头,顿时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
  
  “真的?真的?……不可以?会受罚?要坐牢?……”
  
  
  老师这下可慌了手脚,不知所措。
  但听见织佳越哭越绝望,在哭泣中还夹杂着颤抖的语音。她撕心裂肺地说着,
  
  
  “可我不知道阿……我完全不知道不可以……那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想尽办法逼死了妈妈呢?……”
  
  
  老师愣住了。
  站在门口的建邦也愣住了。
  
  
  空旷的教室里不断回响着织佳绝望的哭泣,
  
  
  “……那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想尽办法逼死了爸爸心爱的妈妈呢?……”
  
  
发表于 2014-10-10 10: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图解周易大全 易经入门精通指导必读
这个不错,给顶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20-9-25 19:02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