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667|回复: 0

[情缘] 分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5 07: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转运镇宅家居风水摆件
朋友,一个完美的你和一个平凡的你,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一 初见】
  泊船将一只宠物小鸡放进掌心,握紧,一点一点用力。
  小鸡染成绿色的绒毛被揉得有些凌乱,浅黄色的小嘴无力地一张一合,像是濒死的鱼儿从水里拼命汲取着最后一点养分。幼嫩的生命太过弱小,小鸡还没有来得及呻吟就已经咽气。
  泊船皱着眉头将小鸡软得像棉花一样的尸体扔进垃圾筒,然后用香皂一遍一遍地洗手。不是说鸟类的骨骼是空心的吗?可是为什么这样用力捏下去,却听不到骨骼碎裂的声音呢?
  "因为你还没有更用力啊!看到它断气了,就没有再继续捏下去。"
  泊船猛的抬起头,镜子里,除了她自己,还映出了一个和她一样年纪的女生。黑色的长发没有扎成马尾,只是用一根雪白的发卡别了起来。发卡上硕大的蝴蝶结,显示着小女生的娇媚可爱。淡蓝色的公主裙,繁复却华丽。足上是一双雪白的芭蕾舞鞋。舞鞋上的丝带精心的包裹着小腿,像是童话里才有的装束。她的手里,轻轻的环着一只大大的米色玩具熊。
  没有人,身后没有人。泊船看着背后狭小却空荡的房间,沾着水雾的雪白瓷砖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不用找了哦,泊船,你是找不到我的。就当我是镜子里的女生吧。"镜子里的小女生笑了笑,眉眼间透着淡淡的邪恶气息。
  泊船倒吸了口凉气:"你是谁?"
  "你看,我像谁呢?"
  是啊,她像谁呢?泊船看着镜子里的女孩,越发的觉得眼熟。清秀的眉眼,透着小小的婴儿肥。不得不说,她看上去那般像来自童话里的公主。在泊船的生活里,哪里有这一号人物呢?泊船摇头,镜子里的泊船也摇头,镜子里的她却笑靥如花。
  "泊船,再好好看看吧。你会知道的。"镜子里的她如银铃似的笑了,声音清脆好听。
  下一瞬间,紧盯着镜子的泊船,仿佛看到,镜子里的她渐渐走近了,近了。来到她的跟前,来到镜子里的泊船跟前。然后,镜子里的小女生,和镜子里的泊船的身影,在某一瞬间,完美地重合。
  只是,她的头发很黑很顺,剪成刘海很整齐,不像泊船的头发像棵干枯的树;只是,她的皮肤很好很白皙,吹弹可破,不像泊船脸上爬着星星点点的青春痘;只是,她的眼睛略略上挑,有了点丹凤眼的味道,不像泊船的眼睛虽明亮却很普通;只是,她的眼眸是明镜一样的水蓝色,不像泊船是平平无奇的深棕色;只是,只是在泊船那微塌的鼻梁的位置,她却生着一个小巧玲珑的俏女鼻……
  泊船心里"咯噔"一下,一种莫名的不祥盘憩在心头,让她隐隐有了一份丝丝缕缕的不安。若真要说镜子里的人像谁,那么泊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一个答案:泊船升级版。
  她和她如此相似,却不知比她完美了多少倍。泊船其实亦是很优秀的女生,还算不错的面容和傲人的成绩,在平日里无一不是她优秀的见证。只是在镜子里的"泊船升级版"面前,泊船只剩下了相形见绌的羞愧--尽管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好羞愧的。
  "你一定猜到我像谁了吧?我可是感觉得到你的心哦。"镜子里的女生咯咯地笑了,说道,"你可以叫我'舒琦'。以后的日子里,你大可以慢慢了解我的呢。我,将陪着你,走完这一生,决不轻易离开哦。"
  舒琦顿了顿:"今天来,我是想要告诉你,其实只要用力,它的骨骼就会发出声音的哦……泊船,只需要狠一点呢……"她拿着那只被泊船扔进垃圾筒的绿色小鸡,放入掌心,慢慢用力。泊船听到空气里有"咯吱"的声响弥漫开来,像夜晚的狼外婆啃着孩子的手指,一寸寸碎裂,咀嚼,享受着一个人的唇齿留香。
  然后,她就不见了。那个美丽的身影自镜子里渐渐淡去,淡的像薄烟,一眨眼,就碎在了空气里。泊船痴痴地看着这只剩她一个人影的镜子,缓缓转身走向阳台上那一方不大的纸箱。纸箱里,失去了同伴的另一只黄色小鸡,正孤独地啄着箱底的米粒。

  泊船饶有兴趣地将它捧进手心。"咯吱、咯吱……"泊船听着空气里细细的声响,嘴角,笑意微微绽放。
【二 同化】
  泊船第二次见到舒琦是在一个晚上。
  那天,泊船一进门,便看见一只乌黑的波斯猫,左绿右蓝的眸子在黑暗里泛着粼粼的波光。泊船看着它自没有关严的窗户一跃而入,叼起整理箱里的宝儿,回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又重新跃入了夜幕中。所有动作都是那么连贯,让瞠目结舌的泊船只是呆呆的维持着开门的动作,手里提着的刚刚买回来的番茄散落了一地。
  宝儿是泊船养的仓鼠,米色的布丁,温顺可爱。它已经跟了泊船两年,她本以为它会陪着自己走完整个初中,陪着她走过中考复习时每个挑灯夜战的晚上。可是就在上一秒,那只院子里的野猫毫不留情地打破了泊船的美好遐想。
  有那么五分钟,泊船只是呆呆地站在门口,目光木讷地在仓鼠窝与窗台前流连。
  她还能记起两天前它将自己买来的烤肠喂给那只黑猫的场景,它喵喵地叫着在她的面前打着滚,可爱至极。可是今天,它就亲口叼走了她心爱的宝儿。
  许久,泊船才转过身,关上门。然后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灯,拾起散落一地的番茄。红红的番茄在泊船眼里就像是一滩滩刺眼的血。
  "泊船,你在憎恨是吗?"是舒琦的声音。
  泊船这才回过神来,定定地环视着整个房间--果不其然,面前的穿衣镜里映出了那个淡蓝色的身影,娇小可爱。
  "是的,我恨它。"泊船咬牙切齿地答道,手里攥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一下一下刺进番茄里,像是在切割着那只叼走宝儿的黑猫。红色的汁水四溅,沾污了雪白的桌布。
  "这样对着番茄挥刀,真的能发泄掉你心中的怨恨吗?"舒琦的声音幽幽的,带着一种别有用心的嘲讽。
  "不,当然,不……"泊船说着,猛地刺向桌上的番茄。被泊船砍的体无完肤的番茄终于受不住折磨,刹那间碎成了两半。
  "那么,只要将放了足量耗子药的生肉放在窗台上,就可以了吧?"
  泊船惊讶地张了张嘴,不可思议地打量着面前这个不可思议的女孩,她竟然不可思议的道出了刚才自己心中的邪恶一念!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想法?"
  "照着你的想法去做吧,你会知道一切的。"
  泊船皱了皱眉,猜不出舒琦这样做的理由。真的要杀死那只猫吗?泊船是极爱猫的,即使她对那只猫儿百般厌恶,却也只是在脑海里恶狠狠地想想它的死状罢了,哪里曾想过真正动手去了结它的生命呢?
  镜子里的舒琦好像看穿了泊船的犹豫,淡淡道:"泊船,你不也仅仅如此而已吗?你有勇气将手中的小鸡捏得粉身碎骨,却又为什么如此畏惧去杀死一只你憎恨的猫呢?泊船,你也不过如此,在一只猫面前都无法坦然爱恨。不敢直面真实自己的人,永远,永远也做不了画家。"
  泊船一怔,舒琦的话就像是一根刺扎进了她心里最柔软的角落,鲜血淋漓。平日里,她一直以"憎恶虚伪"自诩,学着每一个疯狂的艺术家的样子特立独行,不会忍气吞声。好在她的画技一向出众,让她从过去到现在,都可以骄傲而坦荡地对每一个人说:我要当的是画家,是艺术家。画家与疯子只有一线之隔。梵高可以为爱割掉耳朵,可是此刻的她却在为是否杀死一直卑贱的猫而犹豫不决。泊船暗暗握紧了拳头。
  那一夜,猫叫尤为凄厉,像是小孩子的哭声,和着树叶的摇动在风中飘啊飘,整个院子都被那撕心裂肺的声音环绕。只有泊船,依旧如往日一般点一盏小桔灯,在书桌前若无其事地背着史地政生。
  "现在你该告诉我你为什么知道我心中所想。"泊船问着镜子里微笑的女孩子。
  "因为我就住在你心里啊!只有在你忘记了最真实的你的时候,我才会出现。我是镜子照出的,最真实的你呢……"

  泊船一怔。她的心里,竟然住着这样一个女生。她说,她是最真实的自己……
  
【三 改变】
  泊船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打量着木叶高中这绿化极好的校园。典雅的教学楼虽然已经有些陈旧,却丝毫不影响它作为贵族学校的派头。
  泊船淡淡地笑了。她是以中考状元的傲人成绩来到这所学校的。校外,印着她照片的海报被贴在最显眼的地方。照片似乎经过高手PS处理过,让她看起来比现实中更自信,更美。
  泊船本来是没有这么的好的成绩的。只是那一晚之后,她却忽然就拥有了。因为她发现了读懂了她的心--读懂了她心里住着的那个美丽女子舒琦。她的心,大概是这世界上最玲珑剔透的心吧。
  每当她对着一道道几何题绞尽脑汁的时候,舒琦的声音就会出现在她耳边,轻描淡写地向她陈述着每一步的解法,条理清晰,步步谨慎。
  连老师也为她的进步感得惊讶。她优秀得能在短短几天里走出了停滞不前的瓶颈期,考试的名次一路飙升。
  中考前的那个晚上,泊船主动站到了穿衣镜前,喊道:"出来吧,舒琦。"
  "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来见我呢。"舒琦笑道,"明明不在镜子前面,我们也可以对话,你却偏偏这样煞有介事的来找我,真是神奇呢。"
  "我需要你。"泊船的答案简单明了。
  我需要你,需要你在明天的考试里,为我报出每一道题的答案;需要你在我的耳边,念出每一个字的赏析;需要你陪我,摘得桂冠,成为中考考场上最大的赢家。
  "呵呵,呵呵……"镜子里的舒琦笑了,明亮的双眼似乎只有一只妩媚的狐才能拥有,带着摄人心魄的美丽,"泊船,你已经不觉得这是舞弊了么?"
  舒琦当然没有忘记,她第一次在数学考试上为泊船念出压轴题答案时的情形。
  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捂着双唇,双手颤抖地在试卷上写下一个个从舒琦口中吐出的字母,豆大的眼泪不住地从眼眶里滚落。那晚,她拼命地摇着镜子冲她吼:"舒琦你知不知道这是舞弊?知不知道这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举动之一?"
  而现在。
  "我想要赢。"泊船淡淡地说,语气里全是坚定。
  舒琦看着她,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帮你。"无比简单的三个字却换来了泊船整夜的安眠。泊船知道,只要舒琦在,她便一定可以轻易解答出最繁复的中考题。果不其然。中考的那一天,她转着笔在书写声沙沙的考场里悠然自若地答完了整张数学卷子,下笔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连监考老师也为她的速度感到不可思议,却不曾有过半分怀疑。她是那样的规规矩矩,从一开始就埋头疾书,像一台发送着正确答案的机器。
  那一天,泊船笑得格外灿烂。只是她不知道,她的心里,舒琦亦是笑靥如花。她终是因为她而改变--舒琦想。
【四 倾心】
  "舒琦,你说他会喜欢吗?"泊船细心地给礼物包上粉色的包装纸,问舒琦道。
  现在,舒琦竟然已经可以走出镜子,来到泊船的跟前了。只是泊船触碰不到她的手掌,感受不到她的体温,找寻不见她存在的痕迹。舒琦说,这是因为她,始终只能扎根在她的心里。
  "泊船,其实你是很想得到他的,对吗?"舒琦忽然开口。
  泊船的手一抖,包装纸"撕啦"一声裂开一条长长的口子。双颊迅速发烫,像是被炭火灼烧过一般绯红。
  "承认吧,泊船,你是瞒不过我的。因为我住在你心里。"
  泊船看了看舒琦,终于羞涩地点了点头。马上就是殷宇的生日了,她那么精心地为他准备着礼物,却生怕他会不屑地拒绝掉她的一颗倾慕之心。
  高二,在这个老师口中的关键时期,因为有了舒琦的存在,泊船不仅不像别的同学一样在书堆里跟几何题做着斗争,反倒是忙里偷闲地思起了春。殷宇,那个爱穿黑色衣服的可爱男生,成了泊船和舒琦提起最多的话题。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是开在泊船心头不败的花。她喜欢他,从一开始就喜欢。喜欢看他笑起来的样子,喜欢他向她问题时的样子,喜欢到,想要坐拥他的那一份温柔。

  "那就去争取吧。"舒琦目不转睛地看着泊船,读取着她心里点点的波澜。
  "我……"泊船低头看了看手中包装失败的礼物,"我……我会去告白的……"明明弄了那么久,却还是要重新来过。仿佛她愈小心,就愈不能遂愿做出美丽的、让他喜欢的礼物来似的。
  "那如果被拒绝了呢?"舒琦的问话带着一向的一针见血。
  是啊,那如果被拒绝了呢?--正要拿出一张新包装纸的泊船的手刹那间僵在半空,像一只折断的翅膀,再扇动,也扇不起足以让她飞起来的风。如果被拒绝了……那她又能怎样呢?不过是像往日一样躲在暗处悄悄瞄着他的笑容,在素描纸上一笔笔画出他的眉眼,在每一次拿起画笔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描摹出他的笑容,像个从心中走过的陌生人。
  不然,又能如何?
  "泊船,你真的那么想得到他么?"舒琦意味深长地问道。
  "想,很想。"也不知是何时,泊船竟变得这般多愁善感,说着说着,竟嘤嘤地啜泣起来,"舒琦,你一定听到了,我……我想要他的眼睛里,只看得见我一个人。怎么办?舒琦?你说过你会给我一切我的心想要的东西,那么现在,你又如何给予我这一份我渴求着的爱恋呢?"
  "那么,明天,这一切就交给我吧。"舒琦诡异地笑了,"来,到镜子前面来。"
  泊船不解,却还是乖乖地站到镜子前面。
  那一秒,泊船在镜子里看到舒琦轻轻环着她的脖颈,水蓝色的裙摆贴合和她的皮肤,渐渐模糊了轮廓。下一刻,泊船便发现,镜子里的她陡然变得气质迷人起来。棕色的眼眸里,妩媚尽显。明明是一样的模样,气质却一下子变得比往日美上百倍。
  "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舒琦?"泊船惊叫出声,听到的,却是和舒琦一模一样的语调以及天籁般的音质。
  "我就是你呵。我融进了你的身体里,你便有了我的气质和一部分我的思维--你也可以称之为你心底最真实的你。"
  泊船欣喜若狂的看着镜子里美丽的自己,从衣柜里翻找起衣服来。有些淑女的粉色春装加上百褶裙,再套上棕色的靴子,恰到好处的彰显出泊船略瘦的身材。
  泊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笑了。泊船身体里的舒琦也笑了。
  舒琦知道,偏爱休闲装的泊船除了领奖之类的重大场合,是很难得选择这样的淑女装的。而淑女装,是她--舒琦,住在泊船心里的公主--的最爱。
  
【五 初恋】
  那天泊船起的特别早。漆黑的天幕还没有被晨曦的曙光完全点亮,还未完全苏醒的城市里,一草一木都笼罩着安宁的气息。泊船知道,只要在这个时间这个站台坐上这趟42路公交车,就会在上学路上遇见殷宇。
  泊船没有勇气当着全班将这份精心包装过的礼物交给殷宇,也便只有利用这短短的同路时间,将自己早已背好的台词娓娓道来。而现在,殷宇果然就在车窗外了。外面在下小雨,车窗上覆着薄薄的一层雨丝。泊船偷偷的瞅着他。
  他没有打伞,深蓝色的书包随意的搭在肩头。头发有一点湿,像顶了一头莹莹的露。
  "别发呆了,再发呆,就要过站了……"
  舒琦的声音回响在耳边,泊船这才发现,行驶中的公交车已然缓缓停稳。争先恐后的乘客拥在车门,一片繁忙。泊船抓起手边的伞和礼物,快步下车向殷宇的方向跑去。
  期待与喜悦,羞涩与惧怕。
  "殷宇……"泊船撑开伞,为他遮挡起头顶的一小片天空。那颗炽热的心脏呵,不安分的敲击着胸膛,泊船耳边仿佛都回荡着肌肉收缩再舒张时候的一声声响。
  只是她的脸上,却依旧带着一丝恬静的笑意,眼角眉梢都读不出半分因紧张而显现出的娇羞--泊船知道,这是因为舒琦融在她的心里的缘故。

  旁边的殷宇有些发愣,盯着泊船打量了许久,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泊船?"
  "是啊,怎么?不认识了?"
  "不是啊,"殷宇凝视着她,道,"只是今天的你好像……很美呢!"
  粉色的伞面上,是一颗颗细细的爱心,是泊船在想念殷宇时一一手绘上去的;粉色的伞面下,朦胧的话语渲染出一层不明所以的暧昧。
  "殷宇,生日快乐。还有,我喜欢你。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没有原本计划的拖沓繁复,没有精心雕琢的华丽辞藻。简单明了的词句,却最提纲挈领的交代出少女的心迹--泊船亦知道,这是舒琦一贯的说话风格。
  殷宇看着这时的泊船,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原本平凡的少女,在这一刻散发出一种美丽童话里才会有的气场,像是被睡美人付了体,眉眼之间都带着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殷宇忽然觉得,她就像徐志摩诗里用吟唱的那一朵水莲花,从这雨后的路面上,一直开进了他的心房,留给他一池的馨香。
  "我也喜欢你。"简单的五个字,却让泊船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如春风拂面。
  "谢谢你,舒琦。"泊船对着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舒琦说道。
  白天的景象还在脑海里不曾散去,那一直奢望着可以坐拥的温柔,现在似乎就在手边,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清晰的触到。
  "很开心吧,泊船?"
  "是呢。他居然答应了……"
  "那么,他那句话是对我们平凡的泊船说的呢,还是对我们美丽可人的泊船说的呢?"舒琦又抱起了她的米色大布熊,将精致的脸颊埋进布熊绒绒的长毛里,只留一双暗流涌动的明眸,向泊船述说着戏谑的味道。
  "啪--"手中的木梳落了地,嗒嗒的从脚边弹开。此时,镜子里的泊船相比晨曦时候容光焕发的模样,显得是那样平凡。
  舒琦说的对。对于恢复了往日模样的泊船,殷宇真的还会有半分的爱怜吗?
  "舒琦……"泊船的声音有点哑,不像舒琦的那么温婉,在黑夜里生出几分诡异的贪婪,"请在我的身体里住下去。"泊船直视着她的眸,"你不是住在我的心里吗?如果得不到殷宇,那么一颗充满阴雨的心,你还愿意住下去吗?"泊船辨不出她的脸上是什么表情,便只能侧耳倾听她的话语。
  "那么,从今以后,你,是我的眼。"她环住她,就像环住那只大布熊一样。片刻之后,泊船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便已然像一幅风骨立顿的画一样,有了别样的神韵。
  从今以后,这才是泊船。这样美丽的,才是泊船。泊船想。当然,泊船不可能注意到,前几天还像个鬼影一般的舒琦,这时竟有了略微的存在感。
【六 树柒】
  "泊船,你喜欢画画是吗?"殷宇和泊船一同走在校园的小道上,不招摇,亦不张扬。
  众所周知,泊船变漂亮了--一夜之间。特别是她的皮肤,像商店的橱柜里的芭比娃娃一样,雪一般的白,让人在恍惚间竟会生出透明的错觉。那个偶尔在得奖的刹那才因自信绽放出美丽的姑娘,在一夜之间变得光彩夺目,自信迷人。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哪怕所有的羡慕与嫉妒都化作流言蜚语在泊船的耳边回荡,泊船也依旧不为所动,显示出极好的教养,反倒让那些嫉妒的人儿更加吹胡子瞪眼,不知所措了。
  "是啊。"泊船仰望着天空,雨后的彩虹像天上的桥,等着仙女的脚步。泊船现在似乎已经习惯了用这样矜持而澄澈的声音说话了,像一个真正的淑女一样--那些穿着运动装休闲服的日子,好像已然成为了那遥远而不可触及的时光。
  "你叫什么笔名呢?"

  "树柒。"不紧不慢不假思索,直到答案出了口,泊船才意识到上一秒的自己,脱口而出的是什么样的话语。泊船的笔名叫树柒,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她无意间写下的。舒琦和树柒,过去,泊船从未想过这两个名字有什么联系。而现在,她却仿佛知晓了一点什么。
  在网线上,如果你问:"树柒是个什么人?"那么,认识她的人便定然会回答你"才女、萝莉、公主、美丽"这样与完美沾边的词汇。不大的年龄和出众的画技,加之对每一个人都是那样的彬彬有礼、每一句话都温婉柔和善解人意,网线上的树柒便理所当然的被贴上了那样让人羡慕的标签。
  泊船还记得,她曾画过一幅"自画像",雪白的发卡雪白的芭蕾舞鞋,硕大的蝴蝶结淡蓝的公主裙。她用这幅画搪塞着每一个管她要照片的人,那经过她二次塑造的美丽五官,在无数个日子里充当着她的百度头像。
  泊船终于忆起了初见舒琦时候的那一份熟悉。她像她--泊船在画她的时候,掺进了些许自己的眉眼的味道。
  她像她的升级版--她就是泊船心里,那个修饰完美过后的自己--那个叫做"树柒"女生。原来她一开始就不叫舒琦,而是树柒。她之所以说住在她心里,她之所以说她就是她,答案都是那么一致--是泊船亲手缔造了她,是泊船亲手缔造出的完美自我。
  "你的笔名叫树柒?"殷宇忽的停下脚步,抓住她的手臂,不可思议地问道。
  "是、是……"泊船读不懂殷宇这一刻的惊异,也未尝注意到两个字的字音,如果去掉那惊讶的语调,竟都是淡淡的一声。
  地狱般的沉默。殷宇只是怔怔的的看着泊船许久,终于缓缓开口,道:"来,你跟我来。"
  殷宇把泊船抓的紧紧的,男生坚实有力的大手将泊船手臂上白皙的皮肤勒出一道道深深的红印子。两个人在校园里小跑着,脚下鱼嘴鞋踩过石板路时嗒嗒的声音毫无规律,也扰乱了泊船砰砰直跳的心。
  学校机房。
  身为学生会主席的泊船在殷宇的指挥下偷偷的打开了机房的大门,找一台离得最近的电脑,打开。殷宇阴沉地坐下,熟络地登陆了QQ。
  好友列表里,一个叫"树柒"的号码被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和泊船同一个的分组--一个仅有两个人的分组,而这个号码的头像,正是泊船那幅自画像,那幅画着"树柒"的画像--姣好的五官,漆黑的长发,白色的发卡,硕大的蝴蝶结。
  "这是不是你?泊船,你和'树柒',是不是就是同一个人?"殷宇质问着。
  泊船痴痴地看着两个号码的聊天记录,亲密无间,你侬我侬--殷宇在爱着泊船的同时,竟然在网线之上与另外的女生卿卿我我。而且,如果泊船没有猜错的话,"树柒"--她必定就是"舒琦"。
  这是多么花花公子的行径呵。
  泊船忽然觉得庆幸,庆幸刚才的那一瞬,因为习惯,所以不假思索的说出了"树柒"二字。这一秒,她至少有理由狡辩,至少可以以最骄傲的姿态和他,和她如此深爱的殷宇,一拍两散。然后像个受害者一样,倔强地扬长而去。她至少可以为自己找个借口,找个维护自己那可悲的尊严的借口。
  "是,我就是'树柒'。"话一出口,竟彻底变成了另一个声音--另一个时常俯身在她的耳畔,告诉她正确答案的声音--舒琦,或者叫做树柒的声音。而她,而她本来的话语却梗在喉头,任她怎么努力,也无法一吐为快。只有眼泪,只有眼泪还不受控制往外淌,像雨后屋檐下的滴水,绵绵无绝。
  "宇,树柒和泊船,你更爱哪一个呢?"
  殷宇看着泊船:"泊船,你永远也不能像树柒一样恬静美丽,你永远也没有树柒那偶尔流露出的小变态小可爱,你也永远做不了你心中那个完美的自己。你永远都敌不过你自己亲手塑造出来的,树柒。"

  泊船看着殷宇离开的背影,决然而倔强,就像上一秒她想像中自己甩手离开时的模样。泊船没有去追,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手臂上红红的印痕已经消失不见了,连一丝一毫的痛感都不复存在……
  
【七 代替】
  "舒琦,不,树柒,你给我出来。"泊船想要嘶吼,可是连嘶吼的力量都没有了。
  她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亦不知道这个神秘女生对自己做了什么。总之,她隐隐感到,她的灵魂,正在发生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改变。
  "呵呵,这么着急吗?那就到镜子前面来吧。"
  树柒轻描淡写的说着,自顾自的操纵着泊船的身体走向镜子前。镜子里一如既往的映出两个截然不同的影子。
  泊船穿着粉色的淑女装,脸上被泪水冲刷了无数次的皮肤依旧白到透明,甚至比树柒还要白;而树柒,依旧是那一身万年不变的装束,只是她的脸上,反倒翻上了几缕绯红。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对你做了什么是吧?"
  树柒冲泊船笑了笑:"我什么都没有做呢,只是在每个夜晚,你休息的日子里,飘进网线,继续替你延续那个完美的你的存在啊。"
  "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是怎么出现的吗?--无数个日子里,在你闭上眼睛祈祷,要有夏达的美丽、宫崎骏的画技、梵高的疯狂、毕加索的不拘一格,以及人见人爱的气质的时候,我便诞生了,我便住进了你心里。"
  "我拥有你心里腐朽的黑暗,我拥有你梦寐以求却又得不到的一切,我拥有那些你不敢直面的丑恶想法--我,才是真实的那个你啊……没有我,你能够像今天这样高傲的俯瞰着所有人么?"树柒渐渐走近了,走近了镜中的泊船,和镜中的她比肩而立,和她四目相对。
  "而且,捏碎小鸡、虐猫……泊船,其实你也像我一样邪恶是吧?既然这样,又何不让可以背负这份罪恶的我代替你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呢?"树柒的话语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压在了此时的泊船身上。
  "从我身上离开,有本事就站到我的面前来!"泊船声嘶力竭的吼道,吼着中学生最常用的激将法的语调。
  "好啊。"话音未落,有什么渐渐的从身体里剥离。
  镜子里的两个人终于完整的站到了现实里,只是,泊船的脚边,躺着一只巨大的布熊。她可以那么轻易的摸到它,感受到它身上绒毛被风拂动的轨迹--这只她从来就触及不到的布熊,现在就在她的面前,而且如此具有存在感。
  而树柒,依旧穿着淡蓝色长裙,戴着白色发卡与蝴蝶结,只是,她的手上,捏着一支泊船最喜欢的胖胖熊圆珠笔。树柒扬起手,轻而易举的就穿过了她的胸膛。
  "泊船,让比你更完美的树柒帮你走完往后的时光吧,树柒和泊船,是同一个人呢……"
  树柒和泊船,是同一个人呢……泊船忽而想起了白天里殷宇离去的背影,多么决绝的背影呵。既然,树柒和泊船,是同一个人,既然,树柒永远比泊船更被人需要,那么,就让泊船永远消失吧……
  树柒看到,泊船,像一阵青烟散在了空气里。她忽然想,要是泊船从来不会为了完美而放弃本来的自己,那么,现在,又会是一个怎样的结局。
  
【尾声】
  殷宇遇见她是在一个清晨。晨曦的光线还没来得及冲破黑夜,淡淡的雾气笼罩着整个城市。她站在他的一米开外。雪白的发卡、雪白的芭蕾舞鞋,姣好的五官、水蓝色的双眼,以及硕大的蝴蝶结和淡蓝色的公主裙。和那幅在他脑海里扎了根的图画那么相似。
  "你……是泊船还是树柒?"殷宇不由自主的吐出这两个让他刻骨铭心的名字。哪怕他一度以为,它们永远不会再度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树柒。"女生简单的答着。
  树柒!殷宇苦笑着,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为什么不回答是泊船呢?那个想让他用力拥一拥的泊船、那个把徐志摩诗里的莲花开到他心里的泊船,那个他深深爱过,却用自己的固执亲手抛弃了的,泊船……
  泊船知不知道,也许,树柒再完美,也比不上那个和殷宇说说笑笑,温暖过他的泊船;也敌不过,那个会在做错事之后嘟起小嘴说对不起的、因不完美而可爱的泊船;也敌不过那段荏苒的时光……
  朋友,一个完美的你和一个平凡的你,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20-9-25 18:17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