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823|回复: 0

吸血鬼之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1 21: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地上好硬,好冷,我的头好痛,我的口好渴!
    我勉强睁开迷蒙的眼睛,却怎么也爬不起来。一个模糊的人影从我身边走过,她穿着一条淡黄色的百褶裙,就像画上的柳依依一样。我脑中嗡地一响,往墙上一看,那幅画还在,画上的柳依依却不见了。
    这是我的房间,那个人影走过来伏在我的床上,同一时间,一股液体滑过我干裂的嘴唇,涌入我的嘴中,温温的。我贪婪地吸吮着,然后终于彻底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声尖叫刺穿了我的耳膜,将我从梦中惊醒。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一个男人身上,他脸色苍白,脖子上赫然有两个齿洞。我下意识往墙—看,画上的柳依依还是笑得那么开心。
    有人破门而入,他一个箭步就冲到床前,小心翼翼地将我抱起来然后搂在怀里。我认出他是我的男朋友上官圆缺。他关切地问:“小红,你还好吧?”我勉强挤出一个笑,这时旁边的一个女人又是一声尖叫:“床上的人是院长,院长他……他已经死了,他全身的血几乎被吸干了!”
    上官将我抱到一边问:“小红,你还记不记得夜里发生了什么,魏院长怎么会死在你房里?”他又说:“慢慢想,想不起来也不要紧。”其实我早就想起来了,可是要我说我亲眼看见十年前死去的柳依依从画像中跳出来,还吸干了魏院长的血,又有谁会相信。这种只有鬼故事中才会出现的情节,连我自己也不相信。
    我叫杨红,是一名业余写手,专门写一些悬疑惊悚小说。一周前我收到一封信,写信人说是我的读者,他让我在某一天去一个叫作杨柳山庄的地方,说是那里有关于我身世的秘密。我妈独自一人将我养大,她说我爸很早以前就死了。她临死前交给我一个锦囊,说是让我随身携带,但是千万不要打开。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写小说的,我转过身就打开了锦囊。里面只有一条手绢,手绢的一角题着柳峰翠三个字。我决定去一趟杨柳山庄,男友上官不放心我一个人,便自告奋勇陪我一同前去。
    连日的暴雨让山路泥泞不堪,我们弃车步行,途经的村落看起来都荒废了很久,直到天黑才来到信中所说的杨柳山庄。这是一所欧式风格的庄园,奇怪的是这里既没有杨树,也没有柳树。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刚看见我时吓了一跳,但马上恢复过来,他自称萨迦,是山庄现在的主人。
    走进大厅,我才知道来的不只是我和,上官,壁炉前的沙发上还坐着一男一女。他们见我进来,都是惊讶万分,上官也是呆立当场。我循着他的目光,看见壁炉上方有一个真人大小的雕塑。
    雕塑穿的衣服都是真的,立领风衣加上兜帽将面容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凶恶的眼睛,俨然一副吸血鬼的打扮。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雕塑右手边有一幅画像,画上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她穿着一条淡黄色的百褶裙,面容跟我几乎一模一样。当然,如果我年轻十岁的话。
    萨迦介绍说画中人名叫柳依依,是前任庄主柳峰翠的女儿,不过在十年前已经死了。
    我马上想到了妈妈留给我的那条手绢,上面确实写了柳峰翠三个字。我连忙问:“她是怎么死的?”
    年长的男人站起身说:“你们也别站着,过来喝点热茶。”这个男人名叫魏城,是当地一所医院的院长,他旁边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叫步香尘,是他们医院的主任医师。他们都是柳峰翠生前的好友。
    萨迦介绍说这个山庄以前名为吸血鬼庄园,最初建造这所庄园的人来自吸血鬼的故乡欧洲,他们在此定居了数百年。一直到前一任庄主柳峰翠,他娶了一个名叫杨岚的女子为妻,便将庄园的名字改为杨柳山庄。他们婚后育有两个女儿,生活一直很融洽。
    天有不测风云,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杨岚不知什么原因带着刚出生的小女儿离开了山庄,自此下落不明。柳峰翠一气之下封闭了山庄,只准萨迦外出购买必要的粮食,一直到他的大女儿柳依依出事。
    “那天是萨迦把她送到我们医院的,他那时是山庄的管家。那个女孩被送来的时候已经没了呼吸,血液几乎被吸干了。”步香尘接过话头,“我亲自为她检查,除了脖子上的两个齿洞,她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
    “之后,柳峰翠全身吸血鬼的装扮,一夜之间将附近村落的家畜杀了个精光。当时很多人都看见了,传闻说他们家族吸血鬼的血统觉醒了。那一夜过后柳峰翠也失踪了,直到现在也没人见过他。”魏院长注视了我很久,好像下定了决心,“你和画中的柳依依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我……”
    “不早了,我看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准备老爷的忌日。”萨迦出言打断,仿佛怕魏院长一不小心说出了什么,“你们的房间都在二楼,这是你们的钥匙。”
    步香尘见我一直盯着柳依依的画像看,便说:“你要是真喜欢这幅画,不如带到你房间看个够!”我脑子一热,竟然答应了。到了楼上我才知道,我们的房间被安排在楼道两侧。我和步香尘在左侧,魏城和上官在右侧,房间相互之间隔着一定的距离。
    斜躺在床上看着墙上柳依依的画,我慢慢地睡着了。等我醒过来,刚刚半夜一点,这时魏院长已经死了,就死在我的身下。
    步香尘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路过我的门口,发现里面还亮着灯,从门缝里还在往外淌血,她大叫一声,将众人都吵醒了。门是反锁的,上官破门进来之后,发现房间里只有我和魏院长的尸体,而窗户也是在里面锁上的,所以他说这是一起密室杀人事件,要马上报警。
    “什么密室杀人事件?”步香尘冷笑一声,“凶手好端端地在你怀里躺着呢。”
    我便将我在昏迷中看见画像杀人的事说了一遍。萨迦走过去将画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最后索性拆开,不过是一些普通的木条和画纸。
    步香尘突然指着我的脖子说:“不要再演戏了。”
    上官和萨迦同时“啊”了一声,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我摸到了两个深深的齿洞。
    传说被吸血鬼吸过血的人也会变成吸血鬼,我知道这两个齿洞意味着什么。但是上官力排众议,他坚持要等到天亮警察来了之后再下结论,在这段时间,我的一切行动由他负责。
    时间已经快到凌晨两点了,可经历过刚才的事,我现在睡意全无。我拿出笔记本准备继续写我那即将完稿的惊悚小说。上官将门窗反锁好,在我脸上吻了一下,然后躺在床上半开玩笑地说:“早点睡吧,我不会对你做奇怪的事的。”我嗯了一声,不久我就听到了他低沉的鼾声。
    看着屏幕上快要完稿的小说,我陷入了沉思。这部小说我取名为《吸血鬼之吻》,是关于一个女孩在一次输血事故中变成吸血鬼的故事。整个故事以第一人称描述,故事中“我”先是咬死了医院的院长,接着是我的男友,然后是医院的其他人,我把他们全部变成了我的同类……故事写到这里我觉得越来越没意思,本来情节在我咬死男友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高潮,可是我一动笔就一发而不可收,仿佛什么东西勾起了我心底深处的某种欲望。
    嗜血的欲望。
想到这里我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我摸着脖子上的齿洞,越想越害怕,我想叫醒上官,可叫了几声他都没醒,这时我的头又开始痛了,头一痛我就变得很口渴。我抓起桌子上的半杯水一饮而尽,然后我发现,我更渴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原来昨晚我趴在电脑前睡了一夜。晨曦透过窗户洒在我脸上,我第一次感觉到晨曦原来是这么刺眼,我起身准备去拉窗帘,视线无意中落在面前的杯子上。那个我昨晚喝水的杯子,杯子里面现在装的竟然是一小半杯血。我内心深处的恐惧在一瞬间被引爆,我在小说中构思的情节竟然在我的生活中上演了!
    我猛然回头一看,上官歪着脖子倒在床上,血将整个床单都染红了。我尖叫着,冲出房间,我要确认一件事。穿过昏暗的楼道我来到原本属于我的房间,果然跟小说中写的一样,在主人公用杯子饮下她男友的鲜血后,床上最先被她咬死的院长的尸体不见了!
    萨迦和步香尘闻声赶来,步香尘盯着我说:“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魏院长的尸体哪里去了?还有,你不是应该由你的男朋友看着的吗?”
    我失声痛哭:“上官他已经死了!”
    步香尘半信半疑地去了上官的房间,片刻之后她尖叫着跑了出来。她近乎神经质地对萨迦说:“他又是被吸血鬼咬死的,已经是第二个了,没想到这个世上竟然真有吸血鬼存在,我们当年的那个谎言竟然成真了。接下来就该轮到我……”
    萨迦一巴掌打在步香尘脸上,看到步香尘终于稍微清醒了一点,他说:“就算真的是吸血鬼又怎样,现在是白天,轮不到我们害怕!”说完他下楼取了几瓶烈酒,招呼步香尘一起去帮忙。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却没有勇气去看。不一会儿,空气中传来烧焦的气味,连尸体都不放过,接下来他们会怎样处置我呢?
    我决定逃走。
    萨迦和步香尘处理完上官的尸体之后回到我的房间,发现我早已不见了。
    步香尘咬着牙说:“我早就觉得这个小丫头不简单,你说是不是她假装吸血鬼回来替她死去的爸爸和姐姐报仇啊?”
    萨迦冷哼一声:“我刚才接到警方的通知,说是泥石流阻塞了山路,他们要等到下午才能到。警方不会相信吸血鬼那样无稽的传说,不管是不是她做的,我们一定要把所有的嫌疑都推到她身上,免得当年的事被揭发出来。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在警方来之前找到她。”
    说完他们出了房门,开始在山庄内进行全方位的搜索。
    当听到萨迦说警方下午才能到的时候,我的心猛然一沉。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所以我藏在床底下,以为能在警察来之前暂时躲一段时间,现在看来情形不容乐观。忽然,我触摸到了什么东西,用手估量了一下,大小跟那幅柳依依的画像差不多。那幅画不是已经被萨迦亲手拆毁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床底?一想到画上的柳依依会从画中跳下来吸人的血,而我现在跟她同时待在阴暗的床底下,我心中就是一阵恶寒。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人进来了,我立刻屏住了呼吸。从床底的缝隙来看,那双穿着高跟鞋的脚应该是属于步香尘的。她将门反锁,然后我竟然听到了她欢快的口哨声。她直接在我面前蹲下来,然后一把将床单撩起来,将手伸了进来。
    我大气也不敢喘,将身子尽量往后缩,还好,她的手摸到了地上那幅画,这才是她想找的东西。只听见她“咦”了一声,然后将抽出去的画靠着床放着,这样一来,我的视线完全被挡住了。听声音她是在往外走,然后打开门,之后就没了动静。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我的头又开始痛起来,我的口也开始变得很渴。难道我又要……然后我就失去了知觉。
    等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依旧躺在床底下,不同的是,我旁边还有一个人,她就是步香尘,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干的步香尘。
    这时楼下传来萨迦的喊声:“步医生,你怎么还不下来,快点下来陪我喝酒!”
    萨迦一个劲儿地往嘴里灌酒,他见我下楼,吓得连酒瓶都掉到了地上。
    我说:“步香尘死了。”
    萨迦突然大笑起来,他一边笑手一边发抖:“她果然还是死了,死在了你的手里,你这个吸血鬼!”
    我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在想清楚所有的事情之后,全身心终于放松下来:“我真傻,我差一点就相信了,我差一点就相信我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吸血鬼了。”
    我笑道:“就算我真是吸血鬼,你现在想逃也逃不了,何不坐下来听我说个故事。”
    我在他眼中看到了无尽的恐惧,但他还是强忍着坐在我的对面。
    “这还要从魏院长的死开始说起。昨晚,他本来想对我说些什么,当时是你阻止了他,我想这就是他第一个被杀的原因。”
    “你是说杀害魏院长的人是我?我才没那么无聊,自己吓自己。”萨迦又猛灌了一口酒。
    “我想当时魏院长是想告诉我一些当年事情的真相,昨夜,他又来找我,那时我已经不省人事,凶手便将他杀害。这一切本来很简单,但凶手故意从他脖子上抽干了他全身的血液,然后把注射器的针孔弄成牙齿咬出来的样子,还搞出一个画像杀人的诡计,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相信自己是吸血鬼。”
    “画像杀人?那只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而已。”萨迦自顾喝着他的酒。
    “我在昏迷中看到一个背影很像柳依依的人杀死了魏院长,而那时画像中的人不见了,我当时浑浑噩噩,就误以为是画中之人杀了魏院长。直到我刚刚在床底下发现了第二副画,我才醒悟过来我当时看见的根本就是这幅空白的画,而能够假扮柳依依的,这里只有除我以外唯一的女性步香尘,她刚刚想去销毁这幅画也可以说明这一点。”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步香尘搞出来的,她最后还把自己搭进去了?我跟她相交十多年,她虽然爱贪小便宜,但也不至于这么蠢。”萨迦终于开始认真听我讲述。
    “当然,她还有一个帮手,也就是这个帮手,刚才了结了她的性命。”说到这里我的心突然疼了一下,“他就是我的男友上官圆缺。”
    “什么?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还是我亲手将他的尸体烧毁的。”萨迦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
    “你烧毁的那具尸体是魏院长的!”看着萨迦疑惑的神色,我继续说,“他们利用了人心理上的一个误区。魏院长死在我面前,他的死状深深地刻在我心里,所以当我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上官躺在床上,到处是血,就以为当时他已经死了。而在步香尘确定上官已经死亡,而且脖子上还留有两个齿洞之后,你根本就没有去验证当时床上躺着的人是不是上官就烧了那一把火。”
    “你是说上官联合步香尘将我们骗了,然后他刚才又杀死了自己的搭档?这不可能,我在山庄里活了半辈子,所有能藏人的地方我都找遍了,上官即使真的没死,他现在也不会在山庄里。”萨迦信誓旦旦地说。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这利用了人心理上另外一个误区。”我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之所以选择在大厅里告诉你这些事情,是因为上官就藏在这里。”
    萨迦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往壁炉上看去,只见那具吸血鬼雕塑的眼睛突然眨了一下,然后从壁炉上跳了下来。萨迦吓得差点坐到地上。“雕塑”一把将帽子扯了下来,露出那张我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他正是我的男朋友上官圆缺,他说:“小红,我精心策划了这一切,没想到还是被你看穿了。”
    我叹了口气:“那封信是你写的吧,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萨迦突然说:“信?原来不只是他们,连你也是被一封信吸引过来的。”话中的他们自然是指死去的魏院长和步香尘了。
    上官看着我说:“你的故事讲完了,我现在要说的是另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有个小男孩,他无意中来到一座庄园,遇到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很孤独,她被人关在家里,每天只能透过狭窄的窗户观察这个世界。从那一天起,他们就成了最好的朋友。有一天那个小女孩突然不见了,听别人说她被她的吸血鬼爸爸吸干了全身的血液,还没送到医院就死了。小男孩不相信,他决定到医院看看……”
    萨迦恍然大悟:“原来当年在窗外偷听我们谈话的那个小男孩就是你。”
    上官的眼中快要冒出火来:“我永远也忘不了你们三个人所说的话,我也永远记住了魏院长、步香尘,还有你萨迦三个人的脸,那一刻我发誓要为依依报仇。”
    原来,二十年前,柳依依被查出身上的血属于极为罕见的孟买血型。孟买型血最早于1952年在印度孟买市被发现,在我国极其稀有,国内当时仅有约30例。具有孟买血型的人只能接受其他孟买血型个体的输血,所以这种血液十分珍贵。作为柳峰翠的好友,魏院长强烈要求当时年纪只有五岁的柳依依配合他的研究,柳峰翠一时财迷心窍便答应了。研究需要经常抽取柳依依的血液,她的母亲实在不忍心自己的女儿受到如此虐待,但又无力反对丈夫的决定,只好带着刚刚出世的小女儿离开了山庄。
    柳峰翠愤而停止了对女儿的研究,但是魏院长不同意,他用金钱做饵,联合了管家萨迦将柳峰翠囚禁,对外则宣称是柳峰翠受不了妻女离开的打击所以封闭了山庄。这个研究一直持续了十年,后来步香尘也加入了。在柳依依十六岁的时候,由于步香尘过于急功近利,一次抽取了过多的血液,柳依依当场失血而死。于是,他们决定利用山庄流传已久的吸血鬼传说,将柳依依的死嫁祸到柳峰翠的身上。柳峰翠见女儿死得苦状万分,当场就疯了,在附近的村庄大闹了一场之后便被魏院长他们秘密杀死,尸体直接火化。至于什么家畜血液被吸干之类的说法,便是魏院长他们散布出来的谣言。
    上官看着我的眼睛,目光变得温柔起来:“两年前,我虽然查清了当年那三个人的身份,却苦于无法报仇,就在那时我遇见了你。你和依依长得一模一样,可我知道你不是她,依依已经死了,被他们害死了。”他的表情又变得无比愤怒,“我决定利用你报仇,我不仅要在山庄里杀死他们,我还要让他们死在自己编造出来的吸血鬼的谎言里。”
    “我先是给他们三人写信,说是我知道他们的秘密,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柳依依的妹妹小红。我骗他们说小红的也是孟买血型,其实小红跟我的血型一样,只是普通的0型血,他们果然上钩,同时聚到了山庄。至于小红我写了另外一封信,我利用了她对自己身世的好奇。
    “步香尘比你们想象中要聪明,她一开始就看出我就是那个寄信人,我们很快达成协议。由于魏院长想当场将事情向小红说明,所以我们决定先除掉魏院长,他死得没有一点儿恐惧,算是便宜他了。按照协议我诈死藏在幕后,然后和步香尘一明一暗联手干掉对山庄地形十分了解的萨迦,最后共享小红那珍贵的血液。我之前偷偷在小红的电脑里看见了一篇小说《吸血鬼之吻》,那个时候我就决定模仿小说的内容来杀人。作案的过程就像小红推理的那样,我不但要让你们死,还要让你们死在恐惧里。我诈死之后装扮成吸血鬼的模样,将步香尘活活吓死,接下来本来要轮到萨迦的,不过……不过现在也不晚。”上官说着便站了起来,他的袖口露出一把匕首。
    我挡在萨迦身前说:“那我呢,为什么我会产生幻觉,觉得头痛口渴,还想吸血?”
    上官说:“我了解你所有的生活习惯,只需要在你的饮食里按照特定的剂量添加一些脱水剂。其实在你进山庄之前,整个人就已经处于半脱水的状态了,头痛和口渴都是脱水的症状。”
    我惨然一笑:“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上官怅然若失:“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伤害你,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你姐姐报仇,啊!”
    这时,我的脖子突然被萨迦从后面勒住,他大声狂笑:“原来这一切都是骗局,既然没有吸血鬼,这个丫头的血也不值钱,那我还怕什么。等到警察来,你们就准备蹲监狱吧。”不等他的话说完,我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血涌到我嘴里。原来这就是血的味道,我差点把胃都吐了出来,想来上官前几次涂在我嘴边的根本不是血。
    萨迦猝然被我袭击,慌乱之下竟然用长长的指甲抓破了我的脖子,顿时鲜血如同泉涌一般。上官抓准这个空当,准确无误地将匕首扎进了萨迦的咽喉。
    上官抱着我大声哭泣,我听见他的声音越来越远,他一会儿叫着依依,一会儿叫着小红,到后来我再也分不清他叫的到底是谁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警察已经来了,几个白衣服的护士围着我转,我大声问:“上官呢?他怎么样了?”
    一个年轻的女护士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你颈部大动脉受损,你的男朋友为你输了大量的血,你的命保住了,他却死了……他死前让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我摸了摸脸颊,那是他最后吻我的地方,他终于可以安心去陪姐姐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20-9-18 22:46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