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1301|回复: 0

[恐怖] 盗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8 13: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这个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人群,也不乏有形形色色的小偷。
        90%的小偷是为了能够活下去而偷东西,4%的小偷本身并不缺钱,而是为了寻找刺激感才偷东西;而1%的小偷,则是两种情况同时兼备才做小偷的。而我,恰恰就是这种1%里面的一员。
        对于这仅有的1%的小偷,可以偷的东西千奇百怪。而我们,也将自己的这份“职业 ”提升了一个档次。那就是,我们不是小偷,而是盗贼。
        对于我们而言,雇主的要求就是命令。即使是在“任务 ”中死亡,也不能停止自己必须做的事情。相对于雇主所给予的高额赏金,在任务中享受偷盗时的快乐,或许这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我的同行寥寥无几,但都是些身怀绝技,飞檐走壁的高手。因为他们不是盗取稀有的珍藏品,就是盗取最新款式的枪支弹药........而我,则是一名人体器官盗取者。
       是的,你没有听错。尸体器官盗取者,就是我的职业。
       我的雇主很多,他们需要的东西都是些很简单的器官。只要我动动人脉,花钱金钱什么的,很容易得到手。但在这么多的雇主中,只有一名奇怪的雇主,需要的东西,让我有些吃惊,甚至让我非常费劲。
       作为盗贼,一般都不会与雇主直接见面。只会通过一些特别的联系方式,留下联络暗号。而这名奇怪的雇主,则会以电话留言说反话的方式,告诉我任务目标,要求我几周甚至几个月后完成任务。而我,也在通过接纳任务时,通过声音辨别,确认我的雇主是名女孩。
       “内桶圾垃的路化繁区市在放标目务任,成完内周个一,孩男,脏心的上以天五亡死颗一要想我。” 听完了雇主的电话留言后,我高高举起手中的铁锤,用力砸向了电话......
       看着崭新的电话被我手中的铁锤砸的稀烂,我毫不犹豫的将电话顺手扔进 了塑料袋后提在了手里走出了家门:“有趣的一天,又开始了。”
       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而我也漫不经心是走在大街上。任务时间已经确定,而我也无需刻意的锁定目标,只需要耐心的等待至天黑后,才能进行我的工作。
       将手中报废的电话随便的扔进垃圾桶内后,我如同游魂游荡在大街上,丝毫没有任何目的地可言。
       当天边的烈日缓缓西下,变为夕阳时,我收回了懒散的自己,双眼开始若无其事的寻找着可以完成任务的目标。
       就在我漫无目的的行走时,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阵阵的咒骂声。
       顺着声音的来源,我晃悠晃悠的走了过去。很快, 映入眼帘的,是两三名身材比较强壮的男孩,正在殴打一名体型瘦弱的男孩。
       “TM的。让你给老师告状说我们逃课,揍死你丫的。”
       “你这个混蛋,活腻了是不是?”
       随着几名男孩的咒骂,拳脚如同雨点一般,暴落在趴着地上的男孩身上。
       看着被打的男孩一边求饶,一边翻滚的样子后,我微微一笑,大步走了上去。
       “喂,住手。谁让你们欺负我弟弟了!”
        突如其来的喊声使几名施暴的男孩瞬间停手。三个男孩成一字般走到了被打男孩的面前,双手抱胸般的质问着我:“大叔,多管闲事的下场可不是好玩的。这个混蛋是家里的独子,怎么可能有哥哥。你如果想多管闲事的话,别怪我们兄弟几个不客气了。”
       看着气势戳戳逼人的男孩们,我微微一笑,顺手掏出了一大叠的钱币在他们眼前晃了晃后说道:“都是同班同学,何必把关系闹的这么僵硬。我弟弟也是无意的,何必这样欺负他呢?”
       伴随着我的话语,手中的钱币一上一下的晃动,引诱的对面的几个男孩们如同看到美味佳肴一般,目光贪婪的看着我手中晃动的钱币。
        看着对方的表现,我假装走向被打的男孩后,顺手将手中的钱币塞进了他们的手中。当我轻轻将被打的男孩扶起时,几名施暴者很配合的转向了我们的方向:“哼。今天看在你哥的面子上,就先饶了你的小命。我们走。”
       说完,三人转身离开。而我怀中的男孩,在目送三人离开后,轻轻的对我说了句感谢的话。
        “不就告状那点破事嘛,又必须打成这样吗?”我一边抱怨的说着,一边顺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手帕,并缓缓的向男孩的面容擦去:“都被打成什么样了,来,叔叔帮你擦擦,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谢谢......叔....”男孩感激的说着,却没有提防我将手中的手帕迅速的捂住了他的鼻口.......
       看着男孩如同煮软的面条般缓缓从我怀中滑落后,我不紧不慢的站立了起来,顺手撕下了敷在我脸颊上的假人皮.....
       “身为一个盗贼,怎么可能被人看到自己真正的面容。”
        顺着被我塞进口袋的假人皮,我的目光也轻轻的滑落到了地上的男孩身上。
        “小家伙,要怪就怪那几个欺负你的家伙吧。你放心,叔叔我取走你的心脏后,我会让你的尸体在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没人会打扰到你的睡眠。”
       伴随着我话音的落下,我掏出了怀中的匕首,熟练的翻开男孩的衣服后,割开了他的胸膛,取出了那颗火热滚烫的心脏.......
       一周后,当我若无其事的将任务目标扔进市区繁华路的垃圾桶内后,回到了隐藏在市区内,无人知晓的家里。
       当我按下新电话的留言键后,雇主的留言如同优美的音乐一般,轻轻的飘进了我的耳中。
       “变不点地。成完月个半。值价的藏收有手双的你。手双的你要想我,这次。汇以酬报。意满很我。”电话里,轻轻的飘出了雇主的留言。
       “CAO!”我不由的咒骂了起来:“变态啊!要什么不好居然想要老子的双手。这可是老子吃饭挣钱的家伙。神经病!!!”带着不满的情绪,我再次砸坏了新买的电话。
        “既然雇主把钱已经汇来了,就可以好好的潇洒一段时间了。这次的任务太难了,等下个任务吧。”我一边开心的想着,一边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个月后,当我再次回到熟悉的家,顺手按下新电话的录音键后,雇主的留言再次传进了我的耳内......
        “息消好的你等。变不点地,倍五加增酬报次这,月个一间时。择选己自你,手双的你是者或,指名无的王老法及埃。气生很我。”
        “神经病!变态!疯子!都这么久了,居然还不死心。一个月的时间让我去金字塔里盗取法老王的无名指,这不是开玩笑吗?这不是明摆着想要我的双手吗?真TM一个活脱脱的疯子。”
        咒骂归咒骂,但我还是静下了心,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做才好。
        在盗贼界,有体条不成文但人人都遵守的铁规定。
        “一旦盗贼本人与雇主进行三次以上交易,将视为长期合作关系。此时,不论雇主需要什么,盗贼必须完成雇主的任务。一旦盗贼拒绝完成任务,雇主可以雇佣其他盗贼强制完成该任务。”
       想到此,我不禁为自己今后的命运感到担忧。一旦我失去了双手,将会失去盗贼这个称号,更会失去自我生存的能力。对于一个盗贼而言,双手是和性命一样重要的东西。失去了双手无疑于失去了生命。
       为了自己的命运,我决定还是拼一拼自己的运气,试着找到雇主需要的任务目标.......
       .........
       五个月后,当我死里逃生般的从埃及回到熟悉温暖的家里后,我将身心俱疲的自己重重的扔在了柔软的床上。
       是的,没错。我失败了,又一次的任务失败了。神秘的埃及金字塔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无数的迷宫陷阱,饥寒交迫,使我明白了来这里盗墓无疑于自杀。
        使出浑身解数死里逃生回来的我,现在想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请求雇主,断绝与她的合作关系。
        当我轻轻的按下留言键后,我突然发现,我自始至终好像从来不知道怎么联系雇主.....
        “.....命的你买人他其佣雇钱价的倍十出我。心伤很我,次多很败失经已你。”
        雇主的留言如同索命锁一般,字字传入了我的耳中。而我也突然明白,再待着不走,别说任务失败的问题,能不能活着逃离这里都是问题。
        慌忙的收拾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后,刚打开房间门准备逃出,却迎面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面孔.....
        “赵强,怎么是你?难道有人雇你来杀我吗?”我警惕的问道。
        “哈哈,明哲。许久没见,你还是这么爱开玩笑。我早都不做盗贼了。今天只是我女儿过生日,我带着她来见见我的老朋友们。”赵强一边说着,一边顺手将身后一名腼腆的小女孩拉到了我的面前:“来,叫叔叔。”
       “叔叔好。”小女孩腼腆的叫了我一声后,又躲在了自己父亲的身后。
       “你女儿,你都结婚了?”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所听的一切。
       “哈哈,你消息真封闭。来来来,我们进去聊。”
       赵强说着,不由分说的抢过了我手中简单的行李,推着我返回了我的房间内。
       再次回到了房间内,心中的紧迫感依然没有停止。虽说是赵强的女儿,但记忆中,隐隐约约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就是想不起来。
       看着我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女儿,赵强重重的一把把我拍醒:“看啥呢?你这个老混蛋,难道还想对我女儿下手不成?”
       “去去去,你以为我会那么无聊。我有急事,下次再聊。”我说着,拿起行李准备再次离开时,赵强却拉扯着挡住了我的去路:“喂喂喂。你真不够意思,老朋友好不容易来了,你居然要走。”
       “我真有急事。”我解释着,准备强行离开时,却听到了一阵“叮铃铃”的响声。
       “你的电话。”赵强指了指我房间内电话。
       我看了看赵强,又看了看响个不停的电话后,顺手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箱,走过去去接电话。
      “喂。哪位?” 我疑惑的问道。
      “明哲。是明哲吗?我是雪儿。”对方急迫的询问道。
       “我是明哲,雪儿,怎么了?”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后,我不由的松了口气。
       “明哲,你怎么还在家里?还不赶紧逃命。你任务失败了你知道吗?现在你的雇主已经雇人准备要你的小命了。而且你知道雇主雇了谁要的你的命吗?他就是赵......”
        雪儿的话还没有说完,而我手中的话筒已经缓缓的掉落在地。
        不是因为雪儿的话让我明白了真相,而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使我拿不稳手中的话筒。
        缓缓的低下头后,一把闪耀着寒光的匕首准确无误的穿过了我的身体,刀尖的血滴顺着匕首的刀刃,一滴滴的滴落在我的脚下。
       “赵.....赵强....没想到......真的是你......为了区区......区区一点报酬......你....你居然......居然.....”
       身体越来越沉重,我感觉自己仿佛断了电的机器一般,轰然倒地。
       “有钱能使鬼推磨。你也别怪我。不是我想要你的命,而是雇主想要你的命。而雇主,则不是看着我完成了任务吗?”赵强一边缓缓的拔出了刺入我身体内的匕首,一边缓缓的解释道。
      “雇.....雇主......她.........她.......”
      “对,她确实不是我女儿,我也没有结婚。她是雇主。”赵强微笑的解释着。
       看着声若细纹的我,赵强的女儿.....不,雇主缓缓的走到了我的面前,轻轻的蹲下瘦弱的身体后,轻轻的说道:“这样的感觉怎么样?当年,我父亲就是被你这样折磨死之后,取走了他的心脏。”
      “你父亲......”
      看着女孩的面容,回忆的闸门瞬间开启......
       几年前,有人雇我取得一颗患有癌症病人的心脏,目标要求是中年人,老年人最好。为了完成雇主的任务,年轻气盛的我本着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性,当着男人女儿的面前,用匕首捅死了她的父亲后,当着女儿的面,割开她父亲的胸膛,取走了已经被癌症折磨的不成样的心脏...
       “几年前,你狠心取走了我父亲的心脏,而现在,我要为我父亲报仇....”
       “求求您,饶了我的吧.....”我哀求着,却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孩起身走出我的房间....
       “这家伙的心脏,我要了。希望您别心慈手软,我想要他新鲜的心脏来祭奠我的父亲。我等你的好消息。”
       说完,女孩关闭了房间门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一点点关闭的房间门,如同命运之门一般,一点点的在我眼前关闭,而我则只能眼睁睁看着....
       当门紧紧关闭后,伴随着关门的声音,赵强手中的匕首,对着我的喉咙再次刺了过来.....
       “有钱能使磨推鬼。呵呵呵....”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23-2-5 13:26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