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288|回复: 2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无头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4 10: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解周易大全 易经入门精通指导必读
第一次跟随师傅出单,那年我刚好17岁。
师傅50出头,并非佛家或道家之人。
按师傅的说法,他们是不入流的门派,报不出什么名号来。
他告诉我,佛家以慈悲为怀,动之以情,会对亡灵的底细加以勘查、分析后,挑选最合适的方法送走;而道家则手法强硬,缚灵后往往直接灭掉。
但不论佛家还是道家,最终的目的一致。
我曾经问过师傅,这些捉鬼的本领他是从哪里学来的。
他一脸严肃地告诉我,一名流浪在街边的乞丐。
我十分惊讶!
这就好似在武打电影中,大白天睡在马路边的,浑身脏兮兮的乞丐,往往是出人意料的武林高手,个个身怀绝技,功夫了得。
我突然想到,也许正是乞丐的流离失所、餐风露宿,让他感悟了人生,吸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
师傅随身携带的法器永远是4样,罗庚、坟土、米粒、红绳。
罗庚用来探灵,坟土和米粒用来困灵,必要时也可用来自保,而红绳则是缚灵之法宝。
我因天生阴阳眼,能见到灵体,所以自从我跟随师傅后,用来探灵的罗庚,师傅已基本闲置了。
那是1957年立春后不久,萧山瓜沥镇的一位村民来找师傅。
看他一脸焦急的模样,师傅先安慰了他几句,然后让他详细说说怎么一回事。
我给他倒了点茶水后,静静地站在一旁。
男人看上去30岁出头,胖墩墩的。
他说这次出事的是他7岁的小女儿,上个星期的某天下午,女儿从外面玩耍回来后,突然地就开始发烧、咳嗽。
夫妻两个以为是吹了风,受了凉,感冒了。
带孩子去了村保健所,大夫一量体温39℃,的确是烧得不轻。
大夫立马给女儿输了液,同时开了口服药。
之后夫妻俩带着女儿回了家。
男人说,当天晚上前半夜女儿的情况有所好转,烧退了,咳嗽也缓减了。但从后半夜开始,女儿的病情又开始加重。
师傅打断他问,是又发高烧了吗?
男人点点头,说比之前更严重了。
女儿的额头滚烫滚烫,整张脸通红,烧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哼哼唧唧着,嘴里总想是唠叨着什么。
这时,师傅再次问他女儿说了些什么?
男人说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这大晚上的,保健所又没人,夫妻俩无计可施,急得是团团转。
老母亲听到动静,也起了床,来到了女儿的床前,向夫妻两个问明了情况后,下楼开始“立筷子”。
结果是有阴人跟着小女儿。
虽然那时我只有17岁,但对于“立筷子”是怎么回事还是了解的。
就是准备一只碗,倒上半碗水,再准备三根筷子直立于碗中。
如果筷子不倒则说明有过世的亲人在想念着家人,或者是其它亡灵缠着家人,通过祷告或许诺什么的,让过世的亲人或者其它亡灵离开。
男子讲说来奇怪,在老母亲的“立筷子”后没过几分钟,小女儿烧退了,脸色也转为正常了,眼睛也睁得开了,还一个劲地叫着“肚子饿”,要妈妈烧馄饨给她吃。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哪里知道昨天下午小女儿从外面玩耍回来后,又跟之前一样突然地高烧不退了。
老母亲再次“立筷子”,结果显示又是阴人缠着小女儿。
男人说完这句,眉头一收,样子快要崩溃了。
这时,师傅问他,你老母亲“立筷子”时,对阴人的承诺,后来都兑现了吗?
男人拼命地点头,说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就把许诺的冥币什么的全给烧了。
师傅又问他,现在你的小女儿怎么样了?
男人说在家里玩,没去上学,他出来时好好的,现在就不知道了。
师傅不出声,低头沉思着。
男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激动地对师傅说,他是东打听来西打听去才打听师傅的,都说师傅有这方面的本事,让师傅救救他女儿,报酬他一分都不会少的。
师傅说他并不是担忧报酬的事,他只能尽力,但不敢保证。
男人家距此并不近。
当我们骑着自行车,七拐八弯地到达时,差不多中午了。
路上我问过师傅,我说都兑现承诺了,为什么阴人还不肯离开呢?
师傅迟疑着说,或许此阴人非彼阴人,也或许阴人生前也是个与小女孩一般大小的孩子。
师傅说之前他就碰到过这样的案例,被小孩子的亡灵所缠住。
小孩天性顽皮,纯洁无邪,被他缠住,倒不如说被他所依赖更为确切。大部分这样的灵都毫无恶意,他只是寂寞,找个玩伴罢了。
只因为顽皮的特征,他对依赖之人若即若离,时常玩起小孩子躲猫猫的游戏来。
这就不难解释本次案例中的小女孩,为何会反反复复、时好时坏的原因了。
师傅同时叮嘱我,假如我们到达他家时,小女孩好好的,那么灵肯定不在周围,即不会在家里。让我屋前屋后都看看。
这里我想补充下。
自从13岁那年,我被寺院老和尚金刚经加持在身后,情况的确有所好转。
我不知道金刚经有没有实际捉鬼的法力,但起码当我再次遇到它们时,它们已不敢再戏弄我。
因为13岁那年我脸上的血痕就是被灵所伤。
这些年下来,我也见到了一些,其中不乏动物灵,但它们总是会绕道而走,避开我。而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会因看到它们而吓倒。
因为见多了,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男人家住宅还是不错的,两间黑瓦土坯房,门前有个不大不小的院子。
因为刚立春不久,天气寒冷,把门窗都关了起来。
男人领我们进了屋。
一进门我就看到空荡荡的的堂屋中间,摆着一口大铁锅,锅内碳火正旺,同时还闻到了阵阵诱人的香味,男子家人正在烤红薯吃。
边上坐着两位女人,年轻的应该就是男人的妻子,旁边年老的想来就是男人的老母亲了。
此刻,男人的小女儿正躺在老母亲的怀里,安然入睡着。
师傅走上前与她们轻声攀谈起来。
我因受师傅叮嘱,开始在屋内仔细地查看。
这里说说为何用上“仔细”一词。鬼灵体奇形怪状,形态各异。我很少见到一整个完整的灵体。当然,这里又分两种情况而言。
一是那种遭遇意外或谋杀,身首异处或缺胳膊少腿的自然不用去说,二是即使一个正常死亡的人,他的灵体也不一定是完整的。
人从死后,他的魂会在世七七四十九天,通常情况下,四十九天一过,魂会自行离开去投胎。
而那些过了四十九天依然没有离开的,就是我们俗称的“鬼”了。
至于不肯离开的原因,一种无非是忘记了期限,迷失了;另一种则是有强烈的执念。也许是有生前未完成的心愿,也许是舍不下爱人亲人友人。
当然也有一种是执意留下来报仇的,比如因凶案或谋杀而死的人。
我就遇到过这样的案例,以后细说。这种亡魂很难对付,需冒各种风险,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厉鬼”!往往执念强烈,张牙舞爪,遇到了只能直接灭掉。
而灵体的完整与否一般取决于它滞留在人间的时间,时间越久,力量减弱,形态模糊,直至完全消失。
当然,厉鬼除外。
扯远了,让我们回到主题。
遗憾的是,当时我楼上楼下仔细勘查后,并未发现灵体的存在。
回到堂屋时,男人的妻子正向师傅说着小女儿目前的情况。
她说小女儿从上午9点开始又发烧了,一直低烧,人也昏昏沉沉的,还嗜睡,这都睡了足足有3个小时了,叫都叫不醒。
这时候,我向师傅摇了摇头。他自然是明白我的意思了。
因为已值午时,肚子也饿了,我们简单地吃了点。其实,早在进门那会儿,我就饿心大发了,那诱人的阵阵香气,馋得我直吞口水。
顺便提下,烤红薯的味道甚是美味!
饭后,师傅开始问夫妻两个,近段时间家里有没有老人过世,或者说,亲戚家里及周围邻居中,有没有过世的人?
夫妻俩想了想,说没有。
师傅再问,小女儿平常都喜欢去哪里玩耍?因为男人来找师傅时,说得很明白,他的小女儿两次都是从外面玩耍回来后,开始发病的。
被师傅这样一问,夫妻俩先是一愣,接着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凉亭。
凉亭建在村口边的一条基耕路上。
空空荡荡的一个小建筑,前后各开着大大的门洞,其中的一面墙体上方,开了几个小方洞。里面左右两边贴着墙体底部垒起半米多高的石凳,供人坐息。
发黄开裂的墙体及千疮百孔的石凳,无不诉说着凉亭年代的久远与沧桑。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建筑,任何人看上一眼就一目了然了。因而我与师傅只停留了几分钟,便准备打道回府。
出人意料的是,就在我们转身打算往回走的一瞬间,我有了新发现!
我自诩这些年来,也见过不少灵体,但此刻眼前的这个,还是让我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一具无头的女灵体,穿着一身碎花的布拉吉,她就站在距离我与师傅3米远的墙体边。
也许有人会问,大白天大中午的,鬼怎么会出来呢?鬼不是最怕太阳光吗?
就像是后来林正英所拍的僵尸片中,僵尸一遇太阳光就动弹不得,束手就擒了。
这里我要说明的是,我这一生还真没碰到过僵尸,所以,也不知道僵尸是不是真的怕太阳光。
其二,僵尸和鬼是有着明显区别的,僵尸类似于活死人,而鬼则与灵魂有关。
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鬼怕太阳光,在太阳的暴晒下,鬼会削减它的力量。
而为什么大白天大中午的,鬼还会出来呢?那是因为,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是正午与子时。
短短几秒钟,无头女灵体就消失不见了。
我猜测,她显然知道我是能够看到她的。
我问师傅接下去怎么办?
师傅说回去再说。
到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小女孩的发病就是此灵体所为。
但是,她为何要几次三番缠着小女孩呢?她最终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另外,莫非她是新亡魂,不然都过了四十九天期限了,为何还流连人间?
但是,师傅刚刚都问了,夫妻俩几乎是肯定地说,近段时间都没有人过世。这就排除了新亡魂一说。
以上这种种问题,只能留给师傅去一一解答了,因为当时的我,真的什么都不懂。
回到家后,师傅把男人的老母亲叫到了屋外问话。上了年纪的人总是会知道得更多。
师傅问她以前在村口边的凉亭里是不是死过人,或者发生过凶杀案什么的。
师傅才说完老母亲就一本正经地问答说死过人,听说杀了好几个呢,男的女的都有。
师傅又问死的这些人都是村里的吗?为何被杀?
老母亲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说这就不知道了,但她相信老村长应该清楚内情的。
师傅让她现在就带我们去见见老村长。说实不相瞒,这些被杀的人当中的一个亡魂,目前正缠着她的小孙女。说我们只有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才能够帮得了她。
老村长古稀之年,但精神抖擞,说话中气十足。坐在木制靠背大椅中,穿着老棉袄,手中提着铜质暖炉。
暖炉,年龄大一点的人应该都用到过,就是那种盖子顶上有许多小孔的。
来的路上师傅已向男人老母亲作过交代,见到老村长后就说我们是她家的亲戚,中饭时无意中聊到了村里的一些过往事,兴趣甚浓,特意前来探听。
总不能直接说我们是来捉鬼的,怕吓倒了老人家。
男人的老母亲介绍完我们后,师傅给老村长递上了香烟,并且恭敬地给点上。
老村长大口大口地吸着烟,一边回忆着往事。
他说那是十多年前侵华战争中遭的难。
1942年浙赣战役全面爆发,是日军为摧毁浙江的前进机场群,防止中美战机"穿梭式轰炸"对日本本土造成直接影响而发动的一场军事行动。
那一年他参加了地方民兵队。
老村长说他是端过枪打过鬼子的人。战火随即烧遍了萧山大地,萧山人民饱受了战争的苦难,全县数十万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令人心痛。
看来是构起了老村长的心酸往事了。
的确,日本侵华战争,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鬼子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作为我们每一名中华儿女都要时刻铭记在心,国耻难忘。
老村长沉默的瞬间师傅问他,凉亭被杀的几人是否本村村民?
老村长否定了。
他说鬼子凶残恶劣成性,所到之地总会杀一批,再俘一批,供路上消遣。
凉亭共杀了3个男人和一对母女,那是位年轻母亲,整个头颅都被砍了下来,鲜血浸透了她的碎花裙子。怀中的女婴被鬼子用刺刀刺穿整个身体,挑在刀尖上带走了。
这事他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几人的尸体就是他与几位村民偷偷地埋掉的。
事件的底细终于清楚了,我们起身作别了老村长。
师傅告诉我这只是个惦念着自己女儿的灵体,相思成为了她的执念,才造成她错过了期限,久久不肯离去。
于是,她把这分思念与母爱转嫁给了男人家的小女儿。
她纯粹是出于母爱,绝无恶意。
我问师傅为何还要特意去找老村长了解始末呢?直接找机会把女鬼灭掉不就完事了。
师傅说凡事有因有果,能够善待就要善待,哪怕她只是个亡魂。我们不仅要善待她,还要替她超度,帮助她尽快投胎转世。直接灭除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当天黄昏女灵体再次出现在男人家里。
那时我与师傅早已做好准备。
为了避免引起他家里人恐慌,屋里除小女儿外,其余人等回避。
当我看到灵体进入卧房后,师傅迅速地在房间门口撒上了坟土与米粒,接着在房内地上画了符,念了咒。
我看到无头女灵体开始慢慢移动,最后停在了师傅画好的咒符中,瞬间消失。
那天师傅没用到红绳缚灵,因为女鬼走得很安祥。
之后师傅告诉家里人说事情已经办好了,应该没事了。
这时候,男人妻子高兴地跑过来把酬劳塞进了师傅的手里,并且说小女儿安安静静地入睡了,额头密密码码地出了许多的汗,烧也退了。
临走前师傅嘱咐男人的老母亲,让她问问老村长凉亭的几人被安葬在了什么地方,让她抽个空去坟前祭拜一下。
男人的老母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回来的路上我问师傅,事情都解决了,为什么还要去坟头拜拜呢?
师傅说鬼子凶残之极,泯灭人性。几人惨死异乡,孤独凄苦,作为同胞,我们活着的人去祭拜一下也是应该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2-25 12: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乱葬岗

每次出单回来隔上几天,师傅总是会去回访一下上家。
一来是问下事主问题是否已经彻底解决,二来也好顺道打听下,看看能否接点业务来做。
那时候通讯与交通不便利。所以,业务基本上来自于师傅的口碑。同时,范围也被圈定于此,跨省的业务几乎是没有。
师傅这一生只收了我这一个徒弟。
他曾经问过我,他说小陈你知道我为什么收你做徒弟吗?
我想了想说,因为和尚师傅的关系吗?
他笑笑说不全对,因为你悟性高,凡事总喜欢多问一句“为什么” ,这样很好!
师傅的一句夸奖,我屁颠屁颠地乐了整整一个月。
1958年初秋。这次的业务地点位于诸暨市次坞镇的一个吴姓村庄。
诸暨市大家应该不陌生,古越文化,西施故里。
吴姓男子,四十岁上下,人长得黝黑瘦小,但说话利索。
他进屋坐下后,我给他倒了点茶水,然后静静地站在一旁。
男子说晚上睡觉后楼下会传来响动,那种贴着地面拖动木凳子的声音,响声沉闷,但很刺耳。
起先他以为是老鼠缠住了凳子腿在拼命地逃什么的,但转念一想不对,他家的靠背木凳少说也有十来斤重,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老鼠。
就在他起床准备下楼查看时,那响声消失了。
这样的事隔几天就会发生一事,每次都是他打算下楼时,沉闷地声音就会突然间消失。
师傅问他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是什么时候?
男子琢磨着说大约半年前。
师傅又问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有半年之久了,为何到今天突然想到来找他?
这时男子皱起了眉头。
说他们是个三口之家,他与妻子还有个儿子,一家人还是比较胆大的,尤其是二十多岁的儿子,压根就不信鬼神之说。
响声虽说有些奇怪,但半年来除了响声之外也没有其它的事发生,也就听之任之,不去管它了,一家人甚至还习以为常了。
可就在近期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让他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男子喝口茶水继续说,大约从十多天前开始,楼下除了沉闷的拖动声之外,还有了脚步声。
夫妻俩仔细地听过,脚步声不重,但能明显感觉到是有人在走动。
这之后没过几天,妻子在上山捡柴回来的路上滑倒了。
这也不足为奇,庄稼人不是在山里,就是在田地,谁还没有个磕磕碰碰的,都是常事。
奇就奇在妻子这轻轻一倒居然摔断了两个肋骨!
紧接着儿子也出了事。
前天晚上睡觉前儿子还好好的,这一觉醒来,突然腿痛得连路都走不了。到医院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来。
到目前为止,这一家三口除他之外,妻子与儿子都病倒了,两个都在床上躺着呢。
男子说他这才通过熟人介绍,来找师傅了。
从男子进门时的淡定,到此刻的焦虑,不难看出他是真正地感到害怕了。
师傅安慰了他几句,让他不必过于担忧,既然已经找到了我们,我们必然会尽力。
同时,也让他镇定下来再好好想想,这半年以来,除去这一次妻子与儿子的受伤外,家里人其它方面还有没有变化,比如:做了什么奇怪的梦、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经常会一个发呆自言自语或者生活习惯跟以前不一样了等等。
我知道师傅之所以会这样问,肯定有其原因。
后来师傅告诉我,假若吴姓男子讲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话,那么他家里肯定是闹鬼了。
只是让他非常不解的是,为何拖了半年之久才在家人身上出现灵异反应?
师傅说这在以往的案例中是从来没有过的。
而他之所以这样问男子,是因为灵体不会毫无目的的去困扰住一个活人,就是说,鬼既然缠着你了,肯定是有其原因的。
这里,把那些留在人间时间过长的,意识形态全无的,即将消失的魂除外。
像饿死鬼,他缠着你是为了吃;索命鬼,他缠着你是为了你的命;盗路鬼,俗称的“鬼打墙”,他缠着你却恰恰为的是救你的命。
有些是你动了不该动的东西,冲撞了他,他才来缠着你,而有些是他生前无法完成的愿望,缠着你则是让你替他去完成。
总而言之,灵体缠着你,目的明确。
让我们回到主题。
被师傅这样一问,男子肯定的说没变化,家里人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生活,行为习惯都没有什么异常。
师傅问他这半年来有没有亲人或周围邻居过世?
男子说没有。
师傅说那好,我们随你去看看,但不一定帮得了你。
因为路程比较远,我们到达时差不多已是傍晚时分了。
男子家两间低矮的土坯房,建在山脚下一条土路的下方。
那条泥土路因为地势高,几乎遮挡住了男子家的大半个房子。而周围距离男子家最近的房屋也有百米之遥。
那天的气温并不低,我们到达那会还有落日晚霞,但我与师傅远远地站在屋前,就感到了阵阵的凉意。
一进屋我就看到了摆在墙角的那一把靠背木凳。当然,此刻因为没有灵体的干扰,静静地杵在那里,仿佛向我们诉说着它的遭遇与不幸。
据男子所说,灵异事件都发生在晚上,因而我与师傅猜测,这会儿屋子里应该是干净的。
果然!男子带领着我们楼上楼下都转了圈后,我并没有看到灵体的存在。
这家人楼上的情况是这样的,当我们踏着木梯来到二楼后,第一个房间是空着的,其实根本就没有房间,连地板都没有铺,除了房屋结构所必须的几根粗大的木梁外,其它什么都没有。
借助木梁与木梁间宽敞的缝隙,能够一眼看清楼下的情景。
第二个房间是他们的卧房,中间用一块黑色的麻布把卧房一分为二。
此刻,男子的妻子与儿子分别躺在床上静养着。
师傅问男子有没有带他的妻子去医院看看?
男子说去过医院了,医生说断了肋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治疗,只能回家来静养。
接着,师傅来到了他家儿子的床边。
小伙长得五大三粗的,倒是挺有礼貌,一见着师傅就喊了声“伯伯”。
有礼貌的孩子总是招人喜欢。
师傅查看后问他是哪一只脚痛?
小伙说右脚痛。
师傅说现在还痛吗?
小伙说现在不痛,脚一点地就痛,那种针刺般的巨痛。
这时,师傅像是有了发现,回头看我一眼。
我立马走上前去。
由于小伙仅穿了条裤衩躺在床上,于是,他两条裸露在外的肥墩墩的大白腿,我一下子就尽收眼底了。
但一见到这两条腿我就懵了!
我把它们从下往上,再从上往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两遍,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明明就是两条健康的腿,不红、不肿,更没有破皮流血,就跟我细皮嫩肉的两条大长腿一般正常。
我向师傅摇摇头。
师傅说你来看看足底。
我俯下身去,还好味道不是很浓。
当我的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离小伙的足底仅一尺的距离时,我看到了他右足底那块凹进去的地方有一个红点,一个模糊的、小孩子的牙印。
不仔细看真的很难发现。而现在我想不通的是,这个牙印究竟是如何被咬上去的。
师傅问小伙前天晚上睡觉前是不是还好好的,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才发现脚痛走不了路的吗?
小伙点点头,说第二天醒来时开始是脚麻,本来以来是脚搁在凳子上一整个晚上的缘故。可等那阵麻过去后,就变成痛了,痛得连路都走不了。
师傅一惊,问小伙难道前天晚上不是睡在床上的吗?
小伙说虽然已入秋,但前天还是挺热的,他就没有上楼来,吃过晚饭就在楼下睡了。
他家有一把太岁椅,他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半躺在太岁椅中,打算眯盹一晚上了事,但总是睡不舒服。
后来,他就搬了张凳子过来,把两脚搁了上去,这才睡踏实了。
听到这里,师傅像是有了眉目。说了几句宽慰的话,我们开始下楼。
来到屋外,师傅向我推测,最简单的解释就是,小伙动了木凳子,并且用脚压住了它,使得灵体晚上无法继续玩拖动木凳子的游戏。
于是,生气了,在小伙脚底咬了一口。
这个解释听上去也十分的合理。
虽然成了鬼,但生前毕竟也只是个孩子。小孩子嘛,总是顽皮又任性的。
当然,目前为止一切都只是猜测,具体只能等到晚上再说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山上无数个灵体成群结队地向山下奔来,男女老少,拖儿带女的什么样的都有。
他们陆续奔到山下那条泥土路上后,瞬间消失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我张大嘴,惊吓得连退了几大步。
师傅当然看出了我的异常。
回过神来后,我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他。
他立即把男子喊到了屋外。
师傅指着面前的大山问男子,山上是不是有墓地?
男子先是一愣,接着回答说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墓地。
抗战那几年死了很多百姓,那会儿乱,也不知道谁是谁家的了。后来就在山上随便挖个了大坑,集体一同埋葬了。
又是鬼子干得伤天害理的事!
师傅叹口气说,那就是乱葬岗了,现在问题大了。
师傅问男子知不知道那个大坑的位置?能不能带我们去看一下?
男子为难地说,当年挖坑埋人他没有参与,所以不知道大坑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男子走开后,我对师傅说,其实只要去村里稍微打听下,还是能够找得到当年挖坑与埋尸的人的。
师傅若有所思地回答说就算是找到了大坑也无计可施。这么多的亡魂,无论是煞气还是阴气,都非比寻常,想要制约唯有七星阵或八卦阵。
但仅凭他一人之力根本施不了法,弄不好还会脱不开身,极其危险!
我问师傅接下去怎么办?
师傅说不能从源头上解决,实属遗憾。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晚饭随便吃了点,但我吃得狼吞虎咽。要是再来点该有多好呀!
晚饭后,男子为我们张罗起床铺来,被师傅阻止了。
师傅告诉他很大可能性今晚上我们两个都没时间睡觉的,即使真困了,趴在桌子上眯盹下就行。
同时让他尽快把该料理的家务活料理完了就上楼睡觉去,没事千万别下楼来。
男子连连道谢。
这时,夜幕降临,天色暗了下来。
师傅特意把那张靠背木凳提到了屋子正中,接着,为了保险起见,他沿着墙角撒下坟土与米粒,门口除外。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如同铺下一个陷阱,只待猎物的到来了。
然后,我们关上门,贴着墙在距离门口两米远的位置静静地坐了下来。
这一坐我估摸着起码有4、5个小时。因为我关上屋门那会也就是晚上6点30分到7点这个样子,而此刻如果按“月上中天”的说法来看,我透过木窗棂看到月亮已经在我们的头顶了。
这期间,师傅会每隔一段时间扯下我的衣袖,生怕我睡过去了。
我这人嘛!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但一遇到正经事比谁都认真。毕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来的,总要对得起自己的这份良心。
这时候,我感觉到一股寒气袭来,透心的凉,相信师傅也一样。
紧接着,借助室内昏暗的煤油灯光,我看到有灵体陆续穿过木门飘进了屋子。
这里我要更正一下,有人说鬼是脚不沾地的,其实不完全是。
我早就说过,完整的灵体其实是很少的,这取决于灵体留在人间的时间,时间越长就越模糊,直到整个消失。
另外,鬼只是一种能量,并不是实体,这就从根本上说明,鬼不具备我们人的一切行为举止。
但我却见过脚尖点地的女厉鬼,那是1983年的一次可怕经历,只不过当时她并不是走动,只是用脚尖点地快速地移动。那次若不是石全明(我的盟友)在场,我就丢掉我的小命了,以后再说。
又扯远了,回到主题。
当所有的灵体全部进入屋子后,我示意下师傅,他立即把早已捏在手中的坟土和米粒撒在了门口边。
现在我们紧张的情绪也可以放松一些了,既然猎物已经掉入陷阱,那么它是不太可能跑得掉了。
而接下去我们要做的,就是瓮中捉鳖。
下面让我对几个灵体作下简单的描述:总共有四个,一男一女两个大人,两个女小孩,除男灵体的形象十分模糊外,其余几个还是清晰可辨的,穿着棉衣棉裤,其中一个女小孩头上还扎着小辫儿。
几个的胸口或腹部都分别有一摊污渍,我猜测那一定是血污。因为灵体出现时的模样永远保持着死前的样子。
这时,我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大的胆怯地往角落里挤。
如果此刻他们还试想着往墙壁上躲藏的话,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了,师傅撒下的坟土与米粒可不是吃素的。而他们之所以会胆怯,是因为我同样看得见他们。
这时,师傅已在地上画好了符,开始念咒施法,几分钟之后便顺利地带走了他们。我知道师傅在念咒的同时,也一定超度了他们。
而乱葬岗这么多的亡魂迟迟不肯离去,除了我之前所说的原因外,超度也是一大因素!没有家人亲戚的超度,不能入土为安,灵魂将无处安放,无法往生。
第二天早上,师傅严肃地告诉男子问题暂时解决了,如果能搬家的话尽量搬家,目前这个房子不适合住人。
原因很简单,乱葬岗煞气与阴气极重,又离住房过近,对居住的人会十分不利。同时要求男子去商店购买一面八卦镜来挂在门口,八卦镜必须是开过光的,否则无效。
临走前师傅只收了男子一半的酬劳,尽管那时期贫富相差不大,但这个家庭是否更困难了些。
而男子的儿子第二天就能走能跳了,本来就只是“鬼病”,如今鬼没了,“病”自然也就好了。
接下去讲个下蛊的案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25 12: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招财转运镇宅家居风水摆件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乱葬岗

每次出单回来隔上几天,师傅总是会去回访一下上家。
一来是问下事主问题是否已经彻底解决,二来也好顺道打听下,看看能否接点业务来做。
那时候通讯与交通不便利。所以,业务基本上来自于师傅的口碑。同时,范围也被圈定于此,跨省的业务几乎是没有。
师傅这一生只收了我这一个徒弟。
他曾经问过我,他说小陈你知道我为什么收你做徒弟吗?
我想了想说,因为和尚师傅的关系吗?
他笑笑说不全对,因为你悟性高,凡事总喜欢多问一句“为什么” ,这样很好!
师傅的一句夸奖,我屁颠屁颠地乐了整整一个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20-4-5 05:55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