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512|回复: 0

18年7月14亲身经历,与某人抢夺身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6 23: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解周易大全 易经入门精通指导必读
本帖最后由 565345930 于 2019-12-16 23:04 编辑


        
  [size=4]      这件事,我很少和别人说起,总会害怕朋友家人知道后,会神经过敏,从而担心我各方面情况,所以我也将其隐藏在脑海深处(除了我小表哥知道),每次想起,总是背后发凉冒冷汗,幸好,我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先感谢所以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那一天,是我们说所的鬼节期间,但具体时间,应该是7月15凌晨2点24分(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是我最后看钟的时间,也是那天我上床睡觉的时间),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中元节。相传中元节是一个祭祀的节日,在这一天人们总会给家人烧点有用的东西,当然也许也有”人“什么都没有收到,嫉妒是人们普遍都拥有的一种天性,区别是多还是少,没有谁能证明,”人“会没有呢。也许是因为嫉妒,人们总会情绪化做出一些平时自己不敢做的事情,而我也许只是其中的一名过程被迫者罢了。
         那一天的晚上,小表哥还在客厅看着足球(7月15俄罗斯世界杯决赛),世界杯才刚过一个月,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找来资源,说什么因为那天工作没法看决赛,那么在农历的那天也要补回来,不然心情不痛快。而我作为一名借宿者,也被迫和他看了一段时间,作为一名足球非爱好者,我也就只能坚持一会,当时我实在累得不行,我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一直在打架(当天他家装修,被拉壮丁,我帮他搬了一天东西),他也许是看出来我的状态问题,于是很痛快的放过了我。我从沙发起来,甩看了一下挂在墙壁上的时钟,2点24分(我也不知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明明只是甩了一眼,也许冥冥中早有注定),原来已经这么晚,难怪我一直想睡觉,于是我便走回房间,习惯性的把门关上,窗户上挂着今天才刚刚买回来的遮光窗帘,整个房间显得非常的黑暗,我把自己扔到床上,双脚承180度,两个小脚趾贴在床上,左手放在头顶,右手放在胸口,胸口有点闷闷的,那一刻只感觉头脑混混沌沌,有点头重脚轻,我单纯的认为,也许是因为累的,睡一觉就会好起来,但不知也许黑暗其实已经开始吞噬着我。(相传每天凌晨2点开始,便是这个世界最阴暗的时期,冷清清的马路上,也许有些“人”的生活才刚刚进入高潮)
         当我眼睛刚闭上,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那是一个阴暗的房间,我在里面不停的旋转、旋转,不知道是房间在转还是我自己在转,只感觉头好晕、好晕,大脑不受控制,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于自己作对,那是一种莫名的排斥感,我不喜欢,但自己感觉自己的意识还是属于半清醒状态,那时不知为何,仿佛有人告诉自己,也许是自己单纯的想法,赶紧醒过来,醒过来换个姿势睡,就能进入一个美好的梦乡,这个梦我不喜欢。于是我便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切仿佛时间未曾流动过,房间依然的阴暗,自己的姿势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不知为何,就是感觉没有风(或者说没有流动的感觉),那个时间,感觉自己的头好像好了,不晕了,但很诡异的是,自己的头晕感觉没有了,不是感觉被拿走,而是感觉整个大脑都是空空的。也许是自己心理作怪,自己告诉自己,反正身体舒服了,也许是因为刚刚睡了一下,身体起了某种机能保护吧,不理了,翻个身继续睡觉,希望这个夜晚早点过去,那一刻总感觉自己好希望看到阳光。
          当我正准备翻个身体换个姿势的时候,却猛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就像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那种空空荡荡的感觉让我难以忘记(就像手臂压在身体下,压久了,一起身,但手臂发麻,想用力都用不了,不受自己控制,只能保持手臂一个姿势,等麻力过去后,才有那种真实掌握的感觉),什么感觉都没有,仿佛身体在这一刻不在属于我。但我猛的想起,这也许就是网络上说的鬼压床的时候,我有点慌了,自己作为一名经常浏览灵异网站的潜水用户,那一刻的经验告诉自己,想要摆脱这种感觉,网络上说要不听的骂某人的娘,并努力去控制自己身体动起来,虽然理论知识我懂一点,但也不敢保证这个方法就是有效的,我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浮在水面上最后的一根稻草,乞求网友莫欺我。当我实施这个方法的时候,一切的走向却完全变了,变得陌生了,变成了一种我在网络上非常少见的一种形式。--------------------鬼夺身(强行夺舍)
           那一刻,当我骂出那句话,也许是激怒了某人,也许我的话是某人的禁忌(实在抱歉,我实在想不起我说了啥,也许我自己选择性遗忘了,也许是被某人隐藏或者摩擦了),仿佛时空一下子停滞了,连带我的思想在那一瞬间也感觉到了卡带,当时间再次流动,带来的是一种非常嘈杂的声音,那应该是我的人生中听到的最嘈杂的声音,仿佛把世界上所以让人不舒服的声音融合在一起,然后灌入我的耳朵,让我非常的难受。时间带来的,不止是那个声音,那一刻,我仿佛被千斤顶压住自己身体(全方位压住),那种厚重的感觉,仿佛我的身体里有某种东西非常的贴近身体里面的边界(事后我猜测,那也许就是我的灵魂),我不知道这一切也许是我的骂娘提前带来的后果,还是我真的把某人给激怒了(那一刻我是真的傻了,懵逼了),接着我感觉有东西在不停的冲击着我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足球在不停的往身体里面钻,我感觉我的头皮发麻,是那种仿佛有东西被挤出身体,从头顶被挤出去,然后又被某种东西拉回身体,就是那种反反复复的挤出和拉回带来的发麻,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一次东西被挤出去的距离越来越远,每一次被拉回来也越来越难,如果说之前拉回来只需要1秒,而现在却需要3秒,随着距离的变远,头的发麻越来越小,但身体感觉却越来越空(那种感觉就像是高僧的无欲无求,世间万物都勾不起心灵一点点的波动,就像成神一样),当时的我虽然懵了,但总感觉有某种东西告诉我,一旦东西被挤出来,将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那一刻我不知道这种事情会是什么,但只感觉这个事情的发生会让我后悔一辈子。我当时只能乞求仿佛是有效果的,我不停的骂不停的骂,我发誓那一刻我把这个世界我所了解最难听的话说了个遍,但话虽不停的说,但效果总感觉不够,我感觉自己时间不多了,脑袋的发麻越来越小,我还有什么办法,想呀快点想,突然想到了控制,对,就是控制自己身体,让自己动起来,加强某种东西与身体的联系,那时的我想“你不是要钻进来么,我只要能动一下,我看你怎么继续往一个点用力”。我拼命的联系自己身体,想自己身体,想起各种动作的感觉,希望能带动身体动起来,但总感觉自己与身体不在一个维度,明明我在身体中,但就是控制不了,就像是处于同一个空间,却是在一个平面。我没有办法,这也是我能继续的唯一一个办法,因为时间真的不够了,我不敢去博那些别的方法,从没想过,明明自己这么年轻,却会感慨时间的不多。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努力去咒骂,还是自己思想让那个平行出现了倾斜,我的右脚小指有了一点点的感觉,我非常的庆幸我睡前的姿势,这也许是冥冥中某种东西对于这次事件给予我的有利加持,我拼命的控制那根脚趾,让它不停的去蹭那张床单,我有种感觉,只要我能动起来,往床头挪动不到1厘米的距离,这一场战争我就能取得胜利。我不停的蹭、不停的蹭,但就是不动,不是因为没有用到力气,而且那张该死的床单没有很好的贴合在床面,那张该死的床单为什么这么滑,就像是丝绸一样,我哪里有钱买得起你,为什么你要变得这么滑。这个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我能得到某种帮助,但大家都是在起跑线上,我那属于被迫参与这场赛跑,而我的对手却早已为这一次的比赛做好准备,但枪声响起,我们只能不停的往前面奔跑,后面的道路在不停的崩塌,黑洞洞的就像是万丈深渊,也许下面就是地狱,而我们只能有一个人踏上那块上浮的平台。当我感觉我块失去希望的时候,也许是因为都是作为脚趾中最小的一个,我的左脚小脚趾也恢复了一点点的知觉,这一点点知觉却狠狠的让我给自己打了一根救心针,我赶紧控制它去蹭那个该死的床单。我的大脑已经快感觉不到发麻,我的东西也已经被挤得越来越远,身体的那根线仿佛再也拉不住我那个东西,也许下一刻就要断了,也许下一刻就是我人生的终点,我能做的也只是不停的去蹭那平时不会去关注的脚趾,我不服输,也没有人会在生命的斗争中去服输,我那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我哪怕干不过你,我也要学习前辈的的抗争,哪怕你身上没有那颗可以让我拉动的手榴弹,那我也要咬你一口。也许是因为我的不服输,也许是因为1加1大于2,我感觉到我能蹭到那个床单了,我感觉我的身体随着脚趾的努力开始发生移动,差一点,我蹭你娘的,差一点,我蹭你妹的,那一下憋足的力气、憋足的不甘,就像是水坝被炸开一口缺口,一下子往缺口汹涌而去,那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了某人的不甘心,就差那一点点,我的身体往上一顶,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移动,也不知道我移动了多少,只感觉我的东西不在要冲出身体,而是和身体重新融合在了一起(那种实在的感觉,就像是女朋友不见了,你找了许久终于找到,然后将其拥抱在怀中的实在感,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猛的一下,我从床上一下子从平躺借用左手的一撑,直接跳到了地面,那双脚猛踩到地面的实在感、冰凉感,还有那冲击带来的响声,让我踏踏实实感觉这一切是如此的美好,我紧贴在墙上,远离那张带有某种深渊气息的床,我的身体,胸口的那面是凉凉的,但我后背的那一面(包括我的后脑勺),仿佛像是从水里出来一般。也许是跳下床的那一响声,吓到了小表哥,小表哥打开门进来,当我看到他的时候,那一刻总感觉有东西要从眼睛留出来,见到他那一刻,身体仿佛没有了力气,一下子摊坐在地面,我让他扶我出去,在路过时钟的时候,我很认真的看了一眼,2点48分。
          我很庆幸我获得了这场胜利,也很疑惑,为什么会被卷入这场不应该发生的战争,也许是几率问题,也许是命中注定,但我想这个事情发生过去了,我还在那就是最真实的。这件事后带来的后果是我反反复复的发烧,和持续了一个月的感冒,但还能存在,对比起来这一切都不算什么。这一件事当时除了担心后怕的时候和小表哥吐了一下苦水,也不知道他当时有没有认真听,毕竟他喜欢的球队进球了,为了避免家人担心,我也没有和他们说起,只是开玩笑的说这也许是本命年的前奏吧,也许有一天我会说给陌生人听,把它当成一个幻想的故事说出去吧,里面的真实我自己知道也就够了。
           看到这里的各位,我也不知你是否当成一个生命中遇到的一个小小的故事来看,还是真的把它当成一个真实的故事看待,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在这里感谢每个愿意在这个故事上花时间阅读的朋友,祝你们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很庆幸,2020年块来啦,19年我终于熬过去了,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各位               有缘再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20-8-5 04:11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