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75|回复: 1

[恐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3 10:5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解周易大全 易经入门精通指导必读
俺叫明哲。俺从小是在山里长大的。
        如果说农村的孩子早当家,那俺们这些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那更是早当家了.........
        可惜,俺不是.........
        俺爹在俺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据说那时,俺家里穷的快揭不开锅。俺爹为了给家里多挣一点钱,选择走出大山去挣钱。
        儿时对俺爹的回忆,只是存在于俺爹于俺娘告别后,摸了摸俺的头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俺家,俺们村,俺们居住的深山........
        最初的时候,俺爹还断断续续的寄回来一些钱。收到俺爹的钱,俺娘却舍不得花一分钱。除了偶尔买一些生活用品外,俺娘不花那些钱不说,也不行允许俺去碰那些钱,想都不允许想。
       俺娘说那些钱是给俺长大后娶媳妇用的,不允许俺有任何的坏主意。但是,看着同村的其他孩子穿着新的衣服,而俺却依然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俺不理解俺娘为啥要那么做。
       从此以后,俺开始恨俺爹,更恨俺娘。俺开始渐渐地怀疑俺是不是俺娘生的。
       随着俺一天天的长大,俺娘将俺送入了学校。虽然学校距离俺村有二三十里的距离之远,但俺很高兴。俺高兴并不是因为俺上学了,而是俺高兴俺娘应该不至于让俺在学校再次被人看不起了。
       但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即使是上学,俺的生活依然没有任何的改变。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吃着俺娘送来的馒头咸菜。每次看到其他同学偶尔能改善伙食,吃一次那又红又长的火腿肠后,俺都忍不住暗自的流着口水......
       俺更加的憎恨俺娘。同样是做娘的,为啥俺和其他人不一样?俺不理解,俺也不明白。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俺对俺娘的憎恨,渐渐转移到了周围同学的身上。看着他们穿着漂亮的新衣服。吃着家人送来的火腿肠或者软乎乎的面包。俺疯狂了,俺愤怒了。
       打架,抢夺,威胁......
       任何可以帮助俺的办法,俺都毫不犹豫的的去做了.......
       新的衣服,美味的食物....
       俺开心了。俺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俺想要的一切.....
       但当俺娘得知这一切后,俺娘第一次动手打了俺......
       当俺双手死死的捂住火烧般疼痛的脸颊,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俺娘时,俺娘哭了.......
       从小到大,俺从来没看到过俺娘哭过。而这一次,俺娘哭了.......
       俺的眼角有些难受湿润,但俺忍住了......
       ..............
       几年后,俺停学了。俺简单的收拾了俺的行囊后,俺踏上了和俺爹同样的道路.....
        离开俺村的时候,俺娘送了俺好久。即使俺坐上车走了,俺依然能够看到俺娘那瘦弱的身躯在寒风中如同雕像一般,默默的注视着俺的离去........
       离开了俺熟悉的深山,来到了陌生繁华的都市。没有任何文化,空有一身力气的俺,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除了在工地干活以外,没人愿意雇用俺。
       工地的生活枯燥而又辛苦。俺很快受不了工地的生活。终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俺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工地,回到了熟悉的俺熟悉的深山。
        俺的回家使俺娘欣喜若狂。俺娘风风火火的为俺准备了丰盛的饭菜。虽然依然只是一些面团野菜根之类的。但好久没吃到俺娘亲手做的饭菜,俺吃的很是开心。
       随着俺的回来,俺发现同村的人看俺的眼光是那样的厌恶,甚至是指指点点。
       俺很不理解,俺也不想理解。俺现在不是小孩子了。俺是个大人,俺有力气,有拳头.......
       当俺独自一人将俺村几个小伙子搁到在地后,闻讯而来的俺娘,二话不说甩了俺以巴掌。当俺感受到脸颊火辣辣的疼痛后,俺不知不觉的回忆起了小时候俺抢别人的东西,俺娘打俺的回忆.....
       那次回家后,俺娘没有和俺说过一句话。俺不知道俺娘心里在想什么。但俺却丝毫也不愿意在待下去了....
        因为,当俺随俺娘回家的时候,俺清晰的听到,村里有人背着俺,叫俺是被自己亲爹抛弃的杂种.....
        因为此事,俺第一次给俺娘发火了,询问起俺爹的事情。
        俺娘没有给俺一个让俺信服的答案,只说俺爹一个人拼死拼活的在外面挣钱.........
        挣钱挣钱挣钱.........
        为了挣钱,俺爹自从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甚至连一封信也没有寄回家里。为了挣钱,俺娘也开始每天起早贪黑的早出晚归,俺也不知道俺娘去干什么了。只知道俺娘每次回来都异常的疲惫不堪......
        俺爹行踪不明,俺娘早出晚归,俺被村里人指指点点.......
        俺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俺再次离开了俺村,而这次,俺娘却没有再来送俺.........
        看着空旷的村口,俺暗暗的发誓,即使累死累活,俺也要忍耐下去。俺要证明给俺娘看,更要证明给俺村里的人看。俺不是没人要的杂种,俺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几年后,当俺再次伴随着月光的温柔,踏入俺村时,眼前的一幕让俺不敢相信。
      俺家更加的破旧了,四处透风。俺娘如同知道俺会回来一般,默默的站立在门口,等待着俺的归来......
       “娘....”俺欢快的叫了一声后,快步走了过去。
      看到俺走到自己面前,俺娘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用自己那如同干裂土壤般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俺的头发......
      “娘。这几年您受苦了。俺这几年挣了点钱,在城里买了个小房子,虽然不大,但勉强够两个人居住。俺想接您去城里。”俺说出了自己此次回来的目的,但俺娘听到后却如同没听到一般,缓缓的拉起俺的手,将俺拉倒了俺家的饭桌旁让俺坐下。看着俺娘早已经为俺准备好的饭菜,虽然早已经冰凉,但俺却吃的很开心........
        夜晚,睡着俺曾经的破床上,俺感觉非常的舒服。俺很怀念家里的一切,睡意很快升起,俺很快沉睡了下去.......
        第二天,当俺起床后,俺看到俺娘不知做什么时候,早已经为俺做好的饭菜。而俺却找不到俺娘的身影。四处寻找推开俺娘的破旧房间门后,俺看到俺娘直挺挺的睡在自己的床上。
        “娘,起来吃饭了。”俺呼唤俺娘起来吃饭,但俺娘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俺一个人吃完了冰凉的饭菜后,拿起了布满蜘蛛网的锄头,很熟练的背在了自己的肩上:“娘,俺去地里干点农活。您起来吃完饭就休息吧,不要担心俺。”
        来到了自家长满杂草的地里后,俺都怀疑这是不是自家的田地。清理干净田间的杂草后,夜幕不知不觉的降临了。
走走回家的路上,享受着夜晚的宁静。当俺走到俺家门口时,俺远远的看到,俺娘如同俺回村时一样,在门口静静的迎接着俺。
       “娘,您起来了。”俺高兴的问着。而俺娘却依然一句话也不说,直直拉着俺的手腕,来到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饭桌面前。
        吃着冰凉但可口的饭菜,俺娘默默的看着俺,布满皱纹的脸颊不觉绽放出了一朵鲜花.......
        吃饱喝足后,一阵困意袭来,俺起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内睡觉时,却隐约看到俺娘的房间内,一个漆黑的物体,正放在俺娘的床上。
       在好奇心的诱惑下,俺转身看了一眼正在忙碌收拾着的俺娘,悄悄推开了俺娘的房间。借着月光的照射,俺清晰的看到,躺着俺娘床上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俺娘自己.......
       “啊!!!!!”俺惊恐的尖叫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这.......这到底是.........是.......”俺惊恐的念叨着,牙齿因为恐惧而上下撞击着。俺跌跌撞撞逃离俺娘的房间后,却看到俺娘如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独自一个人收拾着俺刚才吃剩的碗筷。
       看着眼前收拾的俺娘,又回头看了看静躺在俺娘床上的俺娘。俺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撒腿向着门口的方向跑去,却结结实实的与一个黑影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等俺揉着脑袋看清对方的样貌时,俺连扶对方的行动都没有,直接跑到了对方的身后,颤巍巍的指着俺家的方向:“村......村长........有........有鬼......”
       没有理会俺的话语,村长以俺的手臂为支撑,费力的站起身后,重重的甩了俺以巴掌:“你还有脸回来啊!”
        “俺......俺.....”被村长一巴掌打蒙的俺有些不知所措,如同孩子一般的站立在原地。
        “跪下!给你娘跪下!”村长暴喝着,再次甩了俺一巴掌。
        看着怒不可遏的村长,俺有些犹豫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了下去了。
        “你娘,你娘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狗东西。你从小到大所做的一切,对得起你爹吗?对得起你娘吗?”村长说着,再次毫不犹豫的甩了一巴掌在俺的脸上。
        顾不得脸颊火辣辣的疼痛,俺愤怒的吼道:“俺有什么对不起俺爹俺娘的?俺爹抛下俺一个人,背井离乡,连一封书信都不往家里寄。村里的人都喊俺是没爹的杂种。俺没有对不起俺爹,是俺爹对不起俺......”
        伴随着俺话音的刚落,村长再次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俺的脸上:“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些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你爹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什么?俺.......俺爹死了.........”村长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俺顿时感觉天地都开始旋转了起来。
         “你爹为了你和你娘,因为工伤,从二十几层的楼上掉了下来。你爹临时都放心不下你和你娘。不让工友告诉你娘,怕你娘伤心。你爹的事情,除了一起干活的工友外,全村就俺和你娘知道.......”
       “怎么会?怎么会?”俺有些不敢相信村长的话,不敢相信所有的一切。
       就在俺不敢相信这一切时,一滴湿润而又滚烫的水滴,缓缓的滴落在俺的手腕上。俺抬起头,看到村长老泪纵横的样子,刚准备询问村长原因时,却看到村长怔怔的看着俺家的方向,再次嘶吼着让俺给俺娘磕头.......
        顺着村长看去的方向,俺看到俺娘收拾完一切后,依然如同等待迎接我的一般,缓缓的走到了门口.......
        “你娘,早在几年前死了........”
        “不!这不可能!村长你胡说什么。俺娘现在就站在门口,你却说俺娘已经死了。”俺有些愤怒的站起身来,指着站在门口的俺娘说道。
       “那你在你娘的床上,看到的又是什么?”没有回答我的话语,村长反问的问道。
       “那.......那......”俺有些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村长的回答。
       “自从你不辞离开后,你娘整日以泪洗面。不管俺如何的劝导,你娘始终每天坚持在门口等待你的回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始终等不到你的回来。终于有一天,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你娘瘦弱的身体,顺着门口缓缓的滑落。当俺察觉到异常时,你娘已经离开了人世........但即使如此,你娘的灵魂依然风雨无阻的等待着你回家,等待着你平安回来的日子..........”
       听着村长的话,俺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俺不相信俺娘死了,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你娘最后的心愿,是给你存钱娶妻生子。她一辈子的积蓄,都暂时存放在俺哪里,等待遇到你的时刻交给你.......她死之前特别叮嘱过俺,如果她有一天不再了,让俺不要告诉你真相,就如同隐瞒你爹的事情一样........”
        “娘..........”
       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重重的跪倒在偎依在门口的俺娘面前,双手握拳奋力的打砸在冰凉的土地上,泪水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的流淌了出来.........
          “娘..........娘..........孩儿..........孩儿............对........对不起您............”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D 禁闻视频 t.cn/RJAQKcb 史书这样评说:他们耗尽地下的矿产,浑浊地面的河流,污秽天上的云彩,沦丧了中华的道德,小孩不敢独自出门,老人倒地无人扶,官匪横行霸道,金钱权力是惟一图腾,善良诚实勤   发表于 7 天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19-9-22 00:19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