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57|回复: 1

[恐怖] 噩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 17: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不要........不要..........不要...........”伴随着一阵如同梦魇般的囔囔细语声,一个女孩从床上猛然坐起身来。
        漆黑的房间内,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温柔的照射在女孩面前的床单上。缓缓的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后,女孩这才从气喘吁吁中缓缓的平静了下来。伴随着女孩的呼吸声,豆大的汗滴如同晶莹剔透般的水晶一般,缓缓的自女孩的额头轻轻滑落。
        “呼.......又是这种噩梦....”女孩说着,缓缓是举起右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后,转头看到自己旁边依然昏睡的死死的男孩后,轻手轻脚的走下床后,站立在窗后的旁边,双手抱胸,抬头看着天际间明亮的皓月。
       “我到底怎么了?怎么一直做这样的噩梦?”女孩思索着,丝毫没有察觉身后一团黑影缓缓的向着自己走来。随着黑影的渐渐逼近,等女孩察觉后,还来不及转身,一双大手如同闪电一般,一把搂住了女孩的腰肢:“怎么了,雪儿。又做噩梦了吗?”
       “嗯”雪儿说着,任由对方将自己搂抱着,依然看着窗外的明月,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最近一直在做同样的噩梦。对了,明哲。吵醒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宝贝。”明哲说着,轻轻的如同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了雪儿冰冷的脸颊后,将怀里的雪儿抱得更紧了:“都怪我,让你陪我一起住在这里的大房子里。”
        “没关系的。我们这么相爱,结婚是迟早的事情。现在同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们也该在一起了。”雪儿安慰的说道。
        “好吧,宝贝。现在也不早了,继续睡吧。熬夜对身体不好。”明哲轻轻的说道。
        “你先睡吧,我等会就来。”雪儿缓缓的说着,丝毫没有打算离开的迹象。
        看着雪儿的样子,明哲不由的叹了口气:“那好吧,你也别勉强自己,明天我再摆脱赵医生帮你看看吧。”明哲边走边回头的说道。
       “好的,麻烦你了,亲爱的。”雪儿说着,目送明哲上床盖好被子睡着后,再次将目光转向了明亮的窗外:“今晚,又会失眠吧?”
       .............
       “雪儿小姐,您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请您放心吧。至于您晚上做噩梦的事情,我个人认为是你不习惯住这种空无一人的房子而造成的心理负担。等您适应后就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另外,这是一瓶安眠药,如果必要的话,请按时服用,这将保证您能够有个安慰的睡眠。”
       “赵大夫,谢谢你。”雪儿说着,感激般的看了一眼站在了自己身旁满脸担忧的明哲。
       “哈哈哈,雪儿小姐您太客气了。再怎么说,我和明哲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他的委托即使我在忙,也要想办法抽时间去解决。”赵医生高兴的说道。
        “那个赵医生......”明哲刚准备问什么时,突然被赵医生挥手打断:“叫我赵强就行。这里没有外人,叫我的名字就行,不需要叫的那么职业化。”
        “那个.....赵医生......”雪儿有些犹豫的说道。
         “叫赵强就行。”赵强更正般的说道。
         “好的,赵强。谢谢你了。”雪儿轻轻的说着,不觉露出了个微笑。看着雪儿倾国倾城般的微笑,赵强不免有些痴呆了。看着赵强痴呆的样子,明哲假装咳嗽了几声后,缓缓的说道:“赵医.....不。赵强,我想你能听听关于雪儿噩梦的事情,说说你的看法。”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后,赵强清了清嗓子,转头看向了雪儿问道:“请说说你的梦境。你梦到了什么,让你如此恐怖。”
         缓缓的坐下后,雪儿微微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轻轻的说出了自己那可怕的梦境:“我梦到自己,在一个没有窗户,没有门的封闭式的房间里。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我是怎么进去的我根本不知道。怎么离开那里我也不知道。我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都无法逃离那里。无论是怎么喊叫,也没有任何人出现,我就那样独自一个人在哪里。孤独无助。我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恐惧而又耐心的等待有人能够救我离开哪里。但不论我等多久,等待来的,都是轻微的脚步声........”
        “脚步声?”赵强惊诧的问道,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后,急忙示意雪儿继续回忆她的梦境。
        “每当那些脚步声响起后,我能很清晰的听到,伴随着脚步声的响起,周围渐渐产生了沙沙沙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如同一群猛兽围攻一个猎物一般,将我死死的包围在墙角的角落。无论我怎么捂住耳朵,那些声音依然能够穿过我的手掌,进入我的耳膜........”雪儿说着,脸色缓缓的变的苍白了起来:“就在我无法忍受试图逃离那里时,我总能看到,一双稚嫩沾满鲜血的小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脚踝.......”
         静静的听完了雪儿的梦境后,赵强不由的陷入了沉思:“这个梦境非常的奇怪。封闭式的空间,滴答滴滴的脚步声,血淋淋的小手。所有的一切好像没有任何的关联。但却同时出现在梦境之中。我个人认为,这不排除雪儿小姐精神压力过大的原因。必要的时候,我希望你们去见见心理医生,或者这样对雪儿小姐能够有更好的帮助。”
        “心理医生?”听到这几个字后,雪儿缓缓的抬起发白的面容,有些发狂的般的吼道:“心理医生,心理医生。你的意思是我疯了吗?是我疯了吗?才会做那种该死的梦?”
        看着有些疯狂的雪儿,赵强有些不知所措的退后了几步,双手掌心向外的解释道:“冷静。请冷静。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是什么意思?你们这些庸医都是一样的。你们都不是人,是魔鬼!”雪儿说着,不顾一切的准备向赵强扑来时,却被明哲一般抱住:“对不起赵强。雪儿情绪有些失控,我代替她向你道歉,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不,不。没事,没事。”赵强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身后,雪儿喋喋不休的咒骂声,依然断断续续的在空气中飞舞着......
        ..........
        入夜,当赵强再次一个人来到明哲家里后,看到明哲正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喝闷酒。
       “明哲,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赵强带有歉意的说道。
       “不不不。该道歉的是我们。请别往心里去。雪儿已经睡了,不忙的话,来这里坐坐。”明哲说着,伸手示意赵强坐下。等坐定后,赵强看了看房间的方向,转头问道:“真的没事吗?实在不方便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没事的。”明哲安慰着,顺手倒了一杯酒,替到了赵强面前后,重重的叹了口气,仰着头将自己杯子的红酒一饮而尽后,缓缓的说道:“自从我们认识后,她天天晚上做噩梦。为此,我带着她去了不下十几家的医院。各种各样的检查都做过,各种各样的医生也都见过。没有一个医生找到问题的原因。就在我们无奈的准备离开时,不知那名医生的话语传入到了我们的耳中。雪儿听到后即伤心又怒不可遏.......”
        “什么话?”赵强好奇的问道。
        “唉!”明哲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后,缓缓的说道:“我们听到有人说:真是一对神经病夫妻,那个女的更是个神经病,整天神经兮兮的,她于其来这里咨询医生,还不如咨询心理医生或精神科医生比较好。”
       听完了明哲的话后,赵强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劝解为好,蒙着头一口喝光了自己的红酒后,突然听到了剧烈的呼喊声。
       听到呼喊声后,明哲急忙放下自己的酒杯,示意赵强随意坐后,如同旋风般冲进了卧室内。看着明哲着急的样子,赵强也明白又是雪儿做噩梦在呼喊了。为了再次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赵强起身准备离开。刚走到门口时,突然感觉不远处有人在盯着自己。转身看去时,除了无尽的黑暗以外还是黑暗。轻轻的摇了摇头后,赵强缓缓的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几天后,明哲打电话邀请赵强吃饭。碍于上次发生的事情,赵强决定前去赴宴,但对于赴宴以外的事情只口不提。来到了明哲的家中后,看着早已经摆满的美味佳肴,赵强开心的与明哲雪儿一起品尝了起来。席间,雪儿提起吃了安眠药后能稍微有些效果后,赵强十分的开心。询问了解知道安眠药没剩多少后,承诺下次再送一些安眠药,并叮嘱雪儿不由过度依赖药物治疗后,起身告辞。
       明哲和雪儿急忙盛情挽留,但赵强以医院忙为借口,谢绝了挽留后,转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时,赵强下意识的看向了前几天晚上察觉到的不妥时,一双明亮的眼睛,正隔着窗帘上的间隙,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突如其来的情况结结实实吓了赵强一跳。赵强什么也没有多想的如同逃离般离开了明哲家,丝毫不敢回头。
       回到了自己家后,赵强回想着发生的一切,隐隐约约感觉是有人一直在监视自己。或许准确的说是应该在监视明哲家的情况一般。急忙打电话给明哲,说出了自己的发现后,紧接着听到电话那边一阵摸索撕扯的声音后,明哲回话说没有任何的发现。听到了明哲的回话后,赵强这才放下心来。认为自己产生幻觉了........
        ............
        几个月后,当明哲再次打电话给赵强,诉说雪儿的依然被噩梦所困扰,安眠药已经无法发挥药效时,赵强犹豫很久后,再次来到了明哲的家中。
       来到了明哲的家里,迎接赵强的,是一张疲惫不堪的脸庞。看着明哲疲惫不堪的样子,赵强也知道这几个月因为雪儿噩梦的缘故,明哲也没有少被折腾。劝解明哲多休息后,赵强有些犹豫的走进了雪儿的房间,看到正躺在床上撕心裂肺呼喊的雪儿。
       医者仁心。看着被噩梦所困扰的雪儿,赵强深深的感觉自己爱莫能助。默默的走到了床头边,看着雪儿没有吃完而散落在床头柜上的安眠药后,赵强默默的捡起零落的药片,准备放回药瓶内。就在捡起药片放回去后,一阵奇怪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赵强捏起药片仔细的看了半晌后,闻了闻,又伸出舌头舔了舔药片后,感觉不像安眠药。刚准备告诉明哲自己的发现时,只一阵轻微的说话声,突然传入到了赵强的耳中。听到了这细微的说话声后,赵强不动声色的悄悄走到门口,隔着房间门,悄悄看向外面后,只看到明哲如同自言自语一般,正对着空气说话。
       “难道真如其他医生所说,明哲因为自己女友的噩梦,自己饱受折磨也疯了吗?”赵强思索着,刚准备缓缓退回房间后,一个陌生地女人突然映入赵强的眼帘。
      “她是谁呢?怎么没听过明哲提起家里有佣人。而且即使有佣人,好像也一直没见过。”赵强思索着,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轻轻的亲吻了明哲的额头后,再次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但就在这个女人转身离开的瞬间,赵强看着对方一瞬而闪的眼睛,终于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是她,是哪个一直在暗中观察自己的人。”赵强心里念叨着,不由的冷吸了一口空气。
       “她是谁?和明哲是什么关系?刚才的举动,证明他们关系很亲密。她一直躲在暗处是为了什么?”赵强思索着,丝毫没有发现明哲已经发现自己躲在门口偷看,并缓缓的走了过来。
       “赵强,你检查的怎么样了?”明哲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突然问了起来。
       如梦初醒的赵强这才反应了过来,看着离自己只有几步之远的明哲,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没事.....不是。是雪儿......雪儿没事。她暂时稳定下来了。对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赵强说着,有些惊慌失措的准备离开。
       就在赵强经过明哲的身旁后,明哲突然问道:“你就这样一个人离开吗?不和你老婆一起?”
       “对,对。和我老婆一起。”赵强说着,转身准备走回雪儿的卧室时,猛然醒悟了过来。自己是一个人来到明哲家里,怎么会没带自己的老婆离开?
       想到此,还没等赵强反应过来,一个花瓶如同坠落的陨石一般,在空中滑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后,重重的击中的赵强的后脑勺。
       随着花瓶的破碎,赵强感觉自己的脑袋如同被扔进了火炉一般的疼痛。紧接着,一阵眩晕的感觉如同漩涡一般快速的袭击着自己的大脑。赵强身不由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不知昏睡了多久,当赵强迷迷糊糊醒来后,依然感觉脑袋晕晕沉沉的。缓缓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后,这才感觉好受了一些。刚准备伸手抚摸自己的头颅时,却感觉丝毫的动弹不得。放眼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被捆绑的结结实实。张口准备求救时,一团又脏又臭的破布准确无误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唔......唔.....”赵强摇晃着脑袋试图将口中的破布摇出来,但丝毫没有任何的作用。
        “你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出。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看到那个陌生的女孩正一脸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赵强挣扎着试图说什么时,陌生女人却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前方。顺着女人指去的方向,赵强清晰的看到,在一张大大的桌子上,雪儿的脸庞倒向了一边,明哲正如同医生做手术一般,仔细的拿着水果刀,趴在雪儿的脖颈处,缓缓的划了下去。随着水果刀渐渐莫入脖颈的肉下,殷红的血液如同有生命的小蛇一般,缓缓的从雪儿白嫩的脖颈处滑走,顺着冰冷的桌角,缓缓的流淌了下来............
       “唔........唔......”赵强拼命的挣扎着,但却如石牛入海,丝毫没有任何的作用。
       “别白费力气了。你的手脚都被捆绑的结结实实。你想离开这里也是无用之举。”女孩笑盈盈的说着,如同看一部好看的电影一般,笑盈盈的看着正缓缓切割雪儿身体的明哲。
       “唉,原本我是不想杀了你的。但谁让你知道的太多了。不光发现了李丽的存在,也发觉了我把安眠药偷偷的换了。这不愧是医生。”明哲头也不抬的说着,丝毫不理会赵强的挣扎。
        看着陷入疯狂的明哲,赵强试探再次求救时,嘴中的破布被女人一把扯了下来。
        “求求你,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会报警。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把我打晕让我离开这里吧,求求你了。”赵强哭诉的恳求着,晶莹剔透的泪花顺着眼角缓缓的滑落了下来。
       “放了你?让你去告诉别人我是个杀人犯吗?不过我真的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以前我们聊天时,你告诉过我,如果一个人吞了大量的感冒药睡着后,在她耳边囔囔不断的念叨你想说的话,会改变这个人的梦境的话,我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好办法。”
        “你........你..........”听着明哲的话语,赵强有些后悔自己以前多舌,把一些不该说的事情毫不保留的告诉给了自己曾经的朋友。
        “雪儿只要死了,她的庞大遗产,就是我这个丈夫来继承。即使警察以后查起,我都有你给我做证明。证明我太太真是精神错乱而死的。”
        “对,对,我可以给你作证,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赵强仿佛抓住了最后的一线生机一般,疯狂般的恳求着。
        “哈哈,你真是太天真了。每次你来看望病情时,我都做了一点小小的行为。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明哲说着,拿着手中的菜刀,不由自主的欢笑了起来。
        听到了明哲的话后,赵强这才缓缓的想了起来,每次自己确认诊断雪儿的病情时,明哲总是双手插在口袋里.........
        “难道你.......”赵强惊讶的说道,眼中的瞳孔不由自主的缓缓变大了起来......
        “现在你也该死明白了吧。”伴随着陌生女人的话音落下,一把稍微大一些的菜刀,在陌生女人双手的费力的挥舞下,如同一轮明月一般,划向了赵强裸露的脖颈处.........
       ..............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RZ 禁闻视频 t.cn/RJJZmvp 一个社会如果只能靠删除不同看法去维护统一思想的宣传,那就证明这个思想宣传已经到了弱不经风的程度了。看这个就知道..  发表于 7 天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19-9-22 00:17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