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172|回复: 1

[恐怖] “凶”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9 11: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烈日炎炎的当空之下,一只浑身沾满灰尘,一动不动如同死去一般的猴子,静静地趴在俺们村村口最高最大的榕树下。
        来来往往的村民看到了这只死猴子后纷纷视而不见。是关心一只不知死去多时的猴子?还是关心因为烈日高照而干裂的土地?所有人都选择了后者。
        虽然大人们对于此事漠不关心,但对于我们这些孩子而言,这无疑不是上天赠送的玩具。
        村里的孩子们围城一团,人手一根小竹竿,好奇的戳着这只猴子软绵绵的身体。
        面对着孩子们的举动,这只奄奄一息的猴子,只是轻轻的动了动眼皮后,丝毫没有其他的反应。“哈哈,估计是死了吧,不然不会没有反应。”俺的朋友赵强说着,壮着胆子,拉起猴子的尾巴后,如同转呼啦圈一般的转动了起来。
        看着如同风车般转动的猴子,其他人都开心的拍起手来。看到其他人的反应,赵强更加的得意,提着猴子,半猫着腰,空闲的左手假装抚摸着自己花白般的胡子,压低了声音说道:“小伙子们快来看看。俺家的猴子耍赖皮。不给大家表演节目。”
        看到赵强有模有样的样子,我们都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起来。而在这时,我猛然看到原本一动不动的猴子,突然睁开了眼睛后,看了一眼赵强后又闭上了眼睛。
       是俺眼花了还是其他。其他人好像没有看到什么似的,依然笑的前仰后翻。
       “明哲,明哲,赶紧回家吃饭。”俺娘站在家门口,大声的呼喊着。
       “叫你呢,明哲。你娘喊你回家吃饭。快点去吧,乖宝宝。”赵强捂着嘴偷笑着,调侃我说道。
       “去去去,你才是乖宝宝。”俺不服的要与赵强争辩,但俺娘却依然高一声低一声的呼喊着俺的名字。
       “走吧走吧。俺们也回家吃饭吧。”赵强说着,如同扔垃圾一般,随手将手中的猴子扔在了地上。其他人也感觉很无趣,纷纷四散开来。
       回到家,俺吃完饭,做点电视剧旁看着电视,但脑海中却不断的回忆着早上看到的那只猴子。 看到赵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敢拽着猴子的尾巴玩,说实话,俺非常的羡慕。可惜俺胆子小,实在是不敢那样做。想着想着,俺看着电视,却感觉丝毫没有意思。关闭了电视,爬到床上脱衣睡下后,脑海里依然是那只猴子的身影.......
       第二天,俺正躺在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一阵嘶哑尖锐的咒骂声音传入了俺的耳中,打破了俺的美梦。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俺急忙穿好衣服,脸都顾不得洗,风一般的跑出了家门。
       家门口,很多村民都站立在自家的门口。路中间一个女人正单手叉腰,指手画脚的咒骂着。
       “你们家的狗真是不干好事。怎么不剁了包饺子吃?你对俺有意见你就直说,用得着这种龌龊下三滥的手段吗?真是良心被自家的狗吃了,才干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女人愤怒的咒骂着,俺看清了女人的样貌,是俺们村的张寡妇,有名的毒舌。
       听着女人恶毒的咒骂声,村人面面相窥,不知道这个疯女人一大早骂谁。就在大家面面相窥猜测的时候,赵强爹,一手拉着自家的狗,一手扛着锄头,走到了女人面前约十几步距离的时候,停住了脚步,顺手把肩膀上的锄头重重的插在了地上:“疯婆娘,你骂谁呢?”
      “谁接话俺就骂谁,谁家养了狗俺就骂谁。”张寡妇说着,双手抱胸,转了个身,毫不在意的说道。
       看着张寡妇的样子,赵强爹愤愤的拿起了锄头后又重重的插在了地上:“俺做事光明磊落,从不做哪些损人利己的事情。别以为满村的人怕你俺就怕你。如果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俺和你没完。”
       面对着赵强爹的愤怒,张寡妇冷哼一声后,转身离开了。就在所有人以为张寡妇只是无聊撒泼时,张寡妇又折了回来,手里拎着两只鸡,一把扔在了赵强爹的面前:“哼,你看看你家狗干的好像。”
       众人急忙伸长着脖子去看,俺也凑热闹般的向前走了几步,试图看的更清楚一些。
       扔在赵强爹面前的鸡,和明显是被什么东西吃剩下的。浑身上下一片的血红,内脏就那样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默默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鸡,赵强刚准备说什么时,却被自己爹一把挡住。
      “你家的鸡被吃成这样,怎么怪俺们?怎么知道是俺们家的狗咬死了你的鸡?”
      “不是你们是谁?全村就你们一家养着大狼狗,其他家的都是土狗。那么小的个子,想咬死鸡不可能。不是你是谁?你说你说”
       被张寡妇一阵抢白,赵强他爹的脸色顿时变的非常难看。看着赵强爹难看的脸色,其他村人都害怕赵强爹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刚打算出面劝解时,一个身影缓缓的走到了两人的中间。
       “村长,你来给俺评理吗?”张寡妇兴奋的说道。
        “村长,你看,俺.........”赵强老爹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地上的死鸡,不知怎么解释才好。
        挥手示意两人停止话语后,村长缓缓的走到了赵强爹的面前,弯腰捡起地上的死鸡,自信看了半天后,抬头看着张寡妇说道:“这个,好像不是被狗咬死的。”
        听到了村长的话后,张寡妇如同火烧屁股一般的跳了起来:“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一个吊样,相互包庇,欺负我一个女人。”
        闻言而怒的赵强爹刚准备训斥时,被村长阻止。村长摇了摇头说道:“老赵。这件事俺来处理。你什么也不要多说。”说完后,村长缓缓的面向了张寡妇,缓缓的说道:“俺刚才看过了,如果真是被狗咬死的,那鸡的内脏肯定会被狗拉扯撕咬出来以致吃的一干二净。”
        “不是狗那是什么?难道是人吗?”张寡妇抢着说道,双眼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赵强爹。
        “这种事情大家散了吧。迟早会水落石出的。” 村长说着,挥手示意看热闹的村人离开。而俺也没有就此离开,而是跑到了赵强的身旁,希望他能陪俺去玩。但赵强却说什么也不愿意,跟在自己爹身后,回家去了。
       看着众人渐渐离开,张寡妇也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身走了。
       虽然赵强不愿意去玩,但俺还是约了其他人去玩。当我们不知不觉的跑到村口的树下后,却看不到那只死猴子的身影。难道是被人捡走了?我们没有多想,继续照样玩我们的。
       入夜,家家户户一家接一家的亮了起来。俺在自己家里看着电视,丝毫没有想出去的欲望。
       夜更加的深了,看着电视的俺,也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哈欠。家人也让俺去睡觉,说小孩子不能熬夜。就在俺准备上床睡觉时,一阵子狗叫的声音,如同闪电划过了夜空一般,在寂静的夜晚显的各位刺耳。
       “真是的,怎么有狗在叫嚷。”俺娘喋喋不休的抱怨着,却没有想出去一探究竟的想法。俺想去,但却被俺娘阻止,只好心不甘情愿的上床睡觉........
       天蒙蒙亮的时候,一声呼喊打破了村里的宁静。大家不约而同的走出家门一探究竟时,却看到村里的狗,不论大小,横七竖八的瘫倒在村里的路上。
       看着眼前的一幕,村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赵强爹则缓缓的走到自己家狗的尸体旁,老泪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昨晚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今早成这个样子了。”
       “昨晚狗叫的非常厉害,一声接一声的。”
       “昨晚俺没出门看。你们谁看了。”
       “没有,昨晚被狗吵的睡不着,俺气的看了一晚上电视。”
        “.................”
        听着村人议论纷纷的话语,赵强爹如同想起什么似的,起身后,大步流星般走到了张寡妇的门口,破口大骂了起来:“你这个不要脸的死婆娘,居然干这种事情。大家都是看你死了男人,才对你比较敬畏。你却反而得寸进尺了起来。死婆娘。狗和你有仇吗?全村的狗招惹你了?你真是心狠手辣的死婆娘。”
       面对着赵强爹的辱骂, 本应出来解释或者反击的张寡妇,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如同做了亏心事一般,连面也不闪。
       面对着张寡妇这样的反应,赵强爹更加的怒火中烧,二话不说上前一脚踢开了张寡妇的家门后,快步走了进去。其他人看着赵强爹愤怒的样子,也知道不好劝,纷纷跟着身后,试图得到张寡妇的一个解释。
        随着进去的人越来越多,俺正思索着是不是也溜进去看热闹时,一阵惊呼的呼喊声从张寡妇家里传了出来。紧接着,只看到赵强爹与几个先进去的村民,如同见了鬼一般,拨开了门口的众人,连滚带爬的狂奔了出来。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其他人好奇的走进屋内后,没过多久,伴随着惊恐般的呼喊,如同遇到鬼一般,发疯似的跑了出来。
        其他人更加的疑惑了起来。到底是看到了什么,让大家如此的惊慌失措。而那些跑出来的村民,有些脸色发白,战战兢兢的不言不语,有些则跑到比较僻静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呕吐了起来。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其他人的好奇心更加的被吸引了。更准备进去一探究竟时,赵强爹却伸手阻止了大家的行动:“别...........别进去了.........死..........死了............”
       听到了赵强爹的话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的非常难看。而这时,听到情况的村长,也匆匆忙忙赶来,看了一眼在门口踌躇不决的赵强爹后,起身走进了张寡妇的家里。
       不知看了多久,村长一言不发的走出来后,一扫眼前的状况后,缓缓的问道:“昨天晚上,有谁去张寡妇家里了?”
村人们要么看着周围,要么沉默不语。村长问不出个什么,只会挥手指了指张寡妇家的方向:“去几个人,把她抬出来。”
        听到了村长的话后,那些进去的村民,各个不由自主的后退,而那些没进去的,则更没有胆量进去。
        “去啊。进去啊!一个个平时不都是自吹自己不怕天不怕地的吗?现在怎么熊了?”村长气呼呼的吼着,但其他人面面相窥,看了看张寡妇家的方向后,更加的畏缩了起来。
       “老赵,带几个力气大的,去吧她抬出来。”村长无奈的命令道。
       “啊!怎么是我?”赵强爹满脸惊慌的看着村长,死活不愿意动弹一步。
       “叫你去你就去?难道你让我这暮年之躯去吗?李狗子,雷娃子,许胡子,你们跟着老赵去。”村长一扫人群后,直接命令道。看着村长指名道姓的派遣出了进去的村民,其他没被指名的,纷纷松了口气。
       赵强爹等人虽然万般不愿意,但只能硬着头皮,哆哆嗦嗦的走进了张寡妇家里。
       一袋烟的功夫,四个人将张寡妇抬了出来,张寡妇的身体上和脸部被红色的布掩盖的严严实实,丝毫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抬去村里的坟地哪里。”村长说道。
       四人默默的点了点头,刚准备起身时,一阵风吹过,盖在张寡妇脸上的红布不由分说的被风吹落,一张被啃得不成人形,露出混合着血液的森森白骨的脸颊,就这样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阵阵血腥的恶臭味,也顺着微风,缓缓的冲进了周围人群的鼻孔里。
       “呕.....”几个看到眼前一幕的村人转身呕吐了起来。妇女们则尖叫着,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些带着孩子的,则急忙捂住了自家孩子的眼睛,拉扯着孩子离开了原地。而俺娘,也捂住了俺眼睛,死死的拉着俺,向屋内拉扯的走去。
       虽然俺娘毫无征兆的一把捂住了俺的眼睛,让俺眼前突然一黑。但在眼前一黑之前,俺清清楚楚的看到,张寡妇那不甘,怨恨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俺的方向.........
       入夜后,俺将自己蜷缩在被窝里,忍受着狭小被窝带来的炎热,丝毫不敢露出脑袋。张寡妇的眼神如同铁烙一般,深深的烙在了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不论俺睁眼还是闭眼,眼前都能看的那不甘怨恨的眼神.....
       那一夜,俺失眠了。在黑暗中的恐惧下,俺度过了一个惊恐不安的夜晚.........
       第二天,随着一辆辆警车的驶入,打破了俺村的宁静。所有村人都轮流着被喊去问话,包括我们这些孩子。一整天的问话,也不知道问道什么没有。为首的警察与村长窃窃私语的不知说些什么后,带着其他人离开了俺们村。村长也没有告诉我们具体说了些什么,只是说让我们各自小心一些,夜晚家家多留神,任何风吹草动都要提前通知他......
        张寡妇的死,成为了村里人的禁忌。没人会愿意提起这件事,也没人愿意去询问事情的经过。每个村民的脸色都非常难看,原本热闹的村里,开始变的各位宁静了起来。大人们早出早归,每个人都害怕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而我们这些孩子,则被不允许离开家门半步......
        自从张寡妇死后,夜夜都能听到鸡鸣鸭叫的声音。没有人敢出门去看个究竟。但毫无例外的,在白天打开门后,自家养的鸡鸭,毫无幸免的死了一地,各个身上都有被啃咬的痕迹。大人们将这些鸡鸭尸体,用麻袋装了起来,拉到了村口,点火将麻袋和里面的死鸡鸭一起焚烧了起来。看着黑色的浓烟缓缓的升入天空,每个人的表情依然是那么的严峻。
       渐渐的,村里的家禽,就这样一天天的死去,像其他那些猫而之类的,也不能幸免。没有了这些家禽与狗猫之类的,夜晚更加显的宁静了起来,静的可怕,静的连周围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
        农村的厕所,不像城里,可以随时上。人们晚上害怕出门,纷纷准备了夜壶。人少的还好说,人多的家庭,不到半夜就满了,只能去倒掉这些污秽之物........
       俺家只有一个夜壶,俺娘,俺奶奶,俺妹妹和俺。四个人共同用一个夜壶。夜壶满了,没人敢去倒。放在房间里,又臭气熏天。俺爹出门打工,很少回家。俺家现在就俺一个男人,俺是堂堂男子汉,俺不能害怕,只能由俺去倒..........
        深夜的风,是那样很冷刺骨,俺披着俺爹的衣服,战战兢兢的向着茅房的方向走去。周围乌黑一片,除了偶尔能感受到吹来的风外,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阿...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俺学着阿娘的样子,一路上自言自语的念叨着阿弥陀佛,希望自己能够平安无事。走到茅房后,俺看都不看一眼,快速将手中夜壶内的污秽倒出后,急忙向着屋子的方向跑去。
       就在俺快要跑到俺屋子面前时,一个黑影一动不动的站在了院子里。看到黑影后,俺停住了脚步,将夜壶死死的护在俺的面前后,试探性的叫着俺妹妹的名字。黑影没有丝毫的反应,依然如同电线杆般的一动不动。俺的后背开始有了潮湿的感觉,眼前的一幕让俺不知所措。俺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是大声呼喊俺娘?还是赶紧逃离这里?但即使逃离这里,四周一片漆黑,俺又能逃离到哪里?
       想法越来越多,额头不断的流淌着汗水。虽然看不清对方的样貌,但俺却能感受到,对方正目不转睛,如同盯着猎物一般,满怀嘲讽的盯着俺看。
       “明哲,是你吗?怎么还站在门口不进来?”俺娘在屋内隔着窗户看着门口的黑影喊道。听到了俺娘的呼喊,俺努力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般,眼一闭,心一横。抱着夜壶,向着门口的方向冲了过去。
       “哎呀!”由于天黑俺闭着眼睛狂冲,被门口的石台阶结结实实搬到在地。俺疼的龇牙咧嘴,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停顿,慌忙爬起后,推开了屋门后,还没等屋内的灯光照射完俺的全身,俺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屋内,连头也不敢回的关上了屋门........
       昨晚发生的一切,俺没告诉任何人。俺也不知道为什么。俺很害怕,更怕俺的家人会更害怕......
       几天后,当又有一个村民如同张寡妇那样,被撕咬的不成人性的死后,俺内心深处那仅有的一点勇气也消失殆尽了。俺很害怕,害怕的要死。虽然是白天,但俺没有敢出去看热闹。张寡妇死时的眼神,让俺已经不寒而栗了。现在找个死的,不管是谁,不论男女老少,俺都没有胆量去凑热闹了........
        警笛再次打破了俺村的宁静。三五辆警车再次来到了俺们村。了解情况后,警车没有再回去,警察也没有再回去。听俺娘说,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警察认为是有人故意这样做,因为晚上会采取暗中留守观察的举动,随时逮捕任何可疑的人员。
       这样的消息,对全村是好事。但俺却不知道该不该把俺那晚看到的一切告诉警察。即使告诉警察,警察回信么?
       夜晚又在不知不觉的来临,家家户户早早的关闭了大门。因为警察提前告知了村人,晚上不论是谁,一旦出门在村里瞎逛游,都会被当做可疑人员抓捕。没人敢去试探警察话语的真假。所有的村人都很自觉的早早关闭了自己的门,丝毫不敢犹豫。
       夜是那么的静。俺躺在床上,却怎么样也睡不着。俺房间的对面,睡着俺娘俺奶奶和俺妹妹。虽然之隔一面墙,但俺还是能够听到她们沉睡时的呼吸声。
        夜,是这么的静,静的可怕。俺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让俺对黑夜,对睡觉产生了恐惧。俺想把自己的感受,自己看到的,经历的一切都痛痛快快的告诉别人。但俺却不知道告诉谁好,谁又能相信俺这个小屁孩的话?
        就在俺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时候,一声凄惨的叫声打破了村里的宁静。紧接着,枪声响了起来,各种各样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俺家的大门,被人急切的敲打着。
       “是谁?是谁在敲打俺家的大门?”俺坐了起来,惊恐的看着大门的方向,却丝毫不敢动弹。而俺娘和俺奶奶,则披着衣服,走到了俺的屋内,同样疑惑的看着窗外,丝毫不敢随意开门。
        仿佛敲的有些厌倦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户人家,我知道你们醒来了。请赶紧开门。我们是警察。”听            到了这句话后,俺急忙拉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不顾俺娘的阻止,跑出屋子,打开了大门。伴随着大门的打开,几名警察鱼跃而进,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手枪后,一边叮嘱我们赶紧进屋,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
        “警察同志......”俺娘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惊恐的问道。
        “刚才我们在村内巡逻时,我们两名警员遇害了。凶手个子不高,但很敏捷。我们一路开枪追赶,看到他跳入了你们家里........”
        “啊!!!!!”听到了警察的话后,不光是俺,俺娘和俺奶奶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队长,这里好像有血迹....”一名早已经进入俺家院子内的警察,发觉到了情况后,急忙告诉给了自己的队长。听到了队员的话后,队长刚准备上前查看,突然毫无征兆的举起手枪对准了自己的队员:“不要动,你已经被包围了。”面对着对方这样奇怪的举动,俺们一家大气都不敢喘。对方旁边的几名警察,看着自己队长突然拿枪指着自己人,顿时不知所措了起来。
       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反应,警察对方举着枪,缓缓的走上前了两步:“缓缓的向前走,你的身后有团黑影。”
       顺着队长的话,我们齐刷刷的把目光看向了那名警察时,这才发现,那名警察的身后,一团看不清模样的黑影,正一动不动的趴在那名警察的身后。
       “你们赶紧进屋去,这里很危险。”队长看不都快我们一眼的说道。
       听到了对方的话,俺们急忙躲进了屋内,关闭了屋门插上了门栓,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随着屋门的关闭,我们趴在门上,听到了阵阵的枪声,痛苦的嘶喊声,与咒骂声。屋外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敢想象,更不敢开门去看看外面的情况。
       不一会儿,外面停止了声音。俺娘小声的让俺们躲进屋内后,自己拿起菜刀,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刚把门栓轻轻的抽开后,屋门突然被人重重的推开。紧接着,一个半张脸血肉模糊,另一半裸露着白骨的警察,死死的拉住了俺娘的脚踝,惊恐不安的喊道:“救命,救命......”
        就在俺娘分神的时候,一道黑影如同闪电般的扑向了俺娘的脸庞。俺娘痛苦的叫嚷着,发疯般的撕扯着趴在自己脸上的东西。俺奶奶看到俺娘的情况后,急忙将俺推入了俺妹妹睡觉的屋内并关上了屋门......
       伴随着屋门的关闭,俺娘痛苦的嘶吼声和俺奶奶疼痛的呼喊声传入到了屋内........
       “哲哲,快带你妹妹快逃........”
       “逃?到哪里逃?怎么逃?”俺着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而妹妹则蜷缩在床上的被子里,低低的哭泣着......
       “窗户......对........窗户.....”俺如同发疯一般,推开了窗户后,一把把手伸进了妹妹的被窝,拉住了妹妹的手,刚准备将妹妹拉出被窝一起逃跑时,一个熟悉而有陌生的身影,正笑盈盈的趴在窗户上看着惊慌失措的我......
       “猴......猴子.......”俺囔囔自语的念叨着,再次近距离般的看着眼前这只熟悉而又沾满血腥味的猴子。殷红的血液沾满了它的毛发,黑红黑红的毛发使它如同地狱般的恶鬼一般........
       “别..........别出来......逃.......逃.........”恐惧的感觉使俺感觉自己的力气被抽走一般,俺的牙齿上下咬动着,俺的双腿如同抽筋一般,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猴子笑了,看着我的样子,猴子开心的笑了。伴随着猴子的笑容,猩红的嘴巴下,红的如血的般的牙床下,不是白森森的牙齿,而是一排有俺指甲盖大小的人头.....
         伴随着猴子的笑容,俺清楚的看到,那些成为猴子牙齿的人头,竟然无声的哭泣着......
        “哲哲,快带你妹妹快逃......奶奶的话语重复的在我脑海中闪过,而这些话语,在面对这只恐怖的猴子后,如同被暴雨浇灭的大火一般,如烟雾一般的消失殆尽.....
         它笑了........
         缓缓的向我一步步的爬了过来.........
         .............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s 禁闻视频 t.cn/RxlbueX 下面这个前神州动物园长,用腐料养肥了众多老虎苍蝇,以致园内民怨沸腾,害得武松打了几年老虎还没打完。看这个就知道来龙去脉了..  发表于 2019-9-15 06: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19-11-13 12:02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