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55|回复: 0

[恐怖] 床下的小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17: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我叫明哲,高三党,学渣一枚
        不久前,因为和高年级的学生打架。我很光荣的被对方一刀捅进了肚子内。因而,我被学校送往了医院。
        经过了手术的治疗,我保住了性命,但还需要接受医院的观察和静养。
        当手术后我睁开眼睛后,看着陌生的环境和空荡荡的病房,在看了看旁边柜子上的歉意信后,我不禁弯下腰小声的哭泣了起来。
        是的,我哭泣了起来。你没有听错。我确实在哭泣了起来。不是因为我受伤住院,而是我兴奋的哭泣了起来。
        医院,在学生界口口相传的天堂。哪里有无尽的白衣天使和无忧无虑的生活。是很多人向往的天堂,而我,就这样“幸运”的来到了这里,这怎么能不让我兴奋的哭泣?
       就在我神游天际兴奋的哭泣时,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当我抬头寻声看去时,门口端着托盘站立的,不是那年轻漂亮的天使,而是一位身材臃肿,样貌丑陋的女护士。
       “喂喂喂,不就是做了个手术吗?至于哭的那么伤心吗?”女护士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
       看着女护士臃肿的身材,我突然感觉所有的一切都是梦。而且是一场噩梦。说好的白衣天使呢?这是吗?
       就在我快要石化的时候,女护士不由分说的一把拉起了我细嫩的胳膊,二话不说直接拿起针管扎了下去.......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使我不由自主的落下了眼泪。而女护士则看都不看我一眼自言自语的说道:“都这么大的人了,打个针还哭鼻涕,真是不害臊。”
       说完,女护士很优雅的拔出了针管。我就这样看着那根让我疼痛万分的罪魁祸首就这样伴随着护士的举动在空中划过了优美的弧线后,轻轻的落在在我床边的托盘里。
        “好了,有需要叫我。”女护士说着,端起托盘转身就走。
        看着我那细嫩的胳膊被扎出血来,我心疼的冲女护士的背影轻轻的说道:“我才不会叫你呢,你这个母夜叉.....”
        ............
        夜幕缓缓的降临,旷大的病房内,只有我一个人的存在。万般无聊的我,只能选择掏出手机玩游戏打发时间了。
        不知玩了多久。阵阵的困意折磨的我眼泪不住留了下来。我伸出手擦了擦自己眼角流出的泪水,继续把心思转回到了手机上。
       就在我玩的正起劲的时候,一阵稚嫩的童声突然穿了出来。
       “喂,我藏好了,你可以来找我了。”
       听到了这陌生的童声后,我放下了手机,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后,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真是奇怪。”我囔囔自语的念叨着,继续讲心思转向了手机。
       “喂,怎么还不来找我呢?我早都藏好了。”
       又是这奇怪的声音。我听到后不由的愤怒了起来。刚准备起身,却感觉自己的肚子一阵剧烈般的疼痛。借着明亮的月光,我低下头看到肚子上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白纱布。
       看来,我是没办法移动自己了。无奈之下,我只好打开不远处的壁灯,愤怒的问道:“到底是谁?出来。”
      周围宁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而我又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异常,只能无奈的关上了灯,继续玩我的游戏。
      “咚....咚......咚.......”
       一阵敲打的声音轻轻的传入到了我的耳中,我不由自主的再次打开了壁灯,加大了声贝的喊道:“到底是谁?大半夜的睡不睡觉了。”
       周围又一次陷入了宁静。
       就在我再次准备继续游戏时,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还没等我看清对方的样貌。只听到一阵不亚于狮吼功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差点把我的耳膜震破。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在哪里嘶吼什么?你不睡觉其他的病人也不睡了?”
       听到着熟悉而愤怒的声音,我这才看清来人的样貌,是早上的女护士。
       “我......我........你.......你........床........床........”我有些哆里哆嗦的念叨了起来。
       “什么我你床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给老娘好好的睡觉。再敢骚扰其他的病人,看老娘不扯断你的狗腿。”说完,女护士重重的拉上门,离开了。
       “这......这什么情况........妈呀!我想出院。好可怕啊!真是母夜叉下凡啊.......”我流着泪无声的呼喊了起来.......
       .........
       第二天,当一名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医生带领着那名母夜叉来到我的病房查看我的情况时,我如同抓住救命草一般,双手死死的拉住了医生的袖子:“我......我想出院.......”
       “出院?”医生有些懵了般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女护士后,伸手轻轻的摸了摸我的额头:“没发烧啊?看来患者的情绪有些不稳定,还需要继续治疗。”说着,医生再次看了看身后的女护士:“林护士,这位病人的病情不稳定,需要你多费心照顾一下了。”
        听到了医生的话语,想起了昨晚这位母夜叉.....不,这位林护士的狮吼功,我强忍着伤口带来的疼痛,带有哭腔的恳求道:“别啊.......求求你了。我不出院行么?给我换间病房也行......”
        医生摇了摇头,转身边走边说:“这里是医院,不是酒店。那有那么多的病床可以随意调换。”
        看着渐渐远去的医生背影,在看了看站在我病床边,如同要吃人一般看着我的林护士,我努力奉承的微笑着,如同滑鱼一般,轻轻的滑入了被子下....
       看着我的样子,林护士不由的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了。
       隔着被子听到了林护士离去的脚步声,突然想起昨晚情况的我,急忙掀开了被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母夜.....不对不对,林护士.......林美女,昨晚我好像听到.........”
       伴随着我的话语,原本已经离开的林护士停住了脚步,转身走回到了我的床边,怒目圆瞪的盯着我说道:“你刚才叫我什么?母夜什么?”
        看着林护士这凶神恶煞的脸庞。我真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
        死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林护士再次转身离去。
        看着林护士离去,我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就在林护士走到门口附近时,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嘿嘿笑着对我说道:“对了,我刚想起了一件事情。上个月你隔壁的床死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说来也挺可怜的。从小体弱多病。被送入医院时被查出不治之症。非常爱美的她放弃了治疗,直接躺在病床上偷偷割脉自杀了。这两天,好像是她头七.....”
        听到了林护士的话,我全身的汗毛不由自主的竖立了起来。惊恐万分的看着我隔壁空荡荡的病床,我感觉自己的心都紧张的快到喉咙眼了。
       夜幕再次缓缓地降临,而我早已经将自己蜷缩在被子里,双眼死死的盯着隔壁空旷的床铺,一动也不敢动弹的盯着。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阵阵睡意也让我不由的打起了哈欠。就在我伸出手擦拭着眼角时,我惊恐的发现,原本关闭的病房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
     “割脉自杀.........”
     “今天好像是她的头七......”
     林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18-11-17 16:30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