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50|回复: 0

[恐怖] 疑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1 19: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这几天,明哲总是没有任何预兆的回头看看身后。虽然身后并没有什么。但明哲却是依然不放心的看看身后的一切,顺便看看四周确认无人后,这才重重的转回头去。
        虽然回过头来,但明哲却依然不放心自己的身后。依然坚持不懈的回头望去,甚至转身回走一小段的距离。直到确认没有丝毫的人影后,才恋恋不舍的转身继续走路。虽然如此,但明哲依然是一步三回头般边走边回头望。
       “好像没有人跟在我身边。”明哲囔囔自语般的安慰着自己。刚走几步后,明哲猛然回头望去,依然没有发现什么。
       “该......该死......我这是自己吓唬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都怪那个疯女人.........”
       随着明哲的抱怨,回忆的水闸慢慢的开启.......
      几个月前,明哲像其他男孩一样,有着自己心爱的女友。随着两人交往时间的推移,热恋不久后的两人偷尝禁果,直接导致女友步入了怀孕的行列。看着原本身材苗条的女孩渐渐隆起的肚子,明哲的心如同冰雪一般,随着被烈日照射一般,对于女友的态度渐渐心灰意冷起来。
        争吵,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伴随着争吵的升级,明哲对女友下达了最后的要求:“要么打胎。要么分手。”
        面对着这难以选择的要求,女友哭泣的恳求着明哲,但丝毫没有动摇明哲那如磐石的心。曾经信誓旦旦的誓言,山盟海誓般的话语,在日渐壮大肚子的面前,脆弱的如同玻璃一般。
       泪水如同一颗颗的珍珠滑过女友的脸颊。当无法妥协后,明哲准备离开时,看到了女友那幽怨的眼神与诅咒般的话语:“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即使我死了,我的灵魂,我的孩子,都会折磨着你的身心。我的死亡将会是你永恒的噩梦.....”
       面对着女友着恶毒的话语,明哲嗤之以鼻的笑了笑:“想想自己该怎么给你父母交代吧!”
       说完,明哲转身潇洒的离开了,留下充满怨恨的女友孤独的站立在原地.......
       几天后,一个不好的消息传到了明哲的耳中。
       自己曾经的女友,因为怀孕的事情被父母知道后,被父亲狠狠的辱骂抽打了三天三夜。但面对父母们的询问,女友丝毫没有说出关于自己腹中孩子亲生父亲的姓名。面对着如此执迷不悟的女儿,失去理智般的父亲不顾妻子的阻止,强行将女儿反锁在女儿的房间内。而女儿则在被关在房间后,打开窗户,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据说,第一个发现女孩跳楼的行人看到有人跳楼后直接吓的瘫坐在地后,随后拨打了电话求救。而在医生到来之前,当事人断断续续的听到女孩口中那宛如地狱回音般的话语:“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听到这个消息后,明哲内心产生了一丝愧疚,但更多的是感激。因为他感激女友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否则,死在拳头下的,或许不是女友,而是自己......
        回忆的闸门渐渐关闭,而明哲也缓缓回到了现实。再次扭头看到身后空空的巷子后,明哲这才满意的转过身体,准备继续行走时,一声清脆的喊声如同鬼魅般传入到了他的耳中......
       “爸爸,爸爸......”
       稚嫩而好听的女声从自己的身后渐渐传来,明哲不禁紧张了起来。额头的冷汗缓缓落下,明哲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拳头,不知自己该不该转过身去。
       “爸爸,爸爸.......”稚嫩的女声缓缓接近,仿佛就是从自己的身旁传来一般。明哲咬咬牙,强做勇敢般的回头后,一具血肉模糊的婴儿尸体正趴在明哲身后的不远处。
       “爸爸,爸爸.....”稚嫩的声音从婴儿的嘴中缓缓发出,明哲身不由己的后退了几步后,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血肉模糊的婴尸。
       方法察觉到明哲后退一般,婴儿用自己稚嫩的手臂,强硬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的向着明哲爬来。
       “爸爸,爸爸......”婴儿仿佛给自己打气一般,一边呼喊,一边卖力的爬动着。
       “啊.........啊........滚开,滚开........”明哲疯狂的挥舞着自己的双臂,双眼自然而然的紧闭了起来。
       随着明哲手臂的胡乱挥舞,一阵女孩哭泣的声音传入了明哲的耳中。紧接着,一声凌厉的惊呼声传入到了明哲的耳中:“宝贝,你怎么了?要不要紧。来。妈妈看。”
       听着这些话语,明哲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眼前一名中年妇女,正蹲着背对着自己,安慰着一名正在哭泣的陌生小女孩。而刚才所见的婴儿尸体,则如同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连地上爬行后留下的血痕,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刚才那是幻觉吗?”明哲疑惑的询问着自己。
       安慰女孩停止哭泣后的中年妇女,缓缓的站起身后,怒不可遏的盯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明哲。
       “你这人有病是不是?我家女儿没招你没惹你,你干嘛把她手中的棒棒糖打落在地?”中年女人愤怒的问道。
       “棒棒糖?”明哲疑惑的问道。顺着妇女所指的方向,明哲果然看到了一个被摔得粉碎的棒棒糖。
       “不.....不好意思。我刚才....刚才.....”明哲急忙道歉着,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刚才的行为。
        “哼。神经病一个。这么大的人了,就知道欺负小孩子。缺德。”中年妇女狠狠的咒骂了明哲几句后,拉着小女孩的手缓缓离去。临走时还不忘送给明哲一个白眼。
        看着渐渐远去的妇女与小孩,明哲不由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后并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看来我真是太累了。要不就是一直忘不了雪儿(曾经的女友)的事情,才会变得这样疑神疑鬼,回家,回家喽!”
        给予了自己合理的解释后,明哲欢快的迈开脚步,刚才看到的一切早已经被自己抛之脑后。现在心里所想的,就是回家后好好的大吃一顿后美美的睡一觉。
        回到家后,一股香味扑鼻而来。明哲贪婪的闻着空气中的香味后,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家里的厨房内。
        “回来了?洗手准备吃饭吧。妈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小鸡炖蘑菇。”明哲的母亲一边看着眼前的儿子,一边笑眯眯的说道。
        “老妈,666啊!”明哲叫嚷着,欢快般的冲进了卫生间内。
        “这孩子。”看着欢快的儿子,明哲母亲不由的摇了摇头。
        .........      
        不一会,明哲一家三口聚集到了餐桌上。
       看着餐桌中间盖着盖着的铁锅,明哲不由的舔了舔舌头。
       “快吃吧,你这个小贪吃鬼。”母亲轻轻的说道后,起身去了厨房内。
       看着正在悠闲的看手机的父亲,明哲捂着嘴偷偷笑了笑后,打开了锅盖。
       一阵浓厚的热气迎面而来。明哲闭着眼睛享受着热气扑脸的感觉,不由的重重吸了口气:“真香啊!”
       等热气渐渐散开后,明哲拿起碗筷准备向自己的碗里夹菜时,眼前的一幕让自己不由的惊讶了起来.........
       热气腾腾的铁锅内,炖的不是什么小鸡炖蘑菇,而是一具被剁碎了的婴尸。稚嫩的小手,圆圆的眼珠子,细腻肥厚的肠子,白白胖胖的小身体.....随着铁锅内热汤的温度,很有规律的浮上浮下........
       “啊!”明哲嘶吼着,顺势一把将铁锅重重的打飞在地。铁锅发出的声响惊动了明哲的父亲,还有闻声跑出厨房的母亲。
       看着地板上翻滚的铁锅,明哲的父亲重重的站立了起来:“你小子发什么神经?发疯了吗?”
       听着父亲愤怒的咆哮,明哲战战兢兢的指着铁锅的方向:“那....那些东西......”
       “那些东西怎么了?那些东西你不爱吃吗?你平时不是非常喜欢吃你母亲为你炖的小鸡炖蘑菇吗?”父亲愤怒的问道。
       “婴......婴儿的尸......尸体.......”明哲惊恐而结结巴巴的说出了自己内心中的恐惧。
       “够了!我看你真是发疯了。而且疯的不清。”父亲咆哮般的说着,愤怒的推开了餐桌子,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内。
       看着父亲离开,明哲转头看向铁锅的方向时,一大滩浓香的汤汁洒落在地,无数的蘑菇,鸡块,萝卜,白菜等零散的散落在铁锅的四周。
       “这........这.......这.........”看着眼前的一切,明哲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回头看去时,母亲正无奈的看着自己。
       “老妈,我......我........”明哲急切的看着母亲,结结巴巴的不知怎么解释才好。
       “好了。该做什么事情,就忙你的去吧。”母亲平静的说道。
       听着母亲平静的话语,明哲看到了母亲愤怒而又无奈的眼神后,带着歉意般道歉后,明哲如同过街老鼠一般,灰溜溜的跑向了自己的房间内......
       .........
       夜晚,当明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时,突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紧接着,一道明亮的光线驱散了房间内的黑暗,明哲母亲轻轻的走了进来。
       “我知道你还没有睡。今天的事情,希望你能给予我一个解释。”母亲平淡的说道。
       “老妈?那个........你.......那个............这个.........”明哲扭捏的像个刚谈恋爱的姑娘一般,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看着儿子扭扭捏捏的样子,明哲母亲重重的叹口气:“你老妈我什么事情没见过?到底是啥事啊?你说吧。”
       看着母亲的双眼如同黑暗中的明灯一般闪烁着。明哲内心最后的石头缓缓落下,终于将曾经发生的一切,全部诉说了出来。
       当说完最后一个字后,明哲看到自己的母亲不知在什么时候,垂下了脑袋,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一般。看着母亲的样子,明哲很有耐心的等待一会后,依然不见母亲有所动弹。
       “老妈?老妈?你怎么了?睡着了吗?”明哲试探的问道,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回应。
        刚准备推一推自己的母亲时,指尖刚刚触碰到母亲的身体,母亲条件反射般猛然抬起了头,结结实实吓了明哲一跳。
        “你这算是忏悔吗?”母亲轻轻的问道。
         “老妈。我这不是........等下,您的声音?”明哲疑惑的停住了话语。
        “我的声音怎么了?”母亲问道。
        “这个声音,好像很熟悉。但是谁呢?怎么我一时想不起了来。”明哲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么暗,你不开灯吗?”母亲继续说道。
        “对啊。我怎么忘了。”明哲说着,伸手打开了房间灯的开关。
         随着一阵明亮的灯光照射,明哲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正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
        “老妈。你这想说啥就说吧。这样看着我,让我感觉心里有些发毛啊。”明哲有些胆怯的说道。
        “是吗?那我么就好好聊一聊吧。”随着母亲话语的落下,母亲缓缓的张开了嘴巴。
         看着母亲奇怪的举动,明哲一时经不知所措了起来。
         随着明哲母亲的张嘴,一团黑色的东西缓缓从口腔内出现。随着黑色东西的变大,母亲的嘴角如同熟料带破裂一般,缓缓的撕开了起来。而这时,明哲则看清了那团漆黑的东西是什么,那竟然是人的头发。
        随着嘴角慢慢的向着耳根处撕裂,更多的头发如同有生命般,缓缓的由明哲母亲的嘴巴里,一点点的出现在明哲的眼前。紧接着,明亮的额头,幽怨般的眼睛,精巧的鼻子,迷人的嘴唇...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缓缓的破土而出。
       看着眼前的一切,明哲的内心拼命的告诉自己现在必须要逃离这里,但无奈胯下一股热热的感觉如同胶水一般,将明哲的身体牢牢的粘黏在床铺上。
        “你.........你........你是........你是雪儿......”看着眼前这名女孩的面容,明哲终于想起了对方的明哲。
       嘴角轻轻的翘起,女孩轻启朱唇开口说道:“明哲。好久不见了。你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是天天想念着你。想你想的恨不得亲生杀死你。”
       “你.......你到底.......到底人......还是鬼?” 明哲口齿不清的问道。
       “我们的孩子,味道好吃吗?想不想再吃呢?”雪儿轻轻的问道。掀开肚子上的衣服后,指甲轻轻的在洁白的肚脐眼附近滑过后,一道殷红色的红线缓缓出现在明哲的眼前。紧接着,一大团腥红的血液伴随着无数大小不一的肠子,如同瀑布一般,掉落在了雪儿的脚边。
      “我.........我........”看着眼前的一幕,明哲恐怖的瘫坐在了床铺上,任由汗水打湿了自己的全身上下。
      “来来来。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女儿,可是非常想念她的父亲哦。”雪儿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双手,摸索般在地面上血淋淋的肠子中,摸索并抱起一个如同被重物压扁的婴孩尸体。
      “看吧。看吧。我们的女儿,很漂亮是不是?”雪儿一边说着,一边高举自己血淋淋的双手,将浑身是血,五官变形的婴孩尸体举到了明哲的眼前。
       “我.....我.....我........我.........”明哲如同落水的人被救起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去.......去死.......吧!混......混蛋.......”明哲囔囔自语的吼叫着,如同一头被逼至绝境般的猛兽一般,双手如同螃蟹的铁螯一般,死死的夹住了雪儿光滑的脖颈......
       “死吧!死吧!去死吧!混蛋!”看着雪儿渐渐翻起了白眼,腥红的舌头缓缓吐出。明哲更加兴奋般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
       “老婆!!!!!”
       随着一声惊讶的惊呼声后,明哲突然感觉自己的腹部重重吃疼,双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劲后,整个人如同失去了力气一般,重重的靠墙倒下。
       “老婆,老婆。你醒醒啊!老婆.......”
       听着一声声悲哀的呼唤声,明哲如同大梦初醒般缓缓会过了神。定睛看去时,自己的父亲正抱着一动不动的雪儿, 疯狂的摇晃了起来。
       “老爸!快放开她,她不是人!”看着父亲悲痛的样子,明哲急忙大喊着试图制止父亲的行为。
       听到了明哲的声音,明哲的父亲愤怒的看向了明哲的方向:“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没有人性的混蛋。你居然亲生掐死我的老婆,你的母亲。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混蛋。我........我.........我要你的小命给我老婆陪葬.....”
       明哲父亲说着,如同一头发疯般的野兽一般,整个身体如同一颗炮弹一样,重重的扑向了紧靠在墙上的明哲。
       “老爸!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明哲念叨着,身体却条件反射般快速的挪向了旁边.....
       “嘭.....”一声清脆的响声后,洁白的墙面绽开了一朵鲜红妖艳的花朵.....
       “你这个恶魔,杀人犯,疯子.......”
        随着明哲父亲声音的缓缓落下,眼中原本愤怒的眼神,也渐渐回归到了平静....
        看着床上,床下两人的尸体,明哲仰起脖子疯狂的嘶吼了起来.......
        ...........
       喉咙内一阵堵塞的感觉缓缓上升,一小束潮湿漆黑的秀发缓缓自明哲的口中缓缓长了出来.......
       “明哲。现在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了。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去爱你了........”
       看着口中越来越多的黑发,明哲突然想起了母亲死去的那一幕。
        “不要,不要,我不想死,我不想。”明哲嘶吼着,但口内的黑发却阻止他发出任何的声音。
        “救命.....救命.......我不想死.......我不想...... ”
        内心拼命的呼喊着的明哲,如同发疯一般冲出了家门.....
        “救命........救命.........”
        随着一声声无声的呼喊,明哲的声音与他的身体,渐渐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直至永远的消失..........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18-2-20 01:24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