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3552|回复: 5

[西方传说] 北欧经典神怪录(图文34P)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13 18: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转运镇宅家居风水摆件
铁尔



铁尔,北欧神话中的军神。北欧战士将其名镂于刀剑以祈胜。蹂躏罗马,谓之“上帝之鞭”之匈奴皇帝阿提拉,相传乃因拾铁尔之刀而旺。铁尔沉稳,寡言几近沉默,然勇猛无比。

弗雷斯贝尔格



弗雷斯贝尔格,北欧神话中之大鹫。居世界树顶,令世界风;于顶望世以知其事。与根部之毒龙Nidhhoggr势不两立,争吞死者魂,凡所吞之魂尽现其身。

哈根



哈根,12至13世纪的《尼伯龙根之歌》里之武将。国王贡特尔之臣,侏儒阿尔贝里希之子。智勇双全之猛将,受布伦希尔德之命,暗刺北欧之至上英雄齐格费里德 。

海姆达尔



海姆达尔。北欧神话中之门卫之神。阿斯神族十二正神之一。持千里眼、顺风耳,昼夜地守于阿斯加德入处——比弗罗斯特彩虹桥,事发则角鸣,告之众神;乃日耳曼神话男神中之最美者,谓其白色之神。

灰矮人,矮人(Dwarf)



灰矮人,矮人(Dwarf),北欧神话里居于地底之小人者统称。伊米尔死,蛆出于尸,化为矮人,其冶金之技无与伦比,人、神之器,莫不出自其手。乃至至奸之邪神洛基也须敬畏,凡欺诈者,莫不被囚之。

狂战士



狂战士,维京海盗中披着毛皮的战士,也是奥丁手下骁勇善战之士。名(berserker)源于古代北欧语“穿着熊毛皮者”。战前狂饮至醉,随后狂呼着投入战斗;其战斗力奇强无比,常于战斗陷入忘我境界;此乃维京人所最崇尚之精神。

姆斯佩尔



姆斯佩尔,北欧神话里的巨人族,居于南半球为火所围之国姆斯佩尔海姆,火外之物莫能活焉。北欧神话认为世上界最初之国于此,火焰巨人苏尔提尔治之。

齐格弗里德



齐格弗里德,日耳曼民族之至上英雄。杀恶龙法弗纳,浴龙血,得不死身,并获尼伯龙根财宝,妻女武神布伦希尔德。浴龙血时,因背部心脏处为一叶敝而成命脉,为哈根刺杀。

斯雷普尼尔



斯雷普尼尔 奥丁座骑,八腿骏马,灰色,能行空、渡海。是洛基化母马同公马交配之物,因而在《埃达.洛基之嘲骂》中,海姆达尔对洛基言,将苟合之子带此现宝,岂非令人耻笑(当时奥丁正好在场)。

维卓胡尼尔



维卓胡尼尔,北欧神话里居于世界树顶,谓之[树之蛇]之雄鸡。体辉,耀枝干。与啮此树根之毒龙尼德霍格为敌。

克尔伦诺斯



克尔伦诺斯。为北欧的德鲁伊僧侣所信奉,司掌冥府的凯尔特兽神。名字是“有角者”的意思。他司职狩猎与多产,形象是牛或羊之首,人类的胴体和蛇的足,长着雄鹿的角。他是地下世界,也就是死者的世界之支配者,是打开生死之门的引导者。同时他是丰饶之神,但这和将死者之灵魂的任务是共通存在的,这就证明该神并非邪恶之辈。

芬尼尔



芬尼尔。巨狼,洛基与女巨人安古尔波扎偷情所生。张口能撑满天地。众神以女人须、山根、熊之敏、鱼之影、鸟唾等制魔链设计锁住芬尼尔。为此,战神提尔失一手。诸神黄昏之际,它挣脱锁链,加入魔军,吞奥丁,后终被奥丁之子维达尔所杀。

洛基



洛基,北欧神话中的火神,身上有巨人的血统。聪明而又狡诈,与主神奥丁结为义兄弟成为了阿斯神族的一员。运用他聪明的头脑为诸神带来了许多好处,随着洛基心态逐渐变得玩世不恭和阴暗,他的行事也从恶作剧发展为公开地作恶。并最终导致了“众神的黄昏”。在这一役中洛基与海姆达尔同归于尽。洛基生下了许多非人的孩子,其中八腿天马成为了奥丁的坐骑,魔狼芬里尔、世界蛇尤尔姆冈特、冥府女王海尔都给神族都来了灾难。

  法弗尼尔



法弗尼尔。在日耳曼史诗《尼贝龙根之歌》中登场的邪恶巨龙,是侏儒雷金的弟弟。雷金的父亲有一个兄弟曾化为狗鱼在水中漫游,却被北欧尊神奥丁、洛基、汉尼尔三兄弟抓去当成了食物,雷金之父向他们讨还命债,得到了包括一枚能够不断生出金子的神奇戒指在内的一大堆财宝,他的次子法弗尼尔见财起意,杀死了父亲,化为恶龙独吞了财宝。雷金为报父仇顺便夺取财宝,不断撺掇英雄西格弗里德屠龙夺宝;西格弗里德英勇地入龙穴杀死了喷火吐毒的法弗尼尔,浴血并食其心肝,随即懂得了鸟语,听从鸟儿的忠告,杀死了正欲暗算西格弗里德的雷金。

苏鲁特或苏尔铁尔



苏鲁特或苏尔铁尔。北欧神话中世界南方尽头处的焰之国Muspelheim的支配者,巨人族的王。从诸神造出天地以前就已经存在的最古的古神之一。在巨人中身体最为庞大,手持散发烈焰的剑laevatain 。在世界终末“诸神的黄昏”时候率领巨人的大军与奥丁为首的阿斯神族交战,最后用laevatain发出的烈焰烧尽了世界。他的名字有“黑”的意思。

洞穴巨人或索尔巨人(Troll)



洞穴巨人,索尔巨人(Troll),智低,食人,貌丑而邪恶,居洞穴卫财宝,遇光化石,曾与诸神战。后渐变为矮人(dwarf)怪物,但不再残暴,却仍爱偷儿童或女人,智比祖先略高。.

巨蛇尤蒙刚德



  巨蛇尤蒙刚德,世界之蛇,一次,雷神托尔欲借出海打渔之际除掉尤蒙刚德,然而,当他钓到巨蛇时,呆在一旁的巨人希密尔却吓得魂飞破散,立刻割断吊线将其放走。尤蒙刚德得以逃生,直到“诸神之黄昏”时才与托尔再次交战 。

奥丁(Odin)



奥丁(Odin),爱瑟神族(Aesir)主神,五十岁貌,身高大,失一目,冰冷严肃。胜利、诗歌、智能和死亡之神,众神多出于他。披镶星辰之灰斗蓬,天蓝阔帽,映夕阳馀辉。手握世界树枝所作之枪--Gungnir,掷时发光且不可反悔。

神后芙莉嘉(Frigga)



神后芙莉嘉(Frigga),或称芙莉格(Frigg),一谓是夜之女神诺特之女,即是象征了原始的大地、而为奥丁之情人的乔迪的姐姐。心地善良。但据别一说,则谓她是奥丁与乔迪所生之女,同时又为奥丁之妻,这便说明了北欧人早先也行过近亲结婚的习惯。奥丁和芙莉嘉的结婚,是阿瑟加德的诸神所共庆的,以后每年举行结婚纪念,且必有大宴会。在这个意义上,芙莉嘉在北欧神话中是掌管婚姻的神。但在一般的意义上,芙莉嘉是大气或云雾之人格化,她的衣服或为白色或为灰黑。她是诸神之后,享有坐在奥丁的宝座上的特权,因此她也有周知宇宙万事之力量。她又是一切未卜先知的预言者,知道一切未来之事。这是因为北欧人把女性看成藏有多少秘密的神秘者的缘故.

托尔或索尔



托尔或索尔,雷神,在寒冷的北欧,雷是农民的恩人;雷来了,冻冰消迹了,冻地也怀春了,农事始有希望。所以,雷神是北欧的农民和贫民的恩神。雷神托尔(Thor),亦称多纳尔(Donar,在日耳曼这么称呼他),是奥丁与乔迪(Jord,地)所生之子,但据别说,则谓他的母亲是芙莉嘉。托尔从一出生就是魁梧有力的,能抛举十大包的熊皮。他虽然天生是好性格,但有时发起脾气来,却如烈火一般可怕。因此他的母亲自量不能教养这孩子,乃将他托付给维格尼尔(Vingnir,有翼者)和赫萝拉(Hlora,热),——电光的人格化。在养父母那里长大之后,托尔方被迎入阿瑟加德,为十二位大神之一。他有他自己的宫殿,名为毕尔斯基尔尼尔(Bilskirnir,闪电),是阿瑟加德最大的宫殿,有五百四十个大厅,专门接纳那些贫困一生而死的人的灵魂到此享福。奴隶的灵魂也得入此宫,和他们的主人(被瓦尔哈拉接待的恩赫里亚们)平等地被欢迎,所以托尔还是奴隶们的恩神。星期四(Thursday)就是以他命名的。托尔是唯一不走那虹桥的神,因为恐怕他沉重的脚步(那是带着火星的)会烧毁了这美丽轻巧的桥。他要去参加诸神在乌尔达泉旁的会议时,则涉过河去。他是身材高大硕壮的伟丈夫,有猬毛似的红头发和红胡子,当他发怒的时候,头发和须髯间便爆出一大群一大群的火花。他常戴一个多角的头盔,每个角的顶端有一颗闪光的星,因此他的头就常像一团火焰似的;火是属于他自己的元素。托尔的武器是一把神奇的锤。他对他的仇敌和霜巨人掷出这锤的时候,无论有多远,又无论是怎样厉害的敌人,一定会命中并且击死。而且无论掷出多远,锤总会自己回到托尔手里。这锤就是雷霆的象征,名为米约尔尼尔(Mjollnir,粉碎者),此锤永远炽热,不便把握,所以托尔得戴上一双铁的长手套,雅恩格利佩尔(Iarngreiper)。他又有一条神奇的腰带梅金吉奥德(Megingiord),当束紧这带的时候,能使力量倍增。北欧人将托尔的雷锤看得极神圣,以手作锤形,谓可袚除不祥,邀引福佑,等于基督徒之划十字。婴儿初生时,大人亦在他身上作锤形;造宅、嫁娶、战死者的葬礼,都以作锤形为必要的仪节。托尔曾两次结婚。他第一次是娶了女巨人雅恩莎撒(Jarnsaxa,铁石),生一子,名玛格尼(Magni,力),托尔的第二个妻子是美丽的女神希芙(Sif),他们生下一子一女,男的名为摩迪(Modi,勇),女的名为斯露德(Thrud,力量),以大力闻名。她有时也被算作女武神之一。后来在“诸神之黄昏”到来时,托尔战死,但其二子都幸免于难,后来在新生的宇宙中继承了父亲的职务。斯露德曾为侏儒阿尔维斯(Alvis,全智者)所爱,某夜,阿尔维斯去找托尔,要向他的女儿求婚。托尔说要考验侏儒的智慧,问以种种问题,直到夜尽天晓,第一线阳光射来,阿尔维斯来不及回到地底,在阳光下化作了石头。

提尔(Tyr,或称吉乌(Ziu))



勇敢及战争之神提尔,提尔(Tyr,或称吉乌(Ziu)),是奥丁的儿子。他的母亲,或说是诸神之后芙莉嘉,或说是一无名的女巨人,波涛汹涌之海的人格化。提尔也是阿瑟加德的十二大神之一,但并没有他自己的宫殿,而是常住瓦尔哈拉。好战的北欧人当然奉代表了勇敢与战争的提尔为至尊的神,甚至有时仅次于奥丁。北欧的勇士常常在打仗之前向提尔祈祷,像对奥丁祈祷一样。提尔的武器是刀:刀在北欧武士眼中是神圣的,他们发誓常以“刀尖”的名义。有所谓“刀之舞”,勇士们举刀向天,成刀尖之山,而另一人超跃过之。又或以刀尖密接成轮形或玫瑰形,使他们中的首领(最勇敢者)站立于上,共抬之游行。提尔的刀,据说也是铸造奥丁的矛的那个侏儒德瓦林所铸。谁能得到这把刀,就能征服全世界——每战必胜,可是他自己的性命终亦必死于此刀。据古代的传说,则说此刀藏于奉祀提尔的神殿中,忽然一天不见了,后来经过许多时候,出现在一个罗马人维提里乌斯(Aulus Vitellius,69年4月-12月在位)手里,因而他就毫不费力地被举为罗马皇帝。可是他不善用此刀,终于又为一日耳曼兵士所得,即以此刀割了维提里乌斯的头。那日耳曼兵士恃此刀所向无敌,老年埋刀于地下。于是又经过了许多年,匈奴(Huns)的战士阿提拉(Attila)无意中得之,遂成为无敌将军。据《萨迦》所述,阿提拉最后亦厌战,在匈牙利住下,想和美貌的勃艮第公主伊尔迪克(Ildico)成亲;但因伊尔迪克的家族是被阿提拉所杀,所以结婚之夜,伊尔迪克乘阿提拉之醉,就又拿那刀割了阿提拉的头。

博拉琪



诗歌及音乐之神博拉琪,奥丁是一切智慧之神,所以诗歌和音乐之神也说是奥丁。可是这无非是因为奥丁为全知全能的主神,所以任何头衔都能加上去;正式的诗歌和音乐之神则是博拉琪(Bragi),奥丁的儿子。但是北欧人并不以为是博拉琪创造了诗歌;他们认为诗歌也和别的“自然力”一样潜在于宇宙之间,博拉琪不过是这种“力”的拥有者或人格化而已。因此北欧神话中有着讲述诗歌来源的故事,就是在这个故事中,产生了诗歌之神博拉琪。据说当亚萨神族和伐纳神族互相争战而后来讲和的时候,两方的神都照规矩吐些唾沫在一个器皿内,算是坚誓的意思。这混合的唾沫后来被诸神造成一个小东西,叫克瓦希尔(Kvasir),以智慧著名,常在人间帮助和指导人类。两个侏儒,法亚拉(Fjalar)和戈拉(Galar),嫉妒克瓦希尔的聪明,乘他睡熟时把他杀了,用他的血调和了蜜,制成一种仙酒,谁尝到了一点,就能成为人人尊敬的大诗人。侏儒们虽制成了这宝贝,自己却不享用,照例藏在地下秘处。当博拉琪出世之后,侏儒们送他一张黄金的竖琴,并将他载在他们的一条船上,送他到外面的世界去。船缓缓地顺着地下泉水航出黑暗的地下,到了死亡之国的边界,一直一动不动的博拉琪忽然坐起来,拿起身边的黄金竖琴,开始唱神妙的生命之歌。这歌声上达云霄,直传进诸神的国度,下入地底,直到死亡女神赫尔之所居。一面唱着,船到了有阳光的地方,而且碰到岸了。博拉琪于是登岸,弹着琴,走过那些枯凋荒凉的树林。立刻,树木发芽开花,万物一片生机。在这树林之中,博拉琪遇到了绮瞳,美丽的青春女神。当她来到地面上的时候,自然界就呈现出了最可爱的面容。——这样的两个人在林中遇见,自然就互相恋爱了;他们一同到了阿瑟加德,受到诸神的欢迎。奥丁在仔细地看过博拉琪舌头上的纹路(据说那纹路是鲁纳文字)之后,就说博拉琪将成为天上的诗人,歌唱诸神和瓦尔哈拉宫殿中勇士们的战功。

绮瞳



在北欧神话中,绮瞳是春之女神。她拥有青春之苹果,吃了这苹果的人,能常葆青春的美丽、活泼,已老者亦能返老还童。阿瑟加德的诸神,因为都是杂种(连奥丁自己也是杂种,他的母亲是霜巨人),不能免于衰老和死亡。而自从绮瞳来到阿瑟加德后,诸神常常分享她的苹果,就能永远青春不老了。这些青春之苹果,绮瞳放在一个篮子里,随便要多少,取之不尽。如此的一个宝贝,当然时时有侏儒和巨人想要偷盗,所以绮瞳一直很小心地保管着。

  涅尔德(Njord)



夏之神,就是为质于阿瑟加德的伐纳神族(海与风之诸神)中的一员,涅尔德(Njord)。因为他又是风神及近海之神,所以涅尔德在海岸边有他自己的宫殿,名为诺欧通(Noatun,船城);他在那里使凶险的波涛(这是荒海之神埃吉尔所激起来的)复归平静。涅尔德又是航海的商人和渔民的保护者,因为他是夏之神,而此二种事业也唯在夏季才可行。北欧的农事也只能在夏季,且常在峡湾及内海附近,所以涅尔德又常被当作稼穑之神,农民们也向他祈求好收成。涅尔德被说成是一位极英俊的神,正当盛年,穿着短的绿色衬衫,以贝壳和海草为冠,或戴棕色的阔边帽,饰以鹰羽。据有些传说,涅尔德的第一个妻子是他的姐姐妮尔苏丝(Nerthus,她在日耳曼被等同于芙莉嘉,但在斯堪的纳维亚,则为独立的神);自从涅尔德到阿瑟加德为质后,就和她分离了。涅尔德是阿瑟加德的十二大神之一,诸神的会议他也列席。此外的时间,他总是待在自己的宫殿内。他最喜欢的动物是鹅。

光明神巴尔德(Balder)和黑暗神霍德尔(Hodur)



光明神巴尔德(Balder)和黑暗神霍德尔(Hodur)是奥丁和芙莉嘉所生的一对孪生子。这对兄弟在体格和性情上都是完全相反的:霍德尔,黑暗之人格化,总是阴沉,忧郁、寡言少语;而巴尔德——光明之人格化,却英俊、天真、愉快,他的金发和白皙的脸像是永远在放射光芒。万物皆热爱他,而他也热爱万物。巴尔德成长得非常快,早已被邀列席十二大神的会议。他住在布列达布利克(Breidablik,辉耀)宫内,这宫殿以白银为顶,黄金为柱,清洁光明,毫无纤尘。他的妻子是尼普(Nip,蓓蕾)的女儿南娜(Nanna,盛开之花),青春美丽而且娇柔的一位女神。他们生了两个儿子,即布罗诺(Brono,日光)和真理与正义之神佛尔塞提(Forseti)。

弗雷(Frey,或Freyr,可等同于英格维(Yngvi))



弗雷(Frey,或Freyr,可等同于英格维(Yngvi)),涅尔德的儿子,生于伐纳海姆,所以他其实属于伐纳神族,即海与风之神族。当他和他的父亲及姐妹到阿瑟加德为人质的时候,阿瑟加德的诸神很迎他,给他美丽的亚尔夫海姆(Alfheim),让他管理那些如蝴蝶般飞舞在花草之间的小小的精灵(Elf)。弗雷是夏日金色阳光及温暖的夏雨之人格化,他广施惠福于人类,而他管理的精灵也是与人类有益的小东西。它们受了弗雷的命令,帮助花草生长繁荣,又指挥蜂蝶工作,尽力去帮助人类。阿瑟加德的神祗们又送给弗雷一把剑;这把无敌的胜利之剑【能自行飞翔取敌首级】,是日轮光辉的象征。弗雷常用这把剑与霜巨人作战,因为他仇恨霜巨人,不亚于雷神托尔。而地下善工艺的侏儒曾送给他一只金毛的野猪古林布尔斯提(见第五章),这野猪的金毛,一方面是象征着金色的太阳光,另一方面也象征着五谷的成熟,因为弗雷是司丰穰之神,野猪(因为它以唇掘地)又是被视为教给原始人类以稼穑的。在这个意义上,弗雷是稼穑之神;他的侍者是女神贝依拉(Beyla),她是蜜蜂与牛奶之神,且和她的丈夫一起被视为肥料之神。弗雷有时骑野猪,有时则以其驾一金车;车中满载着果实和花朵,他将这些大量地撒布到地上。而除金毛野猪之外,他又有名为勃洛度格霍菲(Blodughofi,血蹄)的好马,以及云船斯基德布拉德尼尔(Skidbladnir),这船也是侏儒所造。

埃吉尔(Aegir)



在北欧神话中,正式的海神是埃吉尔(Aegir),他是荒海之神,和那位身为夏之神、且兼为近海之神的涅尔德不同族。他既不属于天之诸神的亚萨神族,也不属于海与风之诸神的伐纳神族,而是自为一族,以波涛汹涌的远海为他的领土。他掌管海中的风浪,形象是一个老人,有长且白的头发和胡须。当他到海面来的时候,就追逐海船,把船颠覆了,拉到水底下他的宫殿里。另一说,埃吉尔是巨人族,为始源巨人佛恩尤特(即伊密尔)的儿子,又名赫勒尔(Hler,海)或盖密尔(Gymir),居所在加特卡特的勒斯岛;起初,埃吉尔并不服从奥丁,但是后来他被奥丁锐利的目光镇服。正如前述,埃吉尔每年冬天都要为阿瑟加德的神祗们举行一次宴会,他的宴会厅是用闪光的金子来照明的。埃吉尔有两个机灵的仆人,费玛芬格(Fimafeng)和他的妻子埃尔迪尔(Eldir),他们为埃吉尔招待客人。埃吉尔娶自己的姐姐澜(Ran,意为强盗)为妻。这位女神的唯一消遣是在危险的礁石旁撒网,捕取来往的船只;她和埃吉尔一样贪婪而残忍。澜又被视为海洋中的死神:凡在海中溺死的人,都被澜带下去,她有着像瓦尔哈拉一样的宫殿,专门款待那些死者。因为她是很贪财的,所以溺海者必带些金子在身上,说是可以献给她,得她的欢心。

扬波之女(Billow maidens)



埃吉尔和海洋死神澜生了九个女儿,名为扬波之女(Billow maidens);她们都有雪一样白的胸脯和手臂、深蓝的眼睛、柔媚妖娆的身形。她们喜欢穿着透明的水色、白色、或绿色的纱衣在水面上嬉戏,有时她们的游戏变成打闹,则会互相揪头发、撕衣服、猛冲在礁石上,高声呼号。但是除非她们的哥哥——风,先出来,否则她们是不出来的。这九个女儿又常是三人一组地出来;她们常常追逐在维京人的船旁,帮助他们到达目的地。

芙蕾雅(Freya)



芙蕾雅(Freya),北欧神话中的美与爱之神,是涅尔德的女儿。在日耳曼,她和神后芙莉嘉混为一谈,但在挪威、瑞典、丹麦和冰岛,她是独立的神。当芙蕾雅和她的父亲到阿瑟加德做人质的时候,诸神惊羡于她非凡的美貌,立刻将弗尔克范格(Folkvang)之地及一座名为瑟斯瑞尼尔(Sessrymnir)的宫殿给她住。这宫殿非常之大,能够容纳有芙蕾雅的军队那样多的客人。虽然芙蕾雅是美与爱的女神,可这并不专指着女性的美和儿女情长的爱情。另一说,她也有极纯正的阳刚的性格,领导着女武神瓦尔基莉们到战场上挑选战死的勇士,一半的勇士归她带去,安置在瑟斯瑞尼尔大宫,这里的一切待遇和奥丁的瓦尔哈拉相同。除了这些战死的勇士以外,世间纯洁的少女及忠实的妻子,死后亦得入此瑟斯瑞尼尔大宫,与所爱者团圆。这种生活是北欧的英雄的女子所醉心的理想生活,因希望入此宫而殉夫的女子,在古代的北欧人里是很多的。人们关于恋爱的祈求,芙蕾雅也会留心听取。她经常尽力撮合那些恋人成为一对。芙蕾雅也被视为大地的人格化。北欧神话是用了许多女神来代表大地各方面的现象的,现在这里又是一例;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她的丈夫是象征着夏日的奥都尔(Odur)。北欧神话又常用许多男神来代表太阳在四季中的各种现象,夏天的太阳已有伐利和弗雷作象征,此亦为一例。芙蕾雅很爱她的丈夫,他们生了两个女儿,一名赫诺丝(Hnoss),一名格尔塞蜜(Gersemi),是极美丽可爱的两个女孩子,她们的名字也因此成为一切可爱可贵之物的通称。

佛尔塞提(Forseti,主持者)



真理与正义之神佛尔塞提(Forseti,主持者)是光明神巴尔德和南娜所生的儿子,诸神中最聪明正直、最善雄辩的一位。当他出生后,神们就举他为十二大神之一,且以为真理与正义之神。他的宫殿名为格利特尼尔(Glitnir,闪耀),银顶金柱,远远地就可望见。他每天听受诸神和人类的诉讼,定判决词。他很公平,又善辩论,所以他的判决没有一个人不心服;在他面前所起的誓,没有人敢背叛,如果背叛了,就要受到他的正直不私的处罚:死。他又是立法者,据说北欧人最初的法律就是这位神订立的:‘在此岛上禁止一切战斗及流血之事’,就是维京人也不敢侵犯。重大的审判,时时在这“神圣之岛”上举行。审判官必须先饮岛上的泉水,以纪念这位真理与正义之神。这泉水亦被视为神圣,曾饮此水的牛羊也不得再杀。据说佛尔塞提只在春夏秋三季审判,所以北欧人在冬季不进行审判;他们以为阴沉黑暗的冬季不宜于光明正直之心存在,所以审判是不适合的。

  诺恩(Norn)



北欧神话里的命运女神统名为诺恩(Norn),她们不是诸神的隶属,也不是他们的同僚;不是的,诺恩们的判决是连神也必须服从的。她们决定了诸神的命运,也决定了人类的命运。诺恩们是姐妹三个,大约是巨人诺尔维(时间)的后代;这个诺尔维就是女神诺特(夜)的父亲。当诸神的黄金时代告终,罪恶渐渐发生在这宇宙之中,甚至连阿瑟加德也将不免的时候,诺恩三姐妹就在大梣树伊格德拉修旁边出现,定居在乌尔达泉旁——这是诸神天天举行会议的所在。据有些神话学者说,诺恩三姐妹的职务是以将来的罪恶警告诸神,告诫神祗们珍视现在,而且还告诉他们全部过去的历史。这三姐妹名为乌尔德(Urd)、贝璐丹迪(Verdandi)、诗蔻蒂(Skuld),分别代表了过去、现在、未来这三种时间。她们的主要任务是织造命运之网、每天从乌尔达泉中汲水浇灌生命之树伊格德拉修,并在树根上壅培新土,务使这圣树永远新绿而活泼。或谓她们尚有一工作,是看守那些挂在生命之树枝头的青春之苹果,只许绮瞳来采,防止别人偷窃。诺恩三姐妹又饲养了一对鹅,这是世上鹅的始祖。有时,诺恩们亦自己化成鹅到地上来游戏,像人鱼一样在各湖沼河川中游泳,时时将未来的事情指点给人类。诺恩们有时织出了很大的命运之网,一端起于极东的高山,另一端则入于极西的西海。网的线很像羊毛,颜色却随时不同,如果有一条自南而北的黑线,那就是死丧的标记。她们投梭织造的时候,常在唱一种庄严的歌,似乎她们并不是依了自己的意志而织造,却是盲目地在遵从、执行着“万物之主宰”(Orlog)的意志;“万物之主宰”乃是宇宙间的永在律,最古老且最高的力,是无始无终的。三姐妹中的乌尔德和贝璐丹迪是好性情的人,至于第三位诗蔻蒂,脾气却不大好,常把快要完成的网撕得粉碎,随风飘散。因为这三姐妹是代表了时间的三种状态的,所以长姐乌尔德是老而衰颓,常常向后回顾,似乎念念不忘过去的什么人或什么事;二姐贝璐丹迪则正当盛年,青春、活泼、勇敢,目光直向前方;至于小妹诗蔻蒂呢,通常是密密地躲在面纱后,不示人以真相,脸向着的方向和乌尔德相反,手里拿一本书或一卷纸,都是不打开,以表示未来是神秘不可知的。

赫尔莫德(Hermod)



赫尔莫德(Hermod)是奥丁的儿子,善飞行,因此成为奥丁的特别侍从,专事跑腿的工作。他又是诸神的使者,有什么送信的事,都是他的责任。奥丁的无敌之矛冈格尼尔常由赫尔莫德荷着,他也是除奥丁之外唯一能骑那八足天马史莱普尼尔的神,平时这马除了奥丁之外是谁都驾驭不了的。奥丁曾赐盔甲给赫尔莫德,遇到打仗的时候,他就穿戴起来;据说他虽是文职的“行官”,可是也喜欢战争,常常和瓦尔基莉们到战场上拣选战死的勇士带到瓦尔哈拉宫中。平时他出门送信时则带一杖,名为加姆班泰因(Gambantein),作为他的职务的标记。赫尔莫德的故事多和各神有关,已散见于前;而他自己独有的故事则为奉奥丁之命到芬兰去寻找预言者罗斯希奥夫(Rossthiof)询问未来之事。在这个故事里则说是罗斯希奥夫预言光明神巴尔德将被谋杀,而且预言奥丁须得娶琳达为妻,方能再生一子报仇。

女武神



女武神瓦尔基莉,奥丁有一队侍女,名为瓦尔基莉(Valkyrie,女武神)。这些少女或是奥丁自己的女儿,如有名的布伦希尔德(Brynhild,or 伯伦希尔);或是人间国王的女儿,或为敬奉诸神的贞洁少女。瓦尔基莉们和她们的马,或谓均为云的人格化,她们闪光的长矛则象征闪电。古代的北欧人相信这些女武神是奉了奥丁的命令,到世间战场上挑选勇敢的战死者,带到瓦尔哈拉宫殿中享乐,以备将来“诸神之黄昏”降临时,和诸神一起参加那最后的决战。这些瓦尔基莉都是美丽的少女,有着漂亮的白臂酥胸和飘扬的金黄长发。她们戴着金盔或银盔,穿血红色的紧身战袍,拿着发光的矛和盾,骑小巧精悍的白马。这些白马驰骤于空中,奔过那道长长的虹桥,不仅背负着它们那美丽的主人,而且也要背负战死的勇士。在战场上,垂死的勇士们接受了瓦尔基莉们最后的死亡之吻,就这样被带到瓦尔哈拉去了。因为瓦尔基莉们被视为云,所以马的鬃毛间又被设想成能够落下霜和露,因此这些马也受到人们尊敬。在北欧人看来,瓦尔基莉们和她们的马都是有惠于人类的。而北极光有时亦被认为是瓦尔基莉们驱马在夜空中奔驰时铠甲闪耀的光芒。瓦尔基莉们不单在陆地的战场上挑选勇敢的战死者,她们也到海上,从沉没的大龙船里挑选将死的勇敢的维京人。在瓦尔哈拉宫殿中,这些维京人享有和陆地上的勇士同样的待遇。据说维京人如果看见瓦尔基莉站在龙船的桅顶,便知道他升天之时已到,于是这些不怕死的维京人就会狂欢着,等待瓦尔基莉的死亡之吻。平时在天上的瓦尔哈拉宫殿里,瓦尔基莉们的职务是侍侯那些在瓦尔哈拉宫殿享福的战死的勇士们。每次传餐,她们就脱下血污的战袍,换上雪白的长衣,露出美丽的臂膀,拿出天上的酒肉来请这些恩赫里亚们尽量啖饮。这样的生活,正如前面所说,正是每一个勇敢的北欧武士醉心向往的。瓦尔基莉们也常到世间游玩。那时,她们披上鹅毛的羽衣,化为天鹅;遇见清澈的溪流时,她们常常会脱下羽衣,到水中洗澡。那时,若被人看见,藏起她的鹅毛羽衣,便可以留她住在地上。若要强迫她为妻,也可以办到。据传说,有三位瓦尔基莉,奥尔露恩(Olrun)、赫尔薇尔(Hervor)和荷拉斯古丝(Hlathguth)就曾这样被拉普兰国王的三个儿子留住作妻子,经过了九年,她们方才飞回天上。但最有名的瓦尔基莉和人类恋爱的事情自然当属布伦希尔德的故事。

死神赫尔(Hel,或Hell,就是英语“地狱”的词源)



死神赫尔(Hel,或Hell,就是英语“地狱”的词源)是洛基的女儿,生于寒冷北方的尤腾海姆;是奥丁将她打入了尼弗尔海姆,使其管领幽冥世界。她是死神,又是冥土之君。赫尔的国度,即所谓冥国,北欧人以为是在地下,须在极北的寒冷黑暗之地走上九天九夜的崎岖道路,方能到达。冥国的大门离人间极远,有名的速行之神赫尔莫德骑了奥丁的八足天马史莱普尼尔,尚且跑了九个日夜才到达吉欧尔(Gjoll)河。这条河是尼弗尔海姆的边界,河上有镀金的水晶桥,用一根头发吊住。守桥的是狰狞的枯骨莫德古德(Modgud,战狂 or 厌战者),凡要过桥者,须先让他吸血,作为通行税。死后的鬼魂大多是骑马或坐车通过此桥,这些马和车是火葬时随同一起烧了的。北欧人通常在死者脚上穿一双特别坚固的靴子,因为到冥国的九天九夜的崎岖道路须得有一双好靴子才能对付。这靴子特名为“赫尔靴”。经过吉欧尔河,乃有一铁树之林,林中只有钢铁的树叶,地上不毛。过了铁树之林,则至“赫尔之门”,有可怕的血斑巨犬加尔姆(Garm)守着,它蜷卧在名为格尼帕(Gnipa)的洞窟之中。这可怕的妖魔只有用叫做“赫尔饼”的食物才能买通它。在“赫尔之门”里,是刺骨的寒冷与深远的黑暗;其中有如嘶嘶沸腾的大锅的声音,那是赫瓦格密尔泉奔涌之声。除此之外,又有冥间九河,其中名叫斯利德(Slid)的一条,河水中流淌着锋利的尖刀。再往前走,就是赫尔的宫殿埃琉德尼尔(Eliudnir,悲惨)。赫尔爱吃的东西是“饿”,她的餐刀是“饕餮”。她的男仆名为“迟缓”(Ganglati),女仆名为“怠惰”(Ganglot)他们走动得极其缓慢,以至于没人能看出他们在朝哪个方向移动,卧室名为“毁灭”,床名为“忧愁”,窗帘名为“火灾”。赫尔有许多房间收容每天从阳间来的客人;她不但接收一切杀人犯和冤死鬼,也收容那些不幸没有流血就的鬼魂。凡是老死和病死的鬼魂也都到赫尔那里;此所谓“病死”又名“草柴死”,特指那些平凡地死在床上的人而言。赫尔的样貌十分可怕。她继承了父母左右各半的形态,身体的半边是承自洛基(神性)的、美丽可爱而又充满活力的女性形象,而另半边则是承自巨人的、丑陋畸形腐烂衰朽的躯体。或又谓她的肤色是一半洁白如雪,另一半漆黑如夜。虽然赫尔对待那些生前不曾作恶的鬼魂还算和善,可她的国度终究是无趣的地方,古代的北欧人都不愿意去。他们都不愿“草柴死”,男人们都愿死在矛下,或死在海中,因为这样死的死者有被瓦尔基莉挑选到天上享福的可能。女人们也都愿意为丈夫殉葬,一同被火化,因为传说中在天上芙蕾雅也有一座大宫专门招待这些爱人。至于那些生前作恶多端或生活丑恶的鬼魂,则被贬入死尸之壑纳斯特隆德(Nastrond),受冰泉的浸泡和毒蛇的咬啮。在那里受了许多痛苦之后,又被投入赫瓦格密尔泉,于是毒龙尼德霍格就暂时不咬生命树的树根而来啃他们的骨头。赫尔也常常到人间世界来。她骑着三足的白马,当发生瘟疫的时候,如果一村中死了一半人,人们就说赫尔是用了耙,如果死了全村,则说她是用了扫帚。北欧人又以为死者的鬼魂会常到人间来看他的亲人,而死者的亲人的悲欢也常会影响到死者的灵魂。有名的民歌《艾吉尔与艾丽丝》中说已死的丈夫要他的妻子常常微笑,因为哭泣使他的棺中充满了血滴,而欢笑则使棺中产生了玫瑰花。
发表于 2010-6-5 22: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图解周易大全 易经入门精通指导必读
辛苦了 沙发
发表于 2010-7-12 23: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好多好复杂
发表于 2010-8-29 10: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到图
发表于 2010-8-31 17: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LZ图挂了 补图啊
发表于 2010-9-3 20: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图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19-8-21 16:15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