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49|回复: 1

[恐怖] 蜘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 12: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转运镇宅家居风水摆件
       残蛛,蜘蛛的一种,体型较小,只有成人大指甲盖一般大。喜欢生活在阴暗,潮湿的草坪下。性情平时温顺乖巧,饥饿时却会变的异常残暴。主动攻击性不强,主要捕食其他弱小生物,疯狂饥饿后会主动攻击附近所有可见生物。一般情况下捕食方式为等待猎物上门,主动攻击方式为会喷射出强腐蚀性的剧毒液体。单体繁殖,数量越多,繁殖能力越强......   
          乡下一处普通的村庄里,年幼的哥哥明哲带着年幼妹妹雪儿欢快的在草丛里玩耍。对于农村的孩子而言,任何地方都是他们玩耍的乐园,而草丛,则是乐园中的天堂。
     欢笑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当妹妹被枯树绊倒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哥哥伸出的手掌,而是一只毛茸茸,有着8条腿,并用8只黑漆漆眼睛注视着自己的蜘蛛。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一人一蛛就这样默默的注视着对方。等哥哥明哲准备跑去扶起妹妹时,却听到了妹妹恐惧的呼喊声与闪电般起身奔跑的画面。
     “雪儿,你怎么了?看到什么了?”看着妹妹狂奔的背影,明哲有些疑惑的喊道。
      “蜘.........蜘蛛.....”
         “蜘蛛?”妹妹的话令明哲精神一振,快步跑到妹妹刚才趴倒的地面后,瞪大眼睛四处寻找了起来。一阵徒劳的寻找后,丝毫没有妹妹口中的蜘蛛。有些气馁的明哲刚准备起身,却发现前方不远处,一片翠绿色的大叶子轻微的摆动了起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明哲伸手揭开了叶子后,一只毛茸茸八只腿的蜘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当明哲伸出手指试图触碰对方时,蜘蛛竟然如何害羞的小姑娘一般,缓缓的挪动八只细腿缓缓的后腿着。
      “哈哈,真是有趣。”明哲开心的说着,继续伸手轻轻的抚摸了正在退后的蜘蛛背部时,原本后退的蜘蛛竟然停止了后退。当明哲再次伸出手指触碰时,蜘蛛竟然如同小狗一般,温顺的顺着明哲的手指,轻轻缓慢的爬到了明哲的手背上。
     轻轻的站起身后,明哲如同抚摸小猫一般温柔的抚摸着蜘蛛毛茸茸的后背,而蜘蛛则如同享受一般,任由明哲轻抚,一动不动的享受着明哲的抚摸。
      “从今以后,你就做我的宠物好了。”明哲自言自语的说完后,微微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我以后就叫你小柔吧。”
          当明哲带着自己的新“宠物” 回到家里时,母亲和妹妹表现出了极大的恐慌。母女俩紧紧的抱成一团,惊恐不安的看着温顺般爬在明哲手背上的蜘蛛,情不自禁的打着寒颤。
    “妈妈,妹妹。这是我新养的宠物。它不咬人的,而且很乖巧。不信你们看。”明哲说着,伸出手臂,试图让母亲和妹妹看清时,两人则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惊恐呼喊着夺路而逃。
    “不至于这样的反应吧!”明哲不禁感叹到。
     等两人于明哲及他的“宠物”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后,母亲拿起了身边可以拿起的物品作为武器,而妹妹则躲在了妈妈的身后。待急促的呼吸稍微平静了一些后,母亲毫不留情的说道:“明哲,我们家禁止你养那样东西。毛茸茸,八条腿,太可怕了。”
    “妈妈。我只是想养一只宠物而已,它真的很乖巧。”明哲嘟着嘴巴解释道。
    “不行,绝对不行。养个野猫野狗什么的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但如果你要养那种恐怖的宠物,那是绝对,100%不行。”母亲毫不让步,丝毫不允许明哲有如此的想法。
    “你们这是怎么了?家庭矛盾升级版?”一个浑厚的男声响了起来。
     听到了声音后,母女俩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飞一般不顾一切的向着声音的来源奔去。等确定安全后,还未等母女俩说明情况,明哲抢先开口说道:“爸爸,妈妈和妹妹不允许我养蜘蛛。”
    “蜘蛛”父亲轻轻的念叨后看了看自己身后浑身颤抖的妻女后叹口气:“你不知道你妈妈和妹妹最害怕那些蟑螂,蜘蛛,老鼠什么的吗?”
     “可是我….”明哲轻轻开口刚准备解释,看着脸色有些不悦的父亲后,眼睛一转急忙改口道:“我会把它养在玻璃瓶内。这样它就不会出来了。”
     看着儿子打了保票,父亲也不好意思拒绝。再次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妻女后,对着明哲默默的点了点头。得到了父亲的许可,明哲欢快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跑去。看着明哲欢快的样子,母亲不禁抱怨起来父亲:“你怎么这样。居然还同样他养那个?”“男孩子嘛,必须有点兴趣。”父亲乐呵呵的解释道。
     房间内,明哲将自己的宠物轻轻放在桌子上后,翻箱倒柜般的寻找着合适的玻璃瓶。一阵寻找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瓶子。将瓶子放倒将瓶口对准蜘蛛后,在明哲轻轻的推动下,蜘蛛有些不情愿的缓慢爬进了玻璃瓶内。当看到蜘蛛爬进瓶底后,明哲小心翼翼的扶起瓶子后,盖上了瓶盖。
    “明哲,下来吃饭。”母亲在楼下喊道。
    “知道了,来了。”明哲回应了一声后,对着玻璃瓶内的小宠物笑了笑:“等我吃完饭,就帮你捉顿好吃的。”
     下楼后,明哲匆忙的吃完了饭菜,速度快的让人张口结舌。紧接着,在其他人的目光中,明哲风一般的冲出了家门。
    “这孩子怎么了?”母亲疑惑的问道。
    “哥哥肯定是想喂食他的小宠物。”雪儿有些气愤略带酸意的说道。
    草丛内,明哲仔细的寻找着任何身体细小的生物,丝毫不在意草丛内潮湿的空气。很快,一些青虫,蟋蟀,蚂蚱等被明哲轻易的找到。手里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战利品后,明哲风一般跑回了家,冲进了自己的卧室内。
    将手中的战利品毫无保留的全部投入到玻璃瓶内后,趴着桌上仔细的观看了起来。
    不大的玻璃瓶内,明哲捕捉的那些战利品刚见到蜘蛛小柔后,疯狂般的向四周四散而去,用尽所能,试图爬出这个恐怖的空间。但很可惜,玻璃瓶四周很光滑,这种“逃跑者”试探了好几次后,都无语累的筋疲力尽,滑到了瓶子中央的小柔身边。一只身体肥厚的青虫爬试了几次后,总于体力不支,滚落到了小柔的面前。看到逃跑者送上门,小柔以闪电般的速度,一把抓住了对方后,张开嘴巴,露出嘴里的尖牙后,准确的咬住了青虫的身体。青虫一阵抽筋般的挣扎后,很快失去了反抗,如同死去一般,一动也不动。而小柔这时才不慌不忙的趴着战利品的面前,吮吸了起来。
     看着瓶子内的一切,明哲不禁暗暗的想着,如果自己真有那样一天,落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自己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青虫”。想象归想象,明哲暂时放下了想象,离开房间,下楼找妹妹玩去了。
    夜晚,当明哲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时候,瓶子内的小柔则如同抽筋一般翻来覆去。紧接着,如同有丝分裂一般,一个黑色的小包在小柔的体下缓缓隆起后,八只乌黑发亮的眼睛缓缓露出后,伴随着粘黏的液体,一个和小柔一模一样的蜘蛛缓缓挣扎着从小柔的体下爬出。等八只腿与全部身体全部脱离小柔的身体并单独出来后,小柔则向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静静的趴着原地。
    第二天,当阳光照射进房间内后,明哲打着哈欠坐了起来。穿好衣服后,来到桌边准备与小柔打招呼时,却惊讶的发现,瓶子内居然有两个小柔。
    “这是怎么回事?瓶子内怎么会有两个小柔?”明哲疑惑的自言自语道,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没有睡醒。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后,确认看到的是真实情况后,明哲一把抓起玻璃瓶,献宝一般的跑下楼炫耀了起来。
     当家人们看到瓶内居然有两只一模一样的蜘蛛后,惊讶的目瞪口呆了起来。看着家人的反应,明哲则如同获胜的将军一般,将手中的玻璃瓶轻轻放在餐桌上后,转身跑出了家门。等明哲再次回到家时,怀中抱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找到的被人遗弃的玻璃缸。将玻璃瓶放入玻璃缸内拿上楼后,明哲急忙将玻璃瓶内的两只宠物轻轻的倒入了玻璃缸内后,不顾劳累的再次出门去寻找美味可口的食物去了。
     一周后,玻璃缸底已经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看着这些胃口越来越大的宠物们,明哲思索着给自己找个帮手。想到妹妹不能帮助自己后,明哲想到了邻居赵强。一番游说后,赵强答应了明哲的邀请,答应一起帮他喂养他的宠物蜘蛛。
     两个人寻找比一个人寻找速度与数量上有了很大的提升。看着玻璃缸内的蜘蛛们欢快的品尝着“美味佳肴”,两人不禁露出了笑意。
     几天后,一个消息如同当头一棒一般,使明哲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儿子,明天爸爸与妈妈要去干活了,你和你妹妹也必须帮忙。我们估计要忙上好几天才能回来。今天准备一下,明天就要走了。”当父亲告诉明哲计划后,明哲第一个思索的是自己的宠物怎么办。
     这段时间内,小柔它们繁殖的很快,已经是半个玻璃缸内都是蜘蛛了。而青虫,蚂蚱什么的小昆虫已经不能够满足它们的胃口了。明哲和赵强已经开始寻找老鼠之类体型比较大一些的动物来喂养宠物。
     当赵强知道明哲一家要出门干活好几天,自己需要一个人照顾那些蜘蛛后,赵强是一脸的不悦,一再坚持不帮明哲。为了使赵强能够帮助自己,明哲死磨硬泡,最终以做赵强小弟为条件,让赵强照顾自己的宠物们。
     自从明哲一家离开后,赵强每天准时捕捉一些小动物来喂养明哲的宠物。但力有余而心不足,能够捕捉到的食物越来越少,家里的老鼠也被自己捕捉的不见了踪影。看着玻璃缸内这些黑兮兮,毛茸茸不断怕动的蜘蛛们,赵强愤怒的盖上了盖子后,不再照顾这些昆虫。
     又过了几天,当赵强发现明哲一家后天就会回来之时,再次来到了明哲的家里。拎着自己好不容易捉到的田鼠打开盖子后,刚准备扔进玻璃缸内后,去看到原本不听爬动的蜘蛛全部如同死了一般,一动也不动。赵强有些好奇的盯着玻璃缸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后,低下头准备看仔细时,原本一动不动的蜘蛛如同有预谋一般,齐刷刷抬起了自己的腹部,一股淡绿色的液体,如同水枪喷射出的水柱一半,准确无误的喷射到了赵强的脸颊上。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使赵强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脸颊。玻璃缸内的蜘蛛则没有停止任何的攻击,继续喷射着淡绿色的液体。所有的液体如同具有腐蚀性一半,滴落在赵强的衣服上后,依然不断腐蚀,顺着皮肤开始了腐蚀…..
      “啊……好痛……疼死了…….”赵强语无伦次的呼喊着,身体如同火烧般的疼痛,双腿如同被上万只蚂蚁啃咬一般的疼痛。剧烈的疼痛使赵强感觉自己的双腿渐渐失去了知觉,试图站立起来时,手臂却无意间将桌子上的玻璃缸撞到在地。
     随着清脆的破裂声,无数的蜘蛛如同黑色的洪水一般,爬向了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的赵强身上。
    “不…..不要…….救…….救命……..”赵强呼喊着,但换来的却是无数的蜘蛛,顺着他呼喊张开的嘴巴,缓缓爬进了他的喉咙里……  
       很快,赵强的身影不见了,只有无数蜘蛛组成的人形在轻微的抖动着。
    当大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后,所有的蜘蛛如同退潮的潮水一般,四散而去。而原本躺在赵强的地方,别说带着肉丝的骨头,就是滴下的血液,也没有落下一滴。赵强本人则如同从来不存在一般,消失在了这个世界里。
    “强子,强子,你在吗?”门口传来了赵强母亲的声音。
     一阵呼喊后,丝毫没有听到回答。赵强的母亲疑惑的走到楼上后,打开明哲的房间门,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片。
    “这孩子,去哪里了?明哲也真是的,去干活也不用这么着急吧,东西碎了都不知道。”赵强母亲念叨着,走过去蹲下身体轻轻的捡拾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却没有发觉到自己的身后,一群黑色的蜘蛛正缓缓的向着自己的后背爬去。
     等察觉到后背有种痒痒的感觉,赵强母亲刚起身后,惊恐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身上竟然爬满了无数的蜘蛛。
     惊恐,呼喊,跳跃….赵强母亲用尽自己能够想到的办法,试图赶走这些恐怖的生物,却发现无济于事。当剧烈的疼痛传入大脑的时候,赵强母亲这才意识到自己准备逃离这里。伸出手臂准备打开不知何时关闭的房间门后,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臂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而自己的手掌,则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一点点的腐烂,消失…..
        所有的意识缓缓的消失,当身体没有支撑而重重倒地时,无数的蜘蛛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快速的爬满了赵强母亲的身体。微微抬起头准备发出之后的求救声时,却看到一只蜘蛛如同顽皮的孩子一般,爬到了自己的面前,轻微的扭动了几下后,将身体转过,腹部对照了自己后,一股淡绿色的液体准确无误的射进了自己的眼中…….
         ……………..
       “回来的感觉真好。”这是明哲回家后的第一句感叹。
    “我必须去看看我的小家伙们。”明哲说着,头也不回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这孩子。”看着精力旺盛的明哲,母亲真怀疑刚才回家路上无精打采的明哲是不是装的。
     打开自己的房间门后,明哲看到了满地的玻璃碎片。而自己的宠物们,则一个也没有见到。
    “怎么回事?这些碎片是玻璃缸的?”明哲自言自语的念叨着,打开门跑了下去。床下,无数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明哲刚才的一举一动。
     “赵强,赵强。你在吗?”明哲急切的敲着赵强家的大门,却没有听到任何开门的声音。轻轻推开大门后,却丝毫没有看到赵强的身影。而赵强的母亲,也没有出门迎接的迹象。
    “奇怪,赵强人呢?他母亲怎么也不在?难道也去干活去了?”明哲疑惑的走了出来,顺手拉住了赵强家的大门。
    夕阳缓缓的西下,明哲一家坐在饭桌前品尝着美味的饭菜。而明哲则神游天际般的吞食着饭菜,味如嚼蜡。
   “赵强那家伙,该不会是把我的宠物送人或扔了吧。”明哲做出了无数的猜想,但没有证据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猜想。
     饭后,母亲收拾好了厨房后,劳累了几天的一家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内上床睡觉去了。而有心思的明哲虽然不愿意猜想,但还是乖巧的爬上了自己的床,幻想着等明天一觉醒来,所有的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夜色是那样的宁静,所有人均匀的发出了平衡的呼吸声。
     一排黑色的身影,如同潮水一般,缓缓的爬上了明哲父母的床后,轻轻的爬满了整个被子。一个接一个黑影如同训练有素的士兵一般,整齐的将自己的腹部对准了微微张口呼吸的明哲父母后,射出了黑色的液体…..
       “啊…….恩……”剧烈的疼痛使两人站立了起来。黑暗中,两人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丝毫看不清周围的情况。嘴里的舌头钻心般的疼痛,身体上也能感觉到有无数痒痒的感觉。奋力打开灯后,眼前竟然的无数的蜘蛛。两人嘶哑的尖叫着,去发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吸干了力气一般,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数的蜘蛛爬上了自己的身体.....
    “啊.........”门口一声尖叫后,雪儿惊恐不已的捂着自己的小嘴。
    睡觉本身就很轻的她是第一个听到父母的呼喊的,问询赶来的她看到的,是被蜘蛛吮吸的只剩下残肉包围白骨的父母。
   “逃........逃........”爱护子女的本能,使母亲用尽力气从疼痛的喉咙眼里喊出了内心的话语。
    看着一只眼睛趴着蜘蛛,另一只眼睛剩下空洞的骸骨后,雪儿疯狂般的尖叫着,并不断跳跃躲避试图赶走趴在自己身上的蜘蛛。
    二楼上,明哲被突如其来的喊声惊醒,来不及穿衣服的明哲急忙穿上裤子,赤膊上身跑出去后,看到的是浑身爬满蜘蛛的雪儿。看到妹妹惊恐不安的样子,明哲急忙跑去时,却踩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上。心神一走,身体由于惯性的原因,顺着楼梯滚落了下来。
    伸手擦去额头不断流出的鲜血后,明哲刚准备起身时,却感觉双腿火烧般的疼痛。急忙回头看去时,无数的“小柔”竟然顺着自己的裤腿缓缓的向着自己爬来。
    “这是怎么回事?” 明哲囔囔自语的问着自己,伸手去挥舞时,却引来了更多的“小柔”爬上自己的手臂。
     雪儿呼喊的声音渐渐停止,当明哲费力看去时,原本爬在雪儿身上的蜘蛛缓缓趴下,只剩下一具骇人的颌骨.....
    “不......”明哲悲愤的呼喊着,泪水如同开闸般的海水般不断流淌了下来。
     一个微小熟悉的身影缓缓爬到了明哲的面前。看着这曾经熟悉的身影,明哲轻轻的说道:“小柔....”
     微微的张开嘴巴,两只巨大的毒牙缓缓露了出来。看着这熟悉的一幕,明哲不禁回忆起初次喂食的情况.......
     “原来我......和青虫的命运......一样........”

点评

视频t.cn/RxBC0c2 海外直播t.cn/RJAQWde 正常国y家的新闻特点是:“因为没发生,所以不报导。”中国的新闻特点是:“因为不报导,所以没发生。” 看看真实的  发表于 2017-3-9 17:3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17-3-23 12:19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