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73|回复: 5

[恐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1 18: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解周易大全 易经入门精通指导必读
       我的家乡,是个偏僻的农村。对于农村,很多人的印象都是宁静,孤僻与神秘。每个农村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我的家乡,在村子的后面,则有一口干枯了百年的老井...
        好奇,是孩子的天性。每位孩子,无论男孩女孩,都有好奇的天性。对于大人不要求去做的事情,都会有好奇的心理,而我,也不例外。
       村子后面的那口井,对于村人而言,好像是禁忌一般,没有人愿意说出井的秘密。那口井里到底有什么?为何村民包括我的父母,都对此闭口不言?虽然家人叮嘱过我不许接近那口枯井,但作为孩子,我却是想尽千方百计的想接近了解那口枯井。  
       在古希腊神话中,潘多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打开了禁忌的魔盒,将“不幸”释放了出来。 而在现实,我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想去了解那口枯井的秘密,想去了解人们避而不谈的秘密。
       农村的生活单纯而枯燥,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好奇一天天的加重。虽然我不断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听从母亲的话,不去被那口枯井所诱惑,但在现实面前,我显得苍白而无力。我对枯井的好奇如同继续喷发的火山一般,等待着爆发的一天。
      “妈妈,求求你。只是一眼,一小眼,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小眼也好。我也想看看那口枯井......”同样的话语,不知被我重复了多少次。母亲对我的恳求,也从愤怒转变为了惊讶,最后变为了不可思议。
      “雪儿啊,告诉妈妈。你为何这么想去看看那口枯井?”
      “我只是很好奇,我只是想知道那口枯井里面到底有什么。想知道你们为何不让我接近,甚至去想那口枯井。”
      “好奇会害死猫。妈妈不是经常性给你说这句话吗?不让你去接近那口枯井是为了保护你。如果你真想知道原因的话,妈妈就告诉你吧。那口枯井之所以不让你接近,是因为那口枯井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妈妈怕你接近那口枯井后,会变的和赵傻子一样.........”
       看着妈妈悲伤而严肃的表情,我努力地点了点头后,并告诉母亲不会在去好奇那口枯井的事情。直到表哥明哲来了之后,所有的承诺变成了一句谎言。
       “HELLO!小雪子,想念表哥我了吗?”表哥看到我之后,大大咧咧用他一贯的话语与我打着招呼。
       “拜托,表哥。我不是小孩子了。对我的称呼是否可以取消最前面那个“小”字?” 我一脸黑线反着白眼的说道。
       “OK!OK!小表妹叮嘱我的事情,我一定改正。”表哥开心的说着,顺便摸了摸我的头发。
       “哼。对了,表哥。我们村里有一口枯井.....”
       “你想去看看是吗?”
       “你怎么知道的?”
       “傻瓜,就你那点小心思,我看一眼都会明白的。”
        我无奈的耸耸肩,将母亲告诫我的话语告诉给了表哥后,表哥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后说道:“也就是说,关于那口枯井的事情,村里的傻姑是唯一的知情者,而我们只要偷偷的去找傻姑,或许会知道些什么。”“可是.....”“别怕,有表哥在,你还怕啥。”“那好吧.....”
       “饿死我........哈哈哈........撑死我......哈哈哈........”赵傻子强坐在自家的门口,自言自语的欢唱着。
       “赵强,赵强,我是雪儿。”我试探的说出他的原名问道问道。
       “雪儿.....雪儿.....雪儿......”傻姑歪着脑袋看着我,囔囔自语的念叨着。
       “唉,看来真傻了。”表哥感叹的说道。
        就在我准备离开时,赵强突然指着我的身后,惊恐的喊道:“死........死.......鬼........”
        不用回头看,我也知道赵强说的是谁。愤怒的转过身,我一脸黑线的问道:“表哥。赵强说你是死鬼。你是不是背着我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不...不....我冤枉啊....我冤枉啊....”看着表哥因为着急辩解而脸红的样子,我只好作罢。
      “现在怎么办?你想去看看吗?” 表哥盯着我问道。
       我用力地点点头,深深的回头看了一眼惊恐不安的赵强。
       一阵急速的行路后,我和表哥来到了那口神秘的枯井。看着被周围杂草覆盖的枯井,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OK。OK。这就是传说中的枯井?也没什么嘛。”表哥百般无聊的看了看不远处的枯井,无聊的说道。确实,和普通的枯井没有丝毫的怪异之处,为何村民会避而远之?怎样想也想不明白的我,小心翼翼的避开井边的杂草,趴在井口看向了黑漆漆的井底。
       一阵寒冷的感觉迎面扑来,我本能反应般的挪开看自己的脸颊后,一阵若隐若现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妈妈.....妈妈......是妈妈来了........是妈妈来看我们了.......妈妈.......妈妈........”
        我疑惑的看了看四周,除了万般无聊正在拨弄杂草的表哥外,再也看到不到丝毫的人影。
       “表哥,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我不解的问道。
       “声音?我没有听到。你怎么了?”表哥奇怪的问道。
       “没事,我们走吧。”我说着,转身向着家的方向走去。表哥耸耸肩看看我,也跟在了我的身后。
       “妈妈.....走了......”
        深夜,屋外的风刮的如同猛兽一般,呼啸而过。雨点伴随着风的吼叫,如同冰雹般滴落在我家的窗户上。看着漆黑的窗外,我反转难眠了起来。
       “妈妈.....妈妈......好冷.......好冷........抱抱.....我们......”若隐若现的声音如同鬼魅一般,幽幽的传入了我的耳中。
       “是谁?是谁?表哥,是你吗?”我坐起身子状着胆子大声的喊道。
        没有人回答,只有雨点敲打窗户的声音。
      “我到底是怎么了?生病了吧”我自嘲的问着自己,刚准备躺下时,双眼看到了被子上有一个浑身苍白的东西。
      “这是什么?”我疑惑的问着自己:“我记得我睡觉时被子上什么也没有啊?”疑惑归疑惑,我伸出小手,试图接触时,却发现对方如同虫子般一阵蠕动后,一张稚嫩的小脸蛋映入了我的眼帘:“苍白的笑脸上带着婴儿般的笑容,漆黑的眼眶内看不到眼珠的存在。微微张开的小嘴内,一排排闪着尖牙不时的泛着骇人的白光......”
       "啊........“我惊恐的嘶声尖叫着,一把拉开了被子跑下来床后,却发现,不知何时,地上已经爬满了无双类似的婴儿....
       “妈妈........表哥.......救命啊.......”
       伴随着我的呼喊声,我猛然坐了起来。惊恐的看了看床上与四周后,丝毫没有婴儿的踪影。我不禁擦了擦冷汗后,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有种湿湿的感觉。
       “太好了,原来是场噩梦。”我暗暗安慰着自己,刚准备下床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母亲焦急的脸庞不伴随着开门的声音映入了我的眼帘。
       “雪儿,发生什么事情了?”母亲亲切的问道。
       “妈妈。我做噩梦了。”我诉说着刚才的恐惧,衣衫不整的跳下床扑进母亲的怀抱后,却感觉有人轻轻的推着我的肚子。我疑惑的松开了对母亲的拥抱,看到了母亲的怀里,不知何时抱着那名怪异的婴儿。婴儿一边摸了摸自己的小胸口,一边用漆黑空洞的眼睛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妈妈。你刚才差点压扁我了。”
       “不要.......赶紧拿开....”我惊恐的退后着,却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个坚硬但柔弱的物体上。回过头后,表哥微笑的看着我,不紧不慢的说道:“小雪儿,来抱抱小宝宝吧。他们很乖巧的。”说着,表哥高高举起怀里的婴儿,缓缓的向我怀里塞去。而母亲,也一边向我缓缓走来,一边伸手将怀里的婴儿提向了我:“雪儿。看看你的弟弟妹妹们多么爱你啊.....”
        “啊......不要.........救命........不要.........”
        “雪儿,怎么了?雪儿?”
        一阵剧烈的摇晃使我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母亲焦急的神情与表哥担忧的表情。
        “妈妈.....刚才吓死我了。”我哭诉着,一把抱住了母亲后,又触电般的松开了母亲。双眼死死的盯着母亲的怀抱与表哥的怀抱后,确认没有任何的婴儿后,抱着母亲嗷嗷大哭了起来。
        窗外,一个个苍白的小手如同告别般轻轻的拍打着窗户,留下了一个个浅淡的手痕.......
        第二天,思索着昨晚似梦非梦的事情,我决定表哥而不是告诉母亲。听完了我的经历,表哥再次沉思了起来,眉头缓缓的皱在了一起:“小雪儿。你说自从你看了那口井后,先是听到奇怪的声音,接着是晚上连续做噩梦。看来问题在那口井里。今天我想再去确定一次。去看看井底到底有什么。不过,我会准备一些绳索与矿灯在去.....”
      “我也去...”自己的嘴巴仿佛不属于自己,未经思考直接说出了我我最不想说出的话语。
       听到了我的话语后,表哥重重的拍了拍我细嫩的肩膀:“嗯。好样的。你真勇敢。我佩服你。我去寻找东西,你耐心等待一会。”说完,表哥没有再留给我辩解的机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夕阳将至,表哥肩跨着准备好的绳索,手里拿着矿灯,一言不发的站立在我家门口。
      “表哥,你今天去哪里了?赶紧进去吃饭吧。”
      表哥轻轻地摇了摇头:“小雪儿,你真的......愿意去吗?”
     “表哥你怎么了?” 我有些奇怪的问道。
     “走吧。”
      表哥说完后,丝毫没有在意我是否跟随在他的身后,一个人默默的向着枯井的方向走去。
      一路无话。表哥的行为举止很是奇怪,一点也不像平时的样子。刚才询问的话语中透漏着悲哀的语气。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为何会有那样的反常表现?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表哥停住了脚步。当我回过神时,我和表哥已经站立在井边。
      “我先下去了。小雪儿。害怕的话......乘着还不晚,赶紧回家去吧!”
表哥的语气果然奇怪,他今天果然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但表哥不说,我也不好意思去询问。而且现在四周漆黑一片,除了表哥手中的矿灯照射出明亮的灯光外,我看都看不清周围,还怎么回去。
       将绳索固定在井边的大树上后,表哥缓缓的爬进了井里,并将矿灯放在了井沿边:“ME.......先下去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表哥一点点的消失在黑暗中,缓缓的被井吞噬。
      “咕咕........咕咕.......咕咕......”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惊恐不安的我不由双手缠绕抱紧了自己:“表哥。你听的到吗?赶紧出来吧。我好害怕。”
       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有寂静般的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表哥也没有任何存在的迹象。如果不是捆绑在树上的绳索,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一个人来到了这口枯井旁边。
      “表哥,表哥。”我趴在井边对着黑漆漆的井口大声的呼喊着,井中回荡着我的回音,但却听不得表哥一丁点的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我暗暗的询问着自己:“是该回家告诉母亲,还是也和表哥一样,拿着矿灯下去找他?” 不论前者还是后者,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精神与心理上的考验。
      “不怕不怕,表哥肯定是受伤了,所有没办法回答。”我安慰着自己,笨拙的学着表哥的样子,紧紧的握住绳索,一点一点的爬进了井里。
      “回去....快回去....”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的响起,但我已经顾不上什么了。
       一点点的下落,一点点的担忧。井中潮湿的空气使我感觉自己的衣服有种湿淋淋的感觉,虽然我也不太确定是因为空气潮湿还是太害怕的缘故。
       当鞋尖触有种坚硬的感觉后,我费力的转动矿灯看向了脚下,确定了已经到达井底。当双脚稳稳的站立在井底时,手中的绳索没由来的感觉一送,接着“嗖”的一声掉落在了我的脚边。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无助的我不禁哭泣了起来。眼前的情况让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嘻嘻嘻.........妈妈来了........太好了......”
      “好想念妈妈........好想念........”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那些奇怪的声音又一次在我耳边响起,我不由的扔下手中的矿灯捂住自己的耳朵拼命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表哥...救我.....救我.....”
       或许是因为我呼喊的原因,耳边的声音渐渐消失。当我睁开眼睛后,看到了矿灯照射的地方,一个熟悉的身影站立在不远处。
      “表哥.....”我开心的呼喊着,忘记了周围的黑暗,快速捡起地上的矿灯后,跑向了表哥的身边。
      当我跑到表哥的身边,举起矿灯看去后。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到的不是表哥调皮般的笑容,而是一具没有皮肉,骇人的骸骨......
     “啊.......”我惊恐的尖叫着,一屁股结结实实的坐在地上后,手脚并用的向后爬去,直到身体触碰到冰冷的井边后,才稍微缓过了神。
      “怎么会,怎么会。那是谁?那是表哥吗?那绝对不是表哥。表哥活的好好的,怎么会死掉?”我思索着,缓缓的举起手中的矿灯,由下向上照射过去后,熟悉的裤子,衣服映入了眼帘。
      “那是表哥的衣服。怎么会这样!”我惊恐的喊道。
      “那是因为,我早已经死了。”
        熟悉的声音传入到了耳中,我举起矿灯,疯狂般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小雪儿,没想到你最终还是会下来找我....”
        黑暗中,表哥无比悲哀的声音传入到了我的耳中。
       “表哥.....”
       “抱歉。其实在几年前,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认识了赵傻子。那时候赵傻子不是真正的傻子,而是正常人。经过与赵傻子几次接触后,赵傻子告诉我,村后有一口枯井,据说有不干净的东西存在。我不相信,于是约上傻姑一起去寻求答案。那时候,因为我和你一样好奇,我准备好绳索后,独自一个人钻进了井里,而傻姑在在井口等待着。我在井底看到了无数的婴儿残骸后,确定了是有人故意杀害了这些无辜的婴儿。我准备怕出去报警,爬到一半时,却发现无数的婴儿死死的拽着我的衣裤,拼命的将我向井底拉去。而那时,我呼喊的声音引起了傻姑的注意,当傻姑趴着井口去看时,看到了那恐怖的一幕。傻姑当时呼喊着吓跑了。我当时很绝望,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ME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井边。当我原本以为她会想办法救我时,她却用菜刀砍断了绳索,导致我掉落在了井底.......而那个人你也认识,她就是.......
      “她就是你的母亲。你是想这样告诉我的宝贝女儿吧。”
      不知何时母亲出现在了井口,不紧不慢的说道。
      “妈妈。难道是你?为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想知道原因吗?”母亲笑了笑后,表情变的狰狞了起来:“因为我恨。我恨村里的人,我恨全村的人,更恨上天。为何除了我之外,全村的人都是生男孩,而我则是生了女孩。因为生下了你,我们家被村人耻笑,而你的父亲也在愤怒中抛下我们离开了村子。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些男孩,那些男婴。所以我恨他们,我要他们死........”
       听到真相的我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平时对我温柔爱护的母亲竟然做过那样的事情。这一切的一切,简直让人不可置信,我宁愿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一场让我可以清醒的噩梦。
     “宝贝女儿,别怪妈妈哦。要怪,只能怪你好奇心太重,非得不听妈妈的劝告,要来这里。不过,你不会太寂寞的。因为会有很多很多你的小哥哥们陪伴着你,你会感觉到幸福的。”
       仿佛应证母亲的话语一般,黑暗中,一阵阵沙沙声响起后,一双双惨白细腻的小手缓缓的在矿灯的照射下,映入了我的眼帘。
       原来,那天晚上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的。
       “妈妈........妈妈......”
        “妈妈........妈妈.......”
       黑暗中,无数稚嫩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一个个惨白微弱的小身躯缓缓的爬上了我的身体.......
       “好奇,害死的不是猫,而是人.......”

点评

视频t.cn/RxmJTRa 海外直播t.cn/RxlBX7S “赵国”四大自残:百度治病,微信养生,专家荐股,微博时政。分别伤害身体,父母,财产和智力,总有一款适合你!呵呵,看看这个,珍惜生q命..  发表于 2017-3-9 17:28
发表于 2017-2-23 17: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招财转运镇宅家居风水摆件
这个版块好活跃的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7 11: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招财转运镇宅家居风水摆件
这。。。又是重男轻女的老思想导致的悲剧啊。结尾这样子的妈妈早晚会被厉鬼ko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7 12: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蓝吟幽曲 发表于 2017-2-23 17:32
这个版块好活跃的说

其他板块难道不活跃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7 12: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逆血 发表于 2017-2-27 11:19
这。。。又是重男轻女的老思想导致的悲剧啊。结尾这样子的妈妈早晚会被厉鬼ko的

呵呵、或许会那样也说不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17-3-23 12:15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