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1565|回复: 1

[听闻] 巫婆屋和与埃及帝王谷古墓群的骷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2 13: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转运镇宅家居风水摆件
242dd42a2834349b11cd1938c9ea15ce37d3be47.jpg , L2 ~6 }+ Y: v! o: W
很著名的一个事件
: V# D) M6 ^) {4 F) k发生在埃及帝王谷古墓群边的一个村庄里' d: B) a4 l) D0 m
" \# z. ~) [5 k, Q
一个类似巫婆的角色
) A4 c7 ~% N. w9 ^4 N) _, U一生膝下无子9 g9 E( T( s4 a+ _" s
名叫屋和(音译)在古埃及语中是过去、流逝之意(我翻译不好 + M4 [7 }# H6 h( \5 S6 K  D. I( N
多重意思)5 ?. ~' `- C8 j$ y- q
传说屋和在9岁时从10多米高的山崖掉下; x% a" f8 U# R" L* I! P$ v
毫发未伤 但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生长: x+ R8 O8 L4 O0 r6 Z* m
直到她死的时候还是130厘米 ' g/ [& V  ]  c5 S
不到50斤重; V0 A( D' A9 }( c
$ R$ v0 l- J5 E: S
屋和的母亲一直扮演的类似中国“评士(风水
& d# |! x* x3 A3 }命理师)”的角色$ q; x9 K; @  y
屋和继承母业后的不久
: J* P4 J5 Q* z6 ?& z5 E3 g  @+ O5 \其全家便相继而去
" e" ]4 c* c8 C6 b, f! T4 A% `当时屋和只有不到15岁
3 p7 b8 t/ ~  ~4 L头发却开始银白
5 Z  L9 p, G2 C) C5 w; t
0 e6 ~* K) {2 u8 x2 F- D! j  H当地信奉屋和的母亲
4 W& j% N9 w! h却不信屋和能给他们带来什么/ f7 N( {- F6 v$ {- {
相反他们觉得屋和怪异的外表是凶兆
" i5 B4 _8 g  h4 c, T会给当地带来灾难
5 H- e. \2 ?4 \0 H% ~2 g2 t7 E$ l好在当地民风纯朴
# }5 y$ Z, _) v8 K屋和也不至于饿死
/ j! s3 a% _& b# M6 f& a! j$ b9 H& Z4 @* t  K" f3 q  E
但后来发生的事却越发离奇开来……: k! n6 P" G8 Z: \

( G$ v$ G" U% E) k屋和不知从哪弄来了很多骷髅
" c" m) F4 o5 D4 _各个光滑无比8 [7 l8 w& Y2 I
并不狰狞( a: R" s" }) Y8 s. e5 y3 X) Q; T
每天夜里都会送12个出去
/ q( P1 P+ c5 T/ ~& K% T& J$ h5 r& V两个月后
! T' {8 [  ^- ?/ r0 I5 H当地所有的居民家里都摆放着一个光...滑的乌青色的骷髅
# `$ @. Q/ P  b5 O而屋和的骷髅每天却越来越多, @5 C' t5 U( F) X' O: D3 A+ p
& J/ c/ O4 r& x$ [! c; ^; I/ \0 s$ I# F
就在当年
2 B5 S/ O/ ~! H7 F  c' U  R+ _当地居民几乎家家的山~~羊都开始下双~胞甚至三~胞胎
4 j0 W$ l, d5 k* {' P6 X6 Z居民生活蒸~蒸.日~上
- G! C. G" S0 v! _6 t0 ]' `" Q1 J; h他们渐渐相信这一切都是屋和带给他们的骷髅所导
  B7 y' t$ S$ `* |# j& J6 C话说回埃及~帝wang谷~古墓群
. I, V' t* E$ o  t# t! R埃及和~中guo一样是保护性fa掘古墓的
: Q( O+ g6 R- k: D5 b: ?不用~挖的尽量不~挖
$ A1 j/ k8 Q5 y) w8 Q! [% E! ~) h! O( n
很快 0 P. r/ \% u6 f7 Y& F
屋~和~~~~~便消失在村落里- c+ W' W" t+ ?0 m
但在她所居住的家里却一点都没有变化* t# ]! x' S" N* m
考古专家jian
/ p5 _/ [7 L9 y: w/ i" W5 H8 t1 n定过屋和家里的剩余骷髅后断定它们和FU~~~墓群的同代!" b! m! G6 V6 m7 p' `
但是当地居民却对自己曾收到屋和馈赠的骷髅避而不语7 g& q& p, n+ g
他们相信正因为这些骷髅才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可喜的改变。1 J/ h* a0 ]* C& T3 L

9 T4 D- Y) O! Z. D1 V+ g$ C事实也是这样
: c( @/ Z+ f4 P: ?: Z$ O) k% z当地人确实得到了骷髅的庇佑9 b4 J6 {8 q9 L) Z
2000年后0 k% K. D- e1 J* H' C, Q7 ^
埃及便决定保护帝王谷古墓群
8 m7 ?, m5 Z8 c  c# M" @. s6 P当地所有的居民都得到了特别可观的拆迁补偿
9 z$ n' _, t: v5 M1 P而屋和却再也没有出现。
# t5 B) z- Z+ u0 ?7 p+ Y  k bf096b63f6246b60021cbdd2ebf81a4c510fa201.jpg 1 _/ f9 g! z: H; P6 t* ^: i
9f510fb30f2442a77fc58a18d143ad4bd0130247.jpg 3 a9 _+ p4 x# K5 u9 w
这张图
# H& W  }1 T9 _! g4 x- i% _& [% [教我想起mensa的起源 8 ?5 J$ g/ ^5 Y/ R# ~
那是发生在mensa成立前200多年的十七世纪
! d* O. w( }3 o& f4 \: p! s当时 该所谓前身没有名称 7 K: q/ m( Q0 X

5 J! Z" n$ u- E- U只是一群中老年人的邪恶游戏…… : g! u7 x, J8 Y+ K& f# ~
' }4 g% @9 B( \* e, C
(该故事过于残忍 可能引起不适 请选择性浏览) " o8 ^8 P& O5 }) R

: c1 E) i: r! Q/ Y4 s. Y; P; q英格兰 终年温暖的如诗歌一样的地方
$ R1 ~8 X) X5 H) O4 V0 c
3 J0 [0 j. {; {* r( S3 `# I芳草萋萋 花断山野   a! n- G1 ]# x+ h3 e/ O$ X
湿润的空气里总是流淌着清新的露水香
- B2 `' L  c4 r7 @1 {& ~% p# }# w4 g, a
茂密的橡树新翠轻柔的站在这个小院里
7 O5 [- o7 s" O7 H9 {% I$ i% ^0 _白色的栅栏 白色的桌椅 0 i& ?9 V  a; j0 ?) [2 Y( l
; G+ |/ v8 k" g7 L; Y
桌上的银色餐具倒影着一群和蔼可亲的男女的脸庞
( s  o- Z( D, ^' N! B
& _% D* A, r" o: C+ t' J* M他们笑而不语 未谈政治 未谈体育 3 z* ]2 J! G# k3 p3 r7 S
他们深究的
+ n% B* a1 n9 q/ q7 X只是那虚无缥缈的哲学理论和对未来疯狂的畅想 % I2 q5 q* u+ A6 o/ A
$ t! H. p0 z4 a2 B& i1 Y, W, ^
培根的思想在十七世纪的英国还是有着显着的影响 / }* I* Q% @8 c+ g& F
在那个缺乏大师的年代 # h9 Q9 w) _) W7 m0 k
6 A! r# Q! u9 i+ V
似乎每个动作和言谈都能激起千层浪
) t# ~$ f9 ]5 Z" G7 T1 ~+ |. _3 S; ]6 G! `& t4 F3 o
培根所主张的“探索、发展、科学进步”等
6 k. ^& ^6 O, ?. b0 F- k% N深深的影响着这个橡树下的小院里的人们
* S9 g9 E- z# O" x* Z5 C0 o6 c# L  b2 X; |  V
他们都已年过半百 有的已过耄耋之年 0 U7 }6 H3 L. P( k
可还是坚信自己将成为这个国家的先驱
/ U4 A# P8 {! L2 g$ C* @6 }: m. C0 W* e
% m( a6 \1 D) X于是 他们从四面八方走到一起
8 ]" E% J: ?! Y( x, W0 \1 E- L& K0 ]& ^7 n* @- c) {" J
试图改变和圈点这个燥热的世界
6 o. W8 R" l$ ]# ^6 d( R) [; H1 x# ?0 v! a

# s( n+ @6 Q2 X, o# x常来这个院子(下称白院子)的人大概50余人 / ~4 @# |& e, o; X' I% v
而每天聚集到一起的都不到10人 + R  o( O! ]) ^8 j1 G0 U+ s
6 L' S- q! H4 [4 |- l
每个人到来的日期都交错开来
5 M2 f/ j) D" z- F; c8 \$ ~/ J& ]& l. _1 c6 u; t$ V
以保证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发言时间和饱满的讨论度4 J" P- c! g  g& N! ?. p

5 K+ ^; l0 X! x5 W; @7 W而作为这个白院子的主人的
) q2 f8 z$ j. P; d' g! j) S是两个形态怪诞的老夫妻
" y& P. k1 }! V5 r, J; I  g8 r
- R' u7 b; E( u7 F杰里和丽莎(名字为叙述方便注 具体名字不详)
) x1 v* U5 S' x) j# A, q8 j杰里形容枯槁却一头黑发 在这群老人中显得十分显眼 : C  |& {8 u/ K( w* @" B) E
丽莎斑白 头发稀疏
) e4 f+ _8 _5 {阳光下可以直接看见她头顶闪亮的头皮 - }) |1 }2 g( o& i3 g/ a4 [

, x0 a) C7 k5 \8 g  `. R2 B+ L' i( h这天夜里 杰里将所有的50余人召集在一起
- z3 u- Q6 H; S; ^说要开始一轮竞赛 以此减少成员数量 提高效率 ; G* H& @, a8 j; Q) G2 [
1 J0 R  m) [9 `  U* ?
竞赛的内容就是——生化机器人(类似于此) 5 k" O. x# x: U5 J& f/ ?
% P( E; O" r2 W: d! K  p7 z9 K
说道杰里先前的职业
* b! A9 Z' U) w; J; @3 ^他是兽医 酷爱收集并解剖动物死尸 . ?7 g" C* L1 e1 Q
丽莎在先前是杰里的新邻居
* ~1 K5 w1 D/ G* T. V7 E
. D. c6 f3 i6 _
9 d4 z1 g4 T: N) ~0 G5 e因为有一次偶然看见杰里细致的将一只野狗活脱脱的从皮里剥离出来还能汪汪叫
+ V% V$ `/ j7 G" n便深深的迷恋上了杰里 ' p4 l' w: Z  G4 ]# c2 V% {7 t
- y  ?8 m3 b5 U( [! ], k% }* q+ _
他们婚后的几年的娱乐活动几乎都和动物有关
1 [% A% k+ M" A  Z3 H0 T7 }
! @: @& V3 O) G丽莎是个退休的外科医生
3 E# x, O1 |5 o; N. C传说她业术不精常常使病人痛苦不堪 4 `- V. ?5 y  D  Z# N

7 K4 Y1 M" _6 j' @& T! |. n但其理论知识却在当时有着极大的权威性
7 w9 b1 E" j" Y) o2 }* o$ n6 J9 D+ t' e( z: R; B
他两一开始召集人们加入白院子只是想与其分享解剖的快乐
" T2 o3 g1 i& l这在他们看来是有美感的 是艺术品
" ^+ [; D0 A+ n* [3 a; T9 L3 q是可以传承的东西 * }. F+ z9 C: v/ a- O6 n; n# f
所谓的探讨“哲学”“科学”都是幌子
" U  m. S5 v- H$ E
* \( N- V  n/ x. X可是却真的召集过来一些真材实料的科学相关人员
2 ?/ N- {8 `* y( X" z0 ^! d2 x+ U3 ]! u$ O- R% j5 G2 g3 N+ l
夫妇两成天听着他们说着他们不懂的学术理念都厌烦不已 ( E% V2 G. o# T! b0 L9 [* j  e9 S" ?: e$ Q
今天终于找到方法让他们退出 7 V4 @: ^- m$ M0 f9 M

2 q% m$ Q& d7 r0 o好将自己的“切割艺术”分享给在他们看来没什么道德感的剩下的几个人
# r$ A: ?- ~+ _  K杰里夫妇决定叫所有人参观解剖 以此吓退那些满嘴理论的人5 C" S. Q" n' d

6 Y, o! k- d" {5 o8 E+ H  L  W; Z地下室
4 V3 C4 A3 m  N; p, v) m寒冷的青白色灯管照着一个佝偻的老人的** ( j; E+ n% Z- \, H# z2 C! j  A
众人惊悚不已
( U7 i6 n1 C6 p$ ~8 s丽莎开始解释这个尸体来自正常渠道 ( ^, i9 `/ B8 O) P6 ]; m8 m2 w
开始说他们的所谓研究一直以来毫无成果
# I* {, V; y4 z, q- l+ F3 S
9 ]% C6 i: F) N. M应该有所突破
. b& j1 N4 r# `6 D正好今天从第一课 解剖开始 4 _# K/ K9 D. z; [$ q
以完成所谓“生化机器人”的研究
- h6 b; K4 Y& S/ f9 z% q众人惊慌却又好奇起来 % G0 v. z2 A; ?! U4 ?( j
: B" L! a. }  |+ y# y
杰里开始主刀
4 o! E* W  D) d3 ^) z" k
! Q, U. n4 @; [3 B/ }7 `由丽莎讲解人的身体组织结构 9 w8 {( W& r6 ]4 T) R

* i$ M' s3 Z* H: j* {老人瘦弱的肋骨显现
% B+ b$ `/ B7 k" k4 F身躯上青色的尸斑隐现
7 Y% T" o. H7 i/ g& m应该刚去世不久
2 C0 m/ O# j+ {% C( k; ]2 Z4 h/ v* v/ Z; H
- B9 n+ d% N% k, q1 ~
杰里轻快的剥下的老人的眼睑
5 j2 l7 Z, e+ a4 n, Q) P; R老人枯黄饱满的眼球马上凸显了出来
  d2 x6 g) \4 U+ P直直的望着头顶的灯管
" \; N/ M2 K* {5 |/ y  ~, M3 ]灯管发出细微的 吱吱的电流声 9 f9 i: M+ q/ G' b- K  c: q
+ x2 y  Q7 o7 R( x' |$ X

- \/ a$ E6 Q; b% u& j$ O杰里的刀功相当讲究
6 Y% n, T# K: [; y: O' i剥下眼睑时仅仅流了几滴血
8 h( |, K* V* i) K) Y- Z- Y) U% ]: x  B% P5 E7 X' @& D/ ^
杰里夫妇的本意是想吓退众人
- y' A) r/ M: i* @3 E
# I+ Y# Q& E; u3 {可此时众人却都睁大眼睛看着这从未见过的表演   B5 g: i/ u4 W: Z2 }
2 Z0 F# t; \' s8 d( S9 Y; O
杰里顺着老人的发际和下颚切割了一圈 9 ?1 ]  K9 Z1 A3 E" S
轻易的一扯 整张脸皮都掉了下来
: X. j/ z# K  M# e9 ~. j3 M1 |# a8 {# l- G! u* V+ n
腥红色的头颅在灯下格外渗人 9 \: ?, [! w$ ~
枯黄的眼睛似乎在诉说他平淡枯槁的一生 5 f5 X" _7 e0 E1 b+ l
/ c! h2 H7 {. m, o" a3 g3 m
暗红的血没有一丝生气 . Y0 W' l- P  o/ }' k
蔓延到了老人的头下
) p0 a  W8 X. D* p. [% L
* I! k* T  w7 B9 S% j0 U6 D形成了一个死潭似的光圈
1 F5 |# @) p4 f* P/ m7 X. }  W0 j; ?. w+ P( N8 C
杰里换了中号刀 6 R, B1 j3 m: X" z7 B3 o
纵刺入老人的肋骨以下
% o  ~: ]- R- o$ f2 I一直拉到肚脐以下
: ?7 p) G4 h! D: [# C4 G4 K8 v+ ^2 t  g' a
: E; B, m0 N  q5 w: ~2 b! k
大拇指指甲长的蛆虫伴着一股恶臭随着血液流到了白色的塑料布上 2 B& A5 _7 X5 I+ a$ T3 Q$ R
杰里让奥瑞李帮忙拉住另一边被切割开的肚皮
' Z- P) i7 `% \老人的肚子里的肠胃都已脓化   Q8 ~, t1 Y9 R- x! L* e
" x' U$ Q" r- J- w
无数只蛆虫相互挤压穿梭 ! F2 @. E) M) L4 b, j2 ]5 b! w
仿佛盛满蛆虫的碗被倒上泥浆
1 a, ]8 M$ F# v7 H# v
' O9 z2 h  @' J9 x奥瑞李是个斯文的天文学家   `2 z: v0 q2 b$ m$ I' L! n
戴着的金丝眼镜已经歪掉 / E( n2 C1 ^8 a9 g
, T% o9 u+ I, |6 s
紧张的大口呼吸着从老人腹中喷涌出的阵阵恶臭 , b# G( D2 f+ f
* @  k8 W, ^% ~
那白胖的蛆虫在奥瑞李的手指间快活的蠕动 : w4 p1 x- [  w
奥瑞一下晕倒在地 ( y* }. x; Y3 c5 C/ D  X7 @
& [9 z- ]( P' _2 J9 K# A& q; N
蛆虫随着老人肚皮的弹性啪的弹出来一堆 ) Y) z) c1 w3 b9 K& r" G4 b
溅到众人的身上脸上 溅了一地油白的小管
  k: l4 e) g. {2 ]. U
. x% G; `% W+ K霎时地下室惊腾起来 0 G& `7 x. Y7 r$ r0 A
沉默的惊腾 ) D: g! I2 s6 H, |  O
只有粗重的喘息和高档皮鞋抖在地上的咯噔 咯噔 & ?% R: A2 T; W. q6 X
, Q6 q/ `# m8 p, p9 q
歇顶的丽莎说:受不了的可以走了 这是我们今后课题的一部分
$ X, J/ A+ w/ W8 f( q8 f$ h' n. R3 o6 |奥瑞李被架了起来 & z4 y$ B; l. H" z$ r3 K; O6 d4 _
恍惚的喃喃道:不走 一定不能走 我已经克服了
( q" a; K* A& h说着又歪头昏厥过去 " i! r8 D9 j& \5 N+ S
奥瑞感染了一部分人 ' v0 G2 z! \. m1 `  {0 M
这部分人又感染了全部 6 |$ N& Q# Y% D& |' @- J" l

/ V" _& m# i/ Z& r1 e虽然有人已经开始呕出出粘稠的黄 轻快的绿
2 K; t' v9 T% Y6 m5 |; k但纷纷决定要加入这个所谓的生化事业 ; \# F/ _. X* c0 M
- ]& k) M' V9 h6 Z
杰里夫妇相视一笑
' @  b. U. {4 T( P2 k3 B' B/ c8 f2 {2 c8 G! {
( @; e. b8 O. r7 {3 P. T' _
杰里让每个人伸出双手做出碗状
" |  F- }. z' f' M将老人的大肠切成中指长的小段分给每个人
* P5 n3 Y% ~0 y' u9 P8 O5 `并说道:如果你们敢吃下去 我们就确定队伍开始研究! : M3 w* D8 S/ T8 n% K
4 A. _. G" a; M& V) x
那已经开始分解的大肠组织在蛆虫的吞噬下已经软塌塌的像是就快融化了 : z) l( ^: d' e4 i; f5 w# I, K
还有几只调皮的蛆虫从大肠的一侧探出头来摇摆不止
1 q* s: C+ {% H3 q9 m/ J5 x0 P! d1 l% e( J
终于
2 j& |$ ~* Z5 v陆续20多人甩下大肠夺门而去 ' _: p7 M, J3 @, a0 n/ U7 \
剩下的人 眉头紧锁 陆陆续续将那组织混吞了下去 + a3 ]% R% x; y
毫无疑问 所有的人都吐了 , O- U1 c5 ?1 c* _0 d( p8 r5 j
+ r# }8 b: {) x$ g. p7 w" Y
地上老人的血 白胖的蛆虫 ) i4 B  t. H7 k* u) \
灰黑色的内脏组织胶合在一起
' b$ B4 T) a4 W# l' O! U$ u" k好不斑斓
9 w* q0 N; U8 X; H" H: A
+ ^- Y. l) N, F# P* i  t老人的尸体终于在另一群老人的鬼使神差下变成一团模糊 4 r2 b  r8 d6 h8 w5 i
剩下破碎的微红的骨架
& @3 S  @0 ?0 _8 ?; o: p& e2 j( W( V  D0 T
杰里夫妇和众人开始大笑 ( u9 D# f) V1 o3 A5 U: G" [, @  E" o
他们知道 自己已经得到了另一个世界
( p! a3 B, Z( D4 H3 q4 K) l7 `5 q接着就将体味另一种生活
( \9 P% D5 Z9 b: i. S$ w5 m3 n$ v: |# R. x# d/ v
杰瑞和老人们先前的目的本不是尸体
5 `  J* B( q' T0 Z' Z* `- \0 }. ~& O: V! ?4 `5 n
而是生化机器人
! ?. Q4 p. k- q" z7 ]9 g' `0 f% d而事实是他们其中没有任何人懂得生化
5 ^: N0 ?# }: x2 B8 D3 `* a/ l6 N他们只有丽莎是大夫
. x+ O6 J' Z+ X& X1 Q$ o9 ~  W, M奥瑞李曾涉足微电子研究
* q5 u2 O. l) }3 [8 e. C7 k% G
9 x$ s* \5 a( R' H! @
4 p6 S) J5 G: t8 m但是莫名的欢乐让众人已不在乎是否成功
8 e, @6 J/ G* A! g他们在过程里已经得到从未有过的
- L) K4 f+ \! N/ E" \9 w莫大的满足 8 e0 Q1 Q4 `! y5 ]9 Y& ?% ?
于是 老人们开始觊觎活人“研究”了
6 C9 A; `1 C- V9 l2 P. G4 x% @  ]# p- E# K

! U- S, p, ]- I  j9 u) N之后 9 ^+ @: k; C) g* N

& y2 }. Q( {+ m( V4 n剩下的二十余老人们开始翻阅一切关于机器人的书籍# L: Y# S0 @  {: T. M" r# R
而那夜夺门而出的人们再也没有来到这个院子
$ [& c2 Q- l/ W! F8 \6 Z
7 c: u9 b# i4 T9 T! V奥瑞李已经对这个课题深深的着迷
2 \1 e3 L, E* B- n3 ~他是个具有超强学习能力的人- i+ M; h7 n: J: G3 f( D6 N, T
在其年轻时便可以不借助任何工具闭着眼睛指出各个星座和其几小时、几个星期后的位置
) P* U9 f2 t8 a. t/ b4 B很快 ( _$ K. `: R1 l
奥瑞成了该课题的主导人9 i$ I& x( v* E- z4 q( _
再加上奥瑞从事过的微电子研究背景% ]5 a/ d# F3 G! b- F( @
他已经在白院子里有了极大的权威性和号召里
6 V* p, |* M" v" f2 f) o+ j! O% ?8 `- H. ?& r3 }
奥瑞的内心也在一天天的重新学习中失去原有的道德主张# Y, R7 c( A) L/ {: O: j
他开始对活体有了要求
" U" R: G" O/ E0 _; g, n1、8-11周岁
, V5 {( B; F5 H* E' D" e5 V容易被控制 学习能力强
  i" z* u' ^& B2、女性 敏感 易接收到所传达的信号1 {" R' r3 }1 y" s# _% q0 U1 S
3、相貌可爱 因为一旦成功 该成果将震惊世界 % X" B) J+ v1 `6 ~0 y
那么作品一定要能拿的出手
0 R8 ^+ h# R/ q5 Q1 [……
1 B1 j: k- H1 q+ Y他们开始着手于狩猎计划) D+ H- C* v9 N3 B0 D
由丽莎单独行动
* g, G$ f$ U' D6 \6 ?1 d9 o* l丽莎利用自己银白色的头发和憔悴的面容来召唤合适的单个女孩' V/ W% I+ b3 y$ \
她往往主动迎上去说自己迷了路或者体力不支
! {* ~0 F4 Q" d+ v$ L4 y' `/ D, w要求女孩送其回家3 J' e0 X7 N: J! d6 f* f* b- z1 R
这天下午 4 F& j& V5 A1 ?
她成功的将女孩诱导到了白院子
, A+ W- D0 r1 q" X- o
5 N: K: p4 ?$ ?  l! ~8 r……# z9 u; o- T: @8 g0 ~4 E! H! d
(下称女孩为玛德琳)
' `2 f) Q8 R# ]. F. F! y: x6 X, y$ H9 K3 F# b0 D
玛德琳见刚才还和蔼可亲的老人们现在不让自己出门$ C! \% b, x9 ~/ L0 U
心里本能的开始恐惧
3 R3 f& Q' |8 a/ a+ S玛德琳从女孩身后将一块红手帕紧紧掩住了女孩的口鼻上
- Z% A: f5 L; q3 N挣扎几下 6 L& R" [$ \$ C4 |
/ Y( V/ ^/ J1 s6 i- `) W% G
女孩瘫软了下来
2 s. e& e* N5 b- x% \3 G红手帕上有乙醚+ v9 }# H) }# W1 Q$ I

0 I' [# }9 i9 ?- B" o4 F1 o地下室里还有上次那个老人的痕迹8 ?$ ~3 W6 R# g" c
角落里还有已经干瘪的蛆虫的尸体
* }( j$ @" P8 C6 i  r. {因为屋内被丽莎喷上了大量醋来缓解尸体的臭味
% M' J" _% o8 o/ c# z! O) v现在屋里的味道吸一口便直接冲击大脑始而清醒无比/ T1 G3 U7 A7 |

% e% u" `5 e4 W6 Z玛德琳被剥的精光
' L) p0 Q5 V! M' o; A) L放置在那个窄窄的被白塑料布遮盖的台子上+ ], `3 c! c+ y/ D- T9 R0 N: y
老人们围了过来
! g8 v1 n/ A: \% U; L8 l, C8 Z# p1 H9 W  G4 {
十七世纪的英国
, w$ w# |6 \7 m4 a0 t6 h( c生活极其还是十分前沿的理论5 q4 A# ^" K( N( Z# x. h; _
涉足其的书籍为零3 x3 ]6 L2 p6 ?* f/ E% u
这群老人的行为其实没有任何的立足点
4 Z/ Q3 F; u9 X4 t" }% P! _他们没有经过相当的研究和求证
/ E+ D& b, F9 j6 U" k6 D7 m- `1 K便急于付诸行动
+ t. u. E6 Z1 _他们采购了大量的设备但都没有用到
& A7 j& M2 h+ m7 c  |! j6 X. @只有检测生命体征的设备常常被连接到台子上的人身上
6 x- _+ h* T% A/ q9 U, |说是生化机器
) X" X# k8 B  f0 u! y! d# l不如称为满足变态心理的借口6 e/ u( c8 K6 R8 }
此乃后话
6 k  f5 T9 R4 I# D: |. I* e8 Z1 q# e6 m# B
玛德琳娇小的身体被灯印的惨白
/ o7 U; M, L3 ]% \刚刚发育的胸脯略微肿胀& [: M1 }, Q7 \' O
还在轻轻的起伏着
# r2 y6 J( O- L- ]! `0 W  q老人们的眼神开始变的有些奇怪3 s0 r: Z, i$ `+ b# d2 m* ^
也许他们想起了自己也曾有过这样年轻蓬勃的身体
! A. j* Z7 ^, F) o
7 s8 ^/ k- q4 Z( p奥瑞说:我们必须先控制她的中枢神经
' u5 w9 W) T6 Q0 \以维持她的生命$ ^0 M4 e- o1 i* ~5 q0 R
并建议将麻Z药注射在玛德琳的脊柱中以保证玛德琳的思维清醒又感觉不到疼痛
5 I) D8 S8 M, U6 ~% q- Q9 G4 l, E+ {因为玛德琳也快要醒来了
/ ~" Z# ^1 Z! j+ @  k丽莎将并非脊柱麻醉的麻Z药注射进了玛德琳的脊柱
" r; r& \2 l4 O! d, L) N& C
- \# g4 W8 P7 I9 \% w4 _5 M7 t  _杰里在奥瑞的指挥下开始开膛
1 C0 z1 @3 B" x/ U- Y' ^……
9 B4 i" X# r  l0 j" j+ }: g玛德琳疲倦的睁开了那双已无光泽的蓝眼睛% L2 c& I; X. Q, `. L
轻轻抬头望下去" S7 e; x: D$ G- y
看见了自己已经被劈开的胸膛, A5 S. @; y1 s- H- e' V2 j

( g4 A# o7 P% S' y5 A/ T; p  y" e杰里被玛德琳染红的双手抽搐了一下
8 i/ d* X7 ?) I, o他发现玛德琳看着自己
7 {/ D+ y# \  i/ ^9 V活脱脱的看着自己
1 i% ~, _0 u% a玛德琳的脸颊略微抽动了几下
' |; V; _9 I- ~" E1 q似乎想说话 % r% m; L# `/ \8 r8 m3 Z
但终于没有一点声音8 \5 @* K1 J* S3 [
满眼的惊恐让在场的老人几乎无地自容
; g* D9 Q% y; Q* x# d  W
% q8 g" e$ e' A奥瑞推开杰里9 [" Z. Z6 b+ }7 T- T+ M+ H
连手套都没有戴就开始在玛德琳的胸腔里寻找什么
' l6 _/ h+ b7 e$ \! n7 I- R& h“没有空间,没有空间……”# V6 w) b& y$ [
两个手掌大的控制装置显然很难在女孩的胸腔里找到位置
, r# v2 {" i2 }* [/ m% k装置预备连接脊柱的连接线的卡槽有些大了
/ P& \( H2 ?0 q9 }& O奥瑞用一把已经生锈的钳子将黄铜的马蹄形卡槽夹的更小
3 j1 j3 B# m! i0 j5 M. Q  s粉色的脊柱被卡槽挤出亮白的颜色
3 d5 R) U* e  e9 M( J奥瑞使劲的将装置按进玛德琳的肚子
- F- {, q- N( @8 R玛德琳的肚子无法抗拒那装置
) d- W, H4 J3 L$ d+ }6 u) W- [于是排出了更多的血
' m& u; {! t7 Y6 z喷溅在墙壁上7 f5 r  I2 U4 l' f0 Y& }$ p
奥瑞的脸上
& N! ?. K& Q8 O+ k
' c4 F% h2 L7 D( S+ `: m3 G玛德琳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 D& b( g, i2 @+ |
只有那双眼睛越发的明亮. {2 Q5 s1 T2 `8 t+ ~' o
扫视着周围沾满自己鲜血的老人们$ [$ q; h" B1 W4 r
没有憎恨 * I+ L$ t; U' W1 `
没有怨念
2 ^% N% _+ q. N: {( c2 [& y眼里显现更多的是疑问和费解# W+ i5 ]; V5 L$ D
她想从老人们的嘴里得到什么答案
7 {/ v0 b) M/ B2 n. y* R& q( v! v谎言都好
+ P" V7 [% `+ @1 B, @可是什么都没有
3 m. r; f2 M6 ?$ p% ]( f* b1 G4 V5 B+ `$ F0 d2 }9 j
丽莎做好了最后的缝合
1 }+ o2 g; W9 J用厚厚的纱布将玛德琳的肚子包裹起来
1 C) u! D% j3 E还留出来一根细细的电缆
- a* h8 P, B4 ~+ L- B$ b# e8 F那根电缆连接着旁边的一台发号指令的计算机( i! F5 d+ S/ J% m
" N, J4 y5 d* k+ W
奥瑞不断的告诉玛德琳7 v' B9 F& D" M4 d  |/ U
要她动某个手指
, P: a. u! N  k: n9 y要她眨眼睛
- l5 Y+ d: i. u7 y7 D要她动动嘴唇
1 V  `, E2 r0 V2 c" N/ j. i3 v1 M" \1 c* n; R" ?6 k4 O( F( S  r  [: X: P
可玛德琳除了极其稀少的眨眼睛外没有任何动作
4 k/ E. k0 E/ t& h7 G. X1 `. ?% _电脑接收到了相同的几次信号8 E/ P/ ^- K* k+ ]0 E& S% w
奥瑞断定这是眨眼睛的主动信号+ I8 F+ j$ s/ a; G7 T: w4 o
他兴奋的记录着
% o& u# L! L1 v) Y6 L! ^
: Q5 d5 ]8 Q  ?5 l奥瑞企图让玛德琳做更多的动作从而记录更多的信号
2 e. \. _. p- z- b) ]% m2 i以便日后可以用电脑反向对人体发射信号从而得到控制身体的目的
+ @4 M: R( S+ c. @1 `/ `  n7 }
4 S+ `- c% j: ]( I据资料
, q2 @- @! U5 W& J$ d4 v4 H- {  X% V' Y7 w- g% @3 D
奥瑞当即用电脑对玛德琳发射信号 - G% B; M/ `+ ^: ~
玛德琳的身体做出迅速的回应 连续数次眨了眼睛! J" `' L% k% t
这群老人更加确定自己的方式是正确的
# _3 d7 J% d2 ?4 a' A可是 0 E, w4 p. v/ N3 n2 Y# f: r
值得商榷的是
4 p' A- N7 Z9 C! O眨眼睛作为人不可缺少的动作
  j1 W& Y8 ~8 E其所谓的发射的信号大概也是与玛德琳的动作巧合碰在一起了而已
9 K8 D* b! q7 Q. r* [7 F" j' d0 y1 F7 M3 {1 ]# `$ C  R
十几分钟之后
2 l  ^& c( b5 X9 Y# Y1 X: o玛德琳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
5 E( z! E* ?9 O; X1 f3 \只有那蓝色的大眼睛愣愣的睁的老大$ A9 `* D7 j6 Y# r2 p* P0 O
似乎还在诉说着自己数不清的疑问9 T5 @) B: [7 }; F8 F" N
为什么她只是送一个老奶奶回家就被送到天堂
2 Z/ {; m' G, v2 M% g这真的是神的旨意么" w: r* w3 a2 v$ Q/ H+ V& W0 A

- u7 x. r; j6 X5 ~, L2 P奥瑞开始通过连接玛德琳身体的电缆向其发送低压电
/ ~, A3 f  j" S2 h玛德琳的眼睑轻轻的颤动; v; {" R% [) j$ B
计算机收到了些相同的信号$ D. B/ B6 t5 v, u5 a
奥瑞加高的电压4 P. k* T" G( @( D9 ?
玛德琳的手指也开始摆动
2 D0 }: V+ S5 U4 i$ w# k% e4 f8 ]计算机继续接受到强烈的信号# `: x9 u* G  g& D
虽然玛德琳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0 ~9 l+ b0 G& o0 g! W
但是奥瑞还是兴奋的断定机器已经掌管了玛德琳的身体
+ d1 v# ~' i. L% ^' O1 x不出时日当机器融合
, a2 P. g  G: F7 a当玛德琳的身体经过足够的休息& V. I3 C3 v" \) g0 B
生化机器人定当获得成功
) n+ S" V$ T( Y' p- x: \) \# k8 E
老人们似乎对奥瑞的论定也认可
. v( r  C: y9 A3 A各自笑逐颜开/ b0 |9 _# o6 o
而对这个刚刚失去生命的玛德琳毫不关切2 O6 A9 B1 }3 ~
也许从第一天解剖那个佝偻的老人开始7 e, c) v. \- B/ d
在场的人便都成了疯子/ o) B) E; n/ s; `. [

- O# Z4 p! c# ^7 @* \% A* R0 K一天过去了
  F2 @3 {7 Q3 M计算机依然受到相同的信号1 H  r+ c  T7 V' e0 T. D
玛德琳没有像他们幻想般的坐起来3 P6 e3 \4 Q0 `; p/ D, j
两天过去了
% a( z) l5 S8 z依然如死寂的沉静
- u) d" u% l4 j( j渐渐老人们失去了对玛德琳的希望/ w# `1 L/ I. T/ w+ `+ u; F1 H
都不会再下地下室多看一眼; c, n3 z& T" y
只有奥瑞 * R" }9 [* \( q: M) @' \+ X+ @
疯狂的废寝忘食期待找出更新的科技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H- j9 z2 B3 j% s0 z
3 n; k. V+ R/ e8 e- s$ O/ u- h
一个星期后" A4 {& X: R9 |9 `  }% ~9 _- F4 G
地下室温湿的臭味叫人不能呼吸一秒* |  r1 V! b( ]2 B( M4 O* ^" m
可奥瑞李" ]$ ]8 w) T7 i' y4 C
还是来到了地下室8 p! {2 {2 a2 x- t! I
* c* u& I  ~* W0 |% ^9 d
奥瑞下了最后一级台阶3 ^# r- M$ w. i
黑皮鞋下出发连续的啪啪的声音
- N) l" Y8 p5 O" z  {: F低头一看 ! O& i2 {1 g. m/ z, u" O
地上已被灰白色的带着长长尾巴的蛆爬的满满
# s4 V/ v2 j" l更多的蛆没过了自己的脚腕
& T, ~. O4 `$ y* R* m) i1 C奥瑞厌恶的甩了甩脚
" ?0 {: C, r( A7 _$ G+ M& T- R另一只脚却又马上被大尾巴蛆埋没
  P( ^5 |/ p7 @. N7 m4 n9 E# a这些蛆像是在举行一场巨大的仪式
+ W+ D9 g/ o- R2 P以庆祝自己的族群占领这个小小的 1 S, L2 O) J& k1 Y' P
* e% E9 a* N" q% d
属于玛德琳的王国
1 \  n7 K9 r+ P2 }- d. g; H: l' L/ b/ \: @4 O( A* B0 v; a% D7 k
湿润的蛆虫互相缠绕抚摸+ A8 x# v# Q; l  g1 j6 B% W' s
在每个阴暗或者明亮的地方乱JIAO
4 [3 f2 Z; q1 S- A* b' q/ a& F大的蛆虫长过手指
3 U, h+ I% D. b; A, G小的也有一寸长
; U2 o2 _! W7 d- s( B& V2 V+ X3 e+ ~( R8 s
奥瑞顾不得这些; F1 b: _( y- s, r
埋头在计算机前寻找信号的契机
! a) a! }) V! e9 m3 p$ I$ L! N5 B  o
# V( X6 f9 J# F% D玛德琳身旁摆满仪器的桌子已被密密麻麻的大尾巴蛆占领# S+ i, Y: ^" q1 y: \! G
奥瑞顾不得这些
6 b! ]  ^" x' G- Y$ E. J用手将爬在仪器上的蛆虫统统打掉
# F0 s. q+ {1 r' N) N( N/ G$ s开始寻找仪器上关于玛德琳的信号
7 J  J9 r& h2 ~( |0 q) R% q3 D. g8 g9 e0 B, A' N5 k( t6 R
事实是这个被所谓科学蛊惑的老人都没有关注一件最重要的事4 E. d# N( U) O: w6 v
若他此时后头便能看见的真相  P$ {" l* O: i8 O" }+ Y8 {& x' s( k
玛德琳漂亮的蓝眼睛已经成了空洞
5 z5 Y& l, u% M! ]$ |- l! }大大小小的
4 I( O1 Y" f' d, x7 ^/ y还在酝酿着的蛆虫在玛德琳的口鼻中来回穿梭
% @0 x7 K, h( {2 l玛德琳原本瘦小的身躯已经瘪瘪的像是一个麻袋, b4 U5 E% f+ t! Z: |! O$ s
只有肚子上包裹的厚纱布还白的发亮
; ?5 i8 Z. Z' m4 G' H: A似乎在说自己崭新的生命8 w" f  H9 _9 M) ^3 G. z- g

' I5 y8 P  ?8 L; N9 t, X7 y  H! E. o) s
. a( `' u! Q( \: E1 @( ?7 c) y3 Y; S$ d  R
玛德琳被侵蚀的身体已经像一块腐烂的豆腐般松散
# x$ ?# J' s% e( M2 [$ {% e8 ^蛆虫的啄食使她的体液毫无顾忌的轻轻流淌# x, K& S9 c9 [+ U+ H% u
流到她身下白色的塑料布上! y( f, p1 R3 n- R$ H
顺着那些无规则的凹痕流到地上却没有任何声音7 k, M; I5 G2 Y
因为每流下一滴 $ ?7 _6 Y9 b0 R) d, P3 t2 n
那些地上累叠的蛆虫似乎就看到了希望' |+ y9 U5 X: u, i  B+ h( W/ f
疯狂的吸食这些浑浊的腐肉之水6 p8 w! o  R6 ~2 D8 b" U: q3 |5 h
一个个吸的溜光白胖
3 o! b( t# |: e% x% Q+ {- w3 F! `' \0 l
奥瑞太过专心于仪器之上8 o- T; Y" Y2 s, Q0 l
丝毫没有注意到蛆虫已经爬进了他的裤管
. W# C( ^& z6 X9 `他的衣领 # S5 R7 ?2 D/ ]2 |9 k7 M
他的耳洞
# }6 ]9 }9 c; D. V3 x奥瑞的身体本能的反射着一些动作——
7 k4 O7 Q" a2 v踢腿 甩头 ' w6 k' j4 \2 X' e. A
嗓子底偶尔的低吼
. G2 B4 s) K9 C/ D% U6 w
% g1 P- a8 _# T: ?' R) B奥瑞的情绪被过于雷同的仪器信号拉了回来9 U9 q& A6 F7 A3 x; E
他感受到了紧贴着皮肤的那些湿滑蛆虫的蠕动/ U- u5 k" ^8 s5 q
奥瑞避免大的动作
3 R$ |, J2 ]8 c& ]5 V/ \0 _0 W轻轻的回头
; L, F7 {! l% a# O( f: J* n7 M看见了玛德琳可怖的躯壳
6 D+ `6 T1 N( O6 s) N0 @$ |$ u+ W+ L+ E5 G
金黄色的长发像是被粘贴在她娇小的头颅上
8 _4 W1 j7 N& {* t+ ~甩在空中还略微抖动8 H3 \' P1 ^/ K0 F
不断的有蛆虫在她的金发里穿梭
! |5 }8 S) n5 B) y! K& I: y: D/ }; Y又啪的掉在地上
5 J  s9 c0 h- a1 @( k8 [$ q' E玛德琳身上所有的脂肪都已消失
% n# o' a- Q4 v  Z' h那发黑的小手只能看得见筋条和分明的骨骼线2 y9 A) O0 p6 U: \

+ F3 W2 }8 H. J  J此时 * V5 R4 t' y. S& }! Y* }
蛆虫已将仪器全部占领4 P' s0 g2 ?4 a
大批的蛆虫钻入仪器的小孔, l+ O0 z) P$ v% ]/ a, E, r- B3 g; M
触电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和冷色的火花
' L! U* |! p3 m+ h4 F造成了短路 ! t8 E) Y- }1 r+ F6 P( c% A
4 u$ t) P6 ~7 |$ A- N( g1 p0 }
玛德琳头顶的灯霎时亮的出奇0 J4 O) k  ]8 T
紧接着 ! A* S/ T9 \% w
黑暗一片……
! B$ [. y, K5 S+ u2 P" f$ r& `8 C9 \" ^( A5 A
奥瑞李出于身体本能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 K1 u, [( K5 O3 x4 ]黑暗中没有一丝光线7 _6 L' f; R5 S1 l7 g' v5 U
只有蛆虫缠绕蠕动的细微的悉悉索索4 `: I2 t- R# b. T) R! V2 _
仿佛自己流落于一个生物的微笑王国3 n5 S; w4 `2 _% O4 I
被俘虏 4 S; v' U0 e$ u/ _+ V% U# H
即将被融化成其一体
% k- c1 X9 r# \2 R5 H8 T2 e" P. ^" {- P& M* h5 Q
奥瑞的眼前开始出现玛德琳的样子# L8 C& c4 o# o: z
清澈的蓝眼睛忽闪
6 U* s% K; p9 ?( r8 t星子一般明媚# r( [) K0 t' Z. D4 I1 v  Q0 i/ B
而最后见到的却是无尽的空洞和湿臭
* \- n  V. u0 ?
9 L4 s. B' g0 c奥瑞李徒然的瘫倒下去4 x& [' S8 E3 Z9 G! M) P
神志清醒 # I) i+ a& A: T" i
却身体机能已不由他控制
! b: }  f' s1 o1 X% E他的手指像被电流通过般的高频率发抖7 {; x' }- B8 z* G( v
任由蛆虫狂热的钻进他的微张的嘴唇8 u, m1 l8 Y, u" |( a) S5 [8 A
堵住了他的咽喉) \4 t0 i) p/ U7 A6 X
奥瑞的身体条件反射的本能的吞咽+ A8 Z+ E$ Y, w, E) G+ S7 R4 h
却钻来的更多的蛆虫
) I. m+ ~& {. }5 ~' d直到奥瑞像是被蛆虫做成的棉被覆盖
- h; D& ]8 J0 s: o& R& Y轮廓渐渐模糊
, B% Y0 a0 Y; g. L: Y. B- X7 ~8 d( a! |+ N7 h
老人们被捕了
1 @0 n1 V4 I! ^4 K没有来得及继续试验, R2 e3 k( L& L" k
而老人们在看见奥瑞的惨状后其实都做鸟兽散了
; F* g, a5 @, c: Q; W/ \# z被捕的时候
5 e' K( H* S* z个个表情轻松1 `' V$ o+ A1 G3 X
说只有牢房才是归宿 才是解脱
3 I/ Y. b3 q7 ^. T, y# W, w/ n/ j+ S3 W5 ]5 c
女孩玛德琳(该名为笔者所起 # t! P* N( a4 ?0 W3 t. ^1 L- i# b
历史不明)身份在十七世纪人头攒动的英国最终没有确定
) v* b1 \4 J  K而奥瑞李的家人却在奥瑞李最后一天的日记里看见这样一句——
' C1 s! |$ e6 U2 |. ?. p“科学使人癫狂,智商使人忘乎所以,最好的科学和最高的智商都该使人娱乐而并非创造和改变,最危险的事随时可能发生。”. o) f0 _+ o, D/ k5 Z
1 q! b; K0 j/ ?2 M- E

5 \1 Z0 V" r& F2 Q& M奥瑞李家族有着优良的学习传统: p; ^- Y' y7 M4 O# K
信仰科学
4 \& b* v. a& d/ z0 |& l! L- ?( [皆无神论者' Z3 H* c( q+ Y* |8 l+ E% T& r
在其周围 / R) U0 v% m$ g. s/ C# k
这家族显得格外刺眼
9 ~* r$ r' H! f  d. G, p& R奥瑞李亡后+ p; d  F# r- U- O
家人将奥瑞李最后一篇日记保留下来% |, X2 Z4 o$ k" p
其他全部焚毁
' V; u$ X4 r- W2 ~" A/ T据说里面有更疯狂的实验的记载
, {, O0 Z* I$ ?9 I0 K1 [  L+ K但是毫无例外的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6 \! P8 O# k/ [2 @* U! `7 ^3 j(奥瑞李生前在牛津大学任教)
# ?3 {6 O6 {8 R2 _4 t2 j0 U% W1 p
无不透风的墙2 a  l# Q* ?5 h7 ]- [- Y
很快奥瑞李家族遭致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
- f; Y0 M+ ~, D; F. B7 F不得已 ( p3 b: V6 y6 C* Z+ x% D
举家秘密搬迁至苏格兰
( `4 i$ I- U1 u2 Z4 a$ K- |而奥瑞李的名字 从此在家族史中消失
3 w: |' j- g$ E$ @3 y( n9 i( k
5 d% a, S3 |( q- V4 I9 D* [可其子女却深深的不能忘怀自己的父亲
9 l, D4 h) P. [. k. G$ l7 \便立下誓言
* ?/ V, V. K! _+ t1 m0 L3 J家族里每一个孩子都必须上牛津大学以纪念父亲
0 L3 X1 [8 r% v: R6 O1 b# z0 S这祖训与奥瑞李的最后一篇日记也在家族中流传了下来
+ m$ V/ i- [: g5 f) A& ^5 I& w只是没有人知道这日记是谁写的3 l5 L9 E) b. `$ N/ z3 X3 K" i6 u( P) X
他们以此以此纪念自己的父亲
% o7 ~) V+ E3 g, j他们的孩子只知道科学使人癫狂……6 \5 t( n. ?# \
他们的孩子只知道自己必须上牛津大学1 g6 b( s+ W$ ?9 O- y- s
' K' ~) k: l* {. ~8 A' X6 b
$ e7 v1 X( n5 T/ X& w( p  i
之后的二百余年' Y: R# O/ U7 W% z! n; R! M) r
该家族上牛津大学的共有40余人
) j- l  v  j. S赖斯。伟林作为该家族成员同样如此
  T+ ?% S  {  M后来
& R: ?1 U1 _0 |' H其毕业后在业余时间与朋友成立门萨俱乐部1 t1 F7 [) _9 `8 X$ {2 e
后来 这个家族越发的壮大
$ i  W! {' i8 y+ `/ S2 Q) ?, m
& G, X& S% y, {* u; n据说 # ]) B2 o8 _' c* w  Y7 y
门萨俱乐部中各种邪恶的实验至今没有消除8 ?& c  _- r' P& F( @
显然奥瑞李的家族格言并没有使门萨俱乐部干净# K) P9 M1 T5 e; E- a* j! S2 D
更不会使科学干净* N1 y/ R. n: e- F( a: C6 J3 n
西哥狂魔奥本西斯。凡0 `6 e, W+ ?8 |# ]/ I# i5 U! p
青年时在墨西哥最著名的医学学院学习妇科
4 t" q) V: x1 p大学成绩优异 8 y5 X4 l* M5 ^2 T( q  H0 [3 m
毕业后被分回了相对闭塞的家乡
. q( L& Y' \2 B" C" d$ a在其所在的地方相当出名$ s1 i% I4 W" y% G! K
出名不是因为他精湛的医术
/ S8 w# e3 m% K  @而是因为他在从医期间的种种恶行
  E2 [" K& B) J% P" [3 f2 c4 j1 `* s5 M) ~7 y
在其50岁被捕前大家都以为他是最出色的妇科医生
* ~! J  Q8 k/ r6 a! a; g与他共职的医生护士无不相信他的道德品格
3 k5 h3 k% I4 T* e奥本西斯常常免费为贫苦的待产女接生
* J' S- i& R9 F6 t) j7 G在50年代
3 M% ?" {0 O  ?& {0 `4 r胎儿死亡率极高的墨西哥! A" Q9 [6 o- s4 q- g
奥本西斯接生或剖腹产的胎儿成活率却是首屈一指, o# `+ }! G+ T" f2 a1 G
在墨西哥享有盛名
1 D* B+ P7 D/ k  U
# x9 {9 \  V. P3 F  f3 q同样在50年代% ]2 c, W. r3 e* v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却成为了所有孕妇的地域
( o% E5 v) i1 e7 N& ], c4 h4 |胎儿常常是死胎
: E1 Q$ z  X( F! X- i: L  ~或者出生后便丢失
9 o1 ^4 n3 J/ q3 Y% @1 r( D5 ^& F% V
: J! o6 f" ]! q! l7 ~) d! s原来 据奥本西斯供词所述1 O  r7 @) f/ f5 Z
其大学毕业后 " N. }# J" p  k* Q+ f) g0 p+ x
本能在墨西哥城享受良好的待遇和主任医师的工作
) p; J7 X& h- P3 a9 _却因为在当地没有关系而被墨西哥最大的医院拒之门外" e2 |0 c, o( H8 r9 A

9 ]: p; ?* \) ^& L) k) e5 s- ]* }于是 其利用其身份 6 c$ I. l( {4 d' X5 ^
在全国各地培训妇科医生之际
3 H4 z: i: g7 I9 W% W偷窃胎儿 或者为孕妇推荐不恰当的药
# @% b" w+ N, ~2 D3 t8 T2 y4 c8 c而这一切却因为其身份 从来都没招致怀疑  I; T/ T9 `& g& Z# n8 T

) S$ G" G! e0 }& b  t" ^5 s法官后来问起
; Y% w! T7 f! E& {$ n! y后来墨西哥城所有的医院都邀请你你为什么不去?0 C4 C- p2 ~" G
奥本西斯说 拒绝过我的地方都该成为地狱
5 O2 B3 V4 o- x" l% O/ \/ k$ P, S9 {6 y$ T- @
后经统计
% W% P+ X7 m9 _: u2 ]在其从医的20多年间
8 y0 k; h( V2 }( M+ |4 x2 m  H先后有90多位胎儿因他死亡
) L- D" _3 X; U: {- M 303f8ad4b31c87011abbbd40277f9e2f0608ffd7.jpg 0 N& z# z: }; N3 p' z* b& L! R
e97aaec379310a5529e1a949b74543a983261015.jpg
8 U) L" I$ `" D这个图片的故事
/ V2 Z! @; l( i有点神秘色彩 1 |& R6 {, ^$ ]( X7 N
大家可能都听过 / i" H6 j) ]. R4 i* {( i: v( k
但是却不知道真相 & c9 `5 Y5 ~8 |+ u; `0 i: k
他在中国叫镜面巫婆 . u; e2 T& F# c9 I3 m% ^9 A! `
在欧洲 他的名字叫
! U. z4 z* P5 g5 L0 i/ ^0 \血腥马莉 , Y4 d& u, D6 A* f7 p
其实这个故事算个真实的故事 - c4 z% E7 k! W1 Y3 y# u" C" M
只是给当地人神话了 $ O0 x, X. k: C
血腥马莉相信大多树人就听过 9 b. r; A9 n: F! `
没听过的我就废话下了
% D. Z. ]) s' @. O血腥马莉是一个来源于中世纪欧洲的一中通灵游戏 5 Z4 i7 a3 k% e* m' P3 v. V
和中国流传下来的 笔仙 钱仙 差不多 ) L/ u6 C9 Y& N1 Q, h
只是所要的道具与条件不同而已 2 R0 Z: |4 M  s
血腥马莉的首要条件是通玲这必须是女生 ( l# J! O7 X) W! [) O1 ]) }
在夜晚1.(下午1. 是13. 这里有什么联系大家自己去想下) . C, S! a2 v6 q3 M' N
在一面对着门的镜子面前
& F7 R6 i( b. P; U& C3 b- l" g点上一根蜡烛
0 x- q7 F( @: D' M! V" PPS这里的蜡烛 和中国的通玲中蜡烛没关系 大家==就知道了 5 |% k: K! x: r
将自己的手割破 放在蜡烛上
3 l) L- M0 n: a+ g2 w让滴出的血液沸腾
+ b2 l3 V1 ^% L3 u并且保证滴下的血液流在镜面上
5 J: _- D1 r) y# N口中莫念 血腥吗莉 血腥吗莉 (英文的 我不会打) " E/ i0 h  p0 l' O) E
然后等待女孩们的
6 \; _5 Y+ @# M  ?5 v3 I% f将是镜子里出现一张 2 a; o! ^" C8 o
极其丑陋的脸
! T5 d; E+ ]5 i, Z7 N( h或者是一张空白的脸 8 P( ?' G5 |5 t" ^0 [5 N' l7 b
脸的后面是一片红色的背景 " O5 o# t) m# h5 e# ~- q! Y
做为通令者的女孩
1 ^( A5 L. o& X有资格向血腥马莉提出一个愿望
+ i5 c0 C/ I( T) D9 J5 e如果马莉笑了
% i' @7 h7 Q, N4 d: X3 g那么很好 她会满足女孩的愿望
. t+ B; [) Q! w; Y0 ~! O1 F# g但是作为报答女孩会随机的付出一中代价
6 z* f( L, j  p* K3 a: L- n或者是血液 或者是 容貌 2 x* \+ M$ y* K
血腥马莉的传说是说完了
2 x$ V  Q) n5 R2 Y7 `# @# _这里就有个铺垫了
/ I6 }9 s/ c2 z其实这个事还要从 + a6 F$ {9 U6 W8 [& ?; Q! }
欧洲的一个村庄开始 & R$ k. |1 `, M, k0 H8 [# M$ Y  V* M
不好意思各位 我没1D " `& J6 ]  b) N
的记性 . J6 j6 u8 S0 d2 S6 U, f
不记得是哪个国家了
+ f! h- n& I' i5 X这里有一个叫马莉的女孩 1 G7 ~" T' m& t. j7 }# j
她有着完美的脸蛋 9 c) G* @7 L% M, i
是个远近文明的美人
) D, \+ ^  I/ O: Q; D好把 众所周知 : E% k+ b7 T' b; g0 w' t. O
作为一个美女 4 t7 ~) }) E) W. `! P4 W. ^8 X2 Q7 _
总会有一些烦恼 3 C0 F6 L: K5 j% \, y) z
马莉也不例外 1 t5 Q2 @7 x/ Y# ^3 T' S9 X
追求他的人很多 " j( s5 @) R+ N& b/ n
但是马莉虽然不喜欢那些贵族
$ T' }' h& o- L$ R缺意外的喜欢上了
0 m4 e0 Q' W/ X4 B他家的一个年青的马夫
4 W$ y$ e. ]: M% O& E" _两个人很快险入了爱河 + J6 l2 D' k: }2 ~9 F6 H* W$ D- n
就在马莉正在为自己的幸福开始筹划的时候 . v) o: O" J; q5 n+ C
罪恶来临了 $ b1 a! J2 L; q# ^9 {
一个修士喜欢上了她
* P0 |, T, e- ]发疯一般的喜欢上了他 # d" ]4 P2 b* L
但是当他知道马莉喜欢上别人之后
$ @/ D& j2 g" h. B7 G" y( Y那种疯狂的爱恋瞬间就畸形了
$ Z# O8 I$ {) l9 _9 }他认为马莉因该是他的 : P* h% ?! Y! N% C3 m) V# `: \8 K
就算不是他的也因该回归上帝 6 k0 U, F4 q* M2 H
而不是给这些所谓凡人玷污的 : z% I2 Y6 b1 d  T: V. e
于是邪恶在他的心中开始萌发了 % m2 ~- h( K. @7 L
要知道 在当时一个修士
8 v: n. W: Y# Z/ Y, O1 J在所谓的教会时代 * T7 K; y$ I/ R
他门大多虽然不怎么富有
4 {- P) t" r# u5 k7 G2 e& i但是却有极大的权利
. V" E5 n- c  ?+ ?" N) R( r而他门最大的权利便是裁决
1 J3 B$ ?/ _/ z& a8 o( O于是 他先找到了马莉的爱人 + P, }% Q" |8 \+ W
也就是那个马夫 - [- O$ m5 c8 \' p0 f2 {
他许给了马夫许多好处
- v( Y7 d2 h1 c7 A, V" }那么现实就在这里开始了
* J- s1 K1 F- P罪恶也开始衍生了
1 r% J7 T) N! V# k# ?0 l4 g这么马夫看似对马莉钟情 . o2 r( x, \/ b" s  c* G
但其实是贪恋她的美貌与他家的财富 & ]% ?5 J! P# ?: K3 ~' l( l/ F& v' o
而在教士的利诱与威胁之下 : M2 w8 U% ?! d* \
很轻易的就屈服了
- e# [# [: Z8 ~0 K6 v他答应的教士的要求 - K4 I; F& N4 p0 l4 {6 ]. W
最早侏儒表演在欧洲 4 x; a+ ^0 u; v! O5 K0 y  C! o
欧洲最早的侏儒表演就在英国
8 G6 F' L* q/ N3 Q8 u1 q) r英国早在14世纪文艺复兴前就开始了规模化的 商业运作的侏儒团队 % @$ v2 L9 ^) `: W6 \
再往前数200年
; u# _% t3 w3 J1 q* X" w侏儒 却是另一个模样……   P8 ?1 u, g' l. l& K" _
(该图我想到的是威尔士大瓢虫的故事) : b# W, ^6 H2 o- x& P
威尔士在14世纪前就是十分注重人文关怀的国家 ! B. b/ @) \" H% u! S& ?
相信万物、行为以人为本
! k% s" u/ S# r4 Z0 X威尔士过于的人性化也导致了其在15世纪初与英格兰合并
2 C  Q! U0 s- K+ c那么可以想象 5 Y; }. x1 p- W: J
如此注重“人”的国家 4 R- D% R# R& H3 h! f) r8 j
过早的行使所谓的文明 ) W- U2 Q; Q) Q) A! R: t2 Z
那么残疾人 畸形人 在其国家内 是饱受关爱的 / o. }, s+ Y' Q! ^: f
当时对于这些怪异的人
6 e. p7 E: t; a3 h国家给与一种叫做“迟罗泼迪(威尔士语 9 B  |8 j5 U* F; a( x) g
音译)”的关怀
% x+ C# D9 s/ Q3 j) b9 V+ R* S中文意思大概是 交融 贯通 6 m- J# U2 d" ?: I
这种政策福及了父母早亡的侏儒(当时抛弃侏儒、残疾子女会被严惩) 6 I# A! d8 k0 ^! B% _9 f" H
其中最着名的被迟罗泼迪的侏儒 就是后来人称的 大瓢虫
% D& v3 E" i/ U8 ^大瓢虫并不年轻 1 u' ~& l$ F2 g, L0 X) f" P
相传好色 对酒精过敏 有严重的荨麻疹 7 J# G" Y( s# f# s) W
他被后来接纳他的家庭(家庭不详 疑似4口 夫、妻、两女儿 下文称背道夫、妻、女儿)接纳的时候已经30出头
+ U$ m+ G/ V+ F( Y& b. F3 ]问题在于当时的ZF过于注重所谓的“人”
. \1 a. J. g' b" }' |1 @也导致侏儒的品行乃至犯罪几乎不被关注甚至不会被zhi裁
: t8 `' V0 x  g- T1 j( I大瓢虫之所以被称为大瓢虫
. E) C! O. w) v5 s一是因为他早年严重歇顶 ) G# G4 x  L' ]# @* h5 V
二是因为他心思缜密的狡猾无比 有个好像瓢虫那样油光可鉴却污秽的心 ) n. ^, E/ ~0 w) Z: D& M& e- c
当然这是后来人们对他的定义
# I$ X, Z" _" l至少他在被背道夫妻接纳之前还是相对遵纪守法的 # t4 ^/ l' b( q0 e; h
背道夫成天在外工作 传说是体力劳动 较繁重
4 D) {+ J" }; B$ F* e8 T, ~背道妻是一个语言温和 善良贤惠
* i0 |, i; O7 l: J. }较有姿色的家庭妇女 9 M, q; G7 d# j. H
而背道夫妻的两个女儿在大瓢虫来的时候只有12岁和13岁(大概年龄) 9 X7 k! ^8 v( y
大瓢虫虽嗜酒 但是一个非常幽默的男人
" P2 L" e" o& {4 m1 P常常一家人吃饭的美好气氛都是由他左右
! R8 A9 c, q, V# c6 U1 c$ k在他来的第一年开始 就对背道夫妻发誓自己要戒酒
7 T" d5 t: B& D' F4 s5 n3 {之后大瓢虫言而有信 很快就对酒嗤之以鼻了 6 W. {* M* y, J) m' C! g: c/ x' G
这让背道一家十分高兴
# t0 N: z/ \% n) E9 M他们一家5口其乐融融仿佛从一开始就是一家人
/ m( `; L. \' p1 I' }6 w然而背道一家不会想到让大瓢虫戒酒的并不是他内心所使 ) s* e/ H, S9 {* ]* Q" {$ i0 y6 c
他只是找到了自己更有兴趣的东西……背道妻和她的女儿 3 y6 R& j0 j: O& d  P# B+ u* ]% \/ B
大瓢虫忍耐了几个月便原形毕露
0 }9 l9 r4 X0 j, K开始在半夜进入背道女儿们的房间 7 g; {4 X8 m/ C1 d" r
但是没有得逞 9 j4 T0 ?; `. ~! V* J! f% q
之后背道夫妻就给女儿们的房间夜夜上锁或是陪床
- q( O- H2 k" D* m4 K7 m* E然背道夫妻对大瓢虫此举十分愤怒 0 K; Z9 N) E% E; Y5 R
但是由于先前对收养大瓢虫的决定和对ZF的承诺来看 $ [5 y7 Y  j8 v
他们能做的只能是忍耐和试图改变 " v; K7 b% e% j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大瓢虫开始觊觎背道妻 - x2 Y' D4 W6 o8 ^0 U/ a
一夜 背道夫妻争吵后 背道夫摔门而走 * G# G0 C& L$ H$ M$ O
大瓢虫见有机可循 便开始策划将背道妻俘入怀中
6 ]+ {6 Q# |! L不得不承认
3 m: W% t. }8 _0 v- V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可以对大瓢虫的智商和恶毒有所认识 6 K0 {' i3 Q' C
因为背道妻哭了很久 便睡了过去
  a0 @9 ?! P. T  M  _0 y由于要等着背道夫回家 就没有关上卧室的门 2 ], h5 W: I" A4 W  s9 ~; D
当背道妻有所察觉的时候 , T1 @; @; o0 t# u4 [  m
大瓢虫已经爬了上来 脱的精光0 I5 o; m3 B. g1 v9 Z2 z; ^* v- w
畸形的大瓢虫和对背道夫的忠诚自然让背道妻发自内心的恶心和抗拒
: F. g) F, P+ {9 k+ M此时大瓢虫一笑说道:从了俺吧 俺很强悍
+ T' ~; R2 c' E8 m背道妻的小鹿乱撞潮红心跳道:泥揍凯!我会告诉我男人的!
! k, Q: P2 X* @, S(以上两行开玩笑)
, C( @) a! _: g. |7 m大瓢虫说   q6 h( G: c  Z2 v$ i0 T9 p
若你不从我便告诉你丈夫因为你失意而想报复他 于是与我发生了关系 : {/ Q: W' `7 v$ R& a5 c8 [
其实背道妻全然可以不听他一派胡言 5 x& t  ^( p/ F, t
可是让我们注意一下时代背景 : N/ D) k% D! a( I' R4 W
那个时代的家庭妇女是有着强烈的危机感和依赖感的 # d% h  z7 M% B: Z+ \; h$ B8 Z9 E
一点风吹草动都不想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5 v  m( S. U& c) w尤其是对丈夫的忠诚 % h" f8 N" G4 ^* s
就在背道妻为难之时 ' V2 Y1 P! M2 l% }9 L8 `9 Q9 Z3 Z  `6 f
大瓢虫已利落的解开了背道妻的衣服
& D# R' X" ?  J( U背道妻流着眼泪被大瓢虫QJ 1 R7 [0 c6 a( R$ M4 B( j) k; [0 u$ N# U
得到的只是“只做这一回”的承诺
7 l3 g6 ~  s) Y5 W8 W9 B背道夫那夜未回
) c% d! w3 U+ ?第二天一切波澜不惊
, ^" w0 Q. B! x& t5 c+ H可是大瓢虫怎么能就此罢休 / Q. x( _1 r* ~+ J
不断的以那夜要挟 8 A+ @0 O3 P# g
之后的一年里 4 \+ `& k0 W/ B
背道妻与大瓢虫不断的发生关系 " _# f  T. V# U' u
甚至成了背道夫上班走后每天必不可少的工作 + C6 O1 N- R4 I0 F7 R0 o
悲剧总是这样发生
" ?+ c! m# Z, k# ~( x4 l2 P3 J, T背道妻怀孕了
# R. K* s( H( i6 Z3 @$ Z  U女人的直觉告诉她 那并不是丈夫的种
) P, g; k) m% H  v# N3 r! ~  X8 U背道妻开始害怕 并向大瓢虫寻求帮助
2 d7 G1 ]; c5 V5 V可大瓢虫是个没有劳动能力的畸形的人 7 H7 O; j* G5 i/ d/ ^( A
出的主意只能畸形而狠毒
3 s5 L- f/ y( w( L9 D* p# i前文所说 那个时代的威尔士注重“人”的关怀
# d3 z& j& A& y7 I; n( h中年丧夫的女人是可以得到很多补助的
2 p7 n! @" y' V. k可以衣食无忧 ; q$ N$ q5 n" k; o' e, c# h8 c
那么 在大瓢虫的蛊惑下 ' \. L7 v( u8 \
背道妻渐渐相信此事败露后背道夫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 j& b" T! O' n0 P不如听了大瓢虫的也好
$ ?% {$ e; w' n! A/ r话说背道夫妻从小两小无猜
5 o. q1 W: j) G让背道妻下手 说来容易 做着也难
' V! }. ~& w2 l/ w! z: j其后的几个月 背道妻次次准备下药都在最后时刻放弃 $ f+ m8 e4 g7 @. F
这可惹恼了大瓢虫
6 H% w! ?, \* K, L* o- D7 @! N让大瓢虫自己下手也是不可能 1 ^' h$ H- W! ^. [) Z6 i9 D& Z
大瓢虫不到一米高 + f/ q" N3 F( E, R
背道夫身强力壮 ( Z$ N7 C% @3 Z& T
大瓢虫开始了罪恶的计划
; V! R; p- Q/ I- R他对背道妻说:如果你再不动手 我会向对待你那样对待你女儿 ) y8 K3 a3 F5 f4 N( n0 h
背道妻的善良 不果敢 是导致成为悲剧中的悲剧的重要助推剂
3 n. Q" u, ~/ g* p" J( u背道妻完全可以给大瓢虫下药
) y! r: _# ?5 |& A% d3 K可奇怪的是背道妻竟然没有这样做 7 U3 c6 R4 `7 @4 b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 Z6 z% n1 T) \8 Q+ o: U或是大瓢虫防备的好 , [$ F/ f5 A5 @9 J& o3 `' ]
或是背道妻已经爱上了大瓢虫?荒谬
0 ^+ _& s3 P9 I+ p0 [/ x7 J从大瓢虫上一次威胁大瓢虫后 * I, ]8 Y; T, ~6 i% T' p# L
背道妻每个晚上都要和丈夫、女儿睡一间房
8 v9 @! S$ o( D, U# r! Q偶尔丈夫不回家她也和女儿们睡在一起 / C' q/ y, \* M! T% n5 w0 y
并告诉大瓢虫 如果大瓢虫敢动女儿 她将以死相拼
) s" x" H& |1 O7 g这让大瓢虫无从下手
' E$ ]# ~4 ]$ K7 T2 {很快 背道妻离产期越来越近
: n9 m( C2 P+ i- r% O  X" T而大瓢虫却是丝毫没有办法
8 z( O+ K) z- w$ A9 h他同样害怕 不敢有所动作 + v9 s: a7 B9 z9 \- c' @
他知道自己原本是多么弱小和卑微 # Z9 w$ }. ~3 D3 a; Q% y4 g- s
背道夫妻的两个纯洁的女儿让大瓢虫无可抗拒 , q3 y. {9 E# b9 y
他决定放手一博
4 ^* C: y% l) v0 _1 [2 p这天
: R/ |& n7 |+ G6 S丈夫上班前对妻子说今天可能不回来
1 ?( c" E' t! o大瓢虫越发确定的药实行自己的计划
+ \) b4 R  v( T# K6 r) G& o3 u故事应该美好点 ! s/ U7 P4 ?, ~) S
这该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 S7 U% q; s; q$ c
草坪上的两个女儿追逐嬉戏
8 q3 n" U7 v6 L8 y: v$ m8 t青丝绕颈 裙角翩翩
% p) Y1 z4 h3 w5 j: n7 p, l母亲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 U& y2 |3 C7 {0 |( |& I1 S1 i
偶尔看向窗外的女儿们 会心一笑 ; z# o) u2 P7 Z- c1 |. \, X
女儿们应该有着黑宝石般的眸子 $ l3 d# X: h: G2 b# x
神似天籁的声音 1 i: z  P0 X( z  x4 Z$ B! J
而这一切 马上就会结束! Z4 y) I7 q0 \6 J2 k! Y
天色暗了 4 D+ ?! [/ X6 H# E, {; w
晚餐毕后 & Y. _% {$ h' x
大瓢虫展开锋利的匕首 ; O% j; O% |( r
向洗刷餐具的背道妻轻轻走去
8 ~$ R. J7 {0 {) }) D他先拉了拉背道妻的裙角 3 ]  P9 A, N# A/ M# D
背道妻毫无防备的转身
( g7 r. R% K3 a大瓢虫能刺到的 ' D! O* p( B; m7 a* T
也只有背道妻的肚子
0 V  U+ Y1 W  |/ }( k0 a那里或许还是他的孩子
$ w2 `2 C, W( k; A8 m: Y大瓢虫深深的划开了背道妻的肚子
  h, D5 C% Y4 D( q, n6 L3 p" U一个不完整的胎儿随着肠肚滚了出来 * `  m" q& F9 H* w, p- |' P
背道妻睁着眼睛 疼和悲教她喊不出一个字…… 5 @& K* y; `$ X0 J
大瓢虫回头看了看背道女儿们的房门
5 Q6 [* ~$ w* ~4 f狡黠一笑
% G7 m) F% x( q" d. O给了背道妻最致命的一刀 7 U# \* e: h1 f0 H
是该得到了!大瓢虫这样想着 ( x6 D3 ?5 n1 Z& H. o5 M+ k
轻轻的推门 他看见了自己锁梦寐以求的一切
/ s2 p8 }1 K, }% U2 J) q那凄冷的月光穿过旧旧的床幔 , B# B" f' R' T: o/ h1 k4 O. k
印着女儿们的脸是那么可爱 ) U9 `/ k+ e5 m9 l% U" g) h, G  I
大瓢虫轻易的割下了大女儿的头颅 ! g/ n+ }+ n2 R+ l- h
那血涌出来的扑哧声叫醒了小女儿 1 n* [+ }8 y) X) K
小女儿出乎意料的没有嚎啕起来
0 f7 H- K; N& ^# t4 l2 n1 i' E5 m那黑宝石里净是惶恐 . I5 a6 _* N, n0 J  x
哆嗦的让整个床都几乎摇晃起来
$ ~0 C& P, T# a. m6 W她找不到自己的妈妈了
& m# b! S6 D8 `* \9 L大瓢虫将她轻易按倒   v( C8 S. e2 J- F
小女儿的眼泪静静的流淌 " C3 ~2 _  M' N6 C# N. r" A

, b: h1 J( m  t8 y和自己姐姐的血 混为一体……
' Y5 D' J. a" u0 `  A# B  V+ x# H4 P) \% h- x# n' G
强奸吧 强奸所有的幼丨女
, i$ Z$ e* l" T$ M8 O& Q; [  H剥夺吧 剥夺世间最美的贞操
# K6 V- U' M( Y) k1 M& G* z邪恶的
) g2 K! O- T9 M) O4 Y4 }0 V亢奋的大瓢虫激动的鼻涕都流了出来
  p2 D5 h3 q4 j$ v+ s
& P, _# p, B/ d小女儿看着大瓢虫 眼睛未眨一下 / E# R! I+ V1 [6 L* |
灰烬懂得疼痛么 应该不懂 * K  l* {% z+ U9 }/ I
那么为什么有眼泪
, N7 N1 D5 u, H; t% K$ R
. S; d  @4 E9 H$ h& J* T那该是知道自己从此以后就是灰烬
: L$ q8 K) U7 G% _3 Q; g卑微的 会被风轻易带走的灰烬
" o' M, L& d! u
  O) F9 ?- y: s' i5 f) c故事不该如此无良
* J: A! j8 d# |4 G8 o3 P那么 背道夫 回来了 + f9 ~( X. v- }7 M/ m' |! |) ?

8 p' h4 K. \3 i) _. @' E) w- A咯吱的打开…… 6 ]8 f3 X3 Q1 }$ `$ P
4 A5 t( T# g  i4 L+ l# n" e
2 r8 i; V5 _  i
背道夫没有我想象的坚强
" z& V- e1 p6 e  h, g# F& {他像大瓢虫的鼻涕那样瘫倒在地 . g, k5 C, I- ^, A7 E; m7 t
嘴角抽搐的像是马达
( K  o- W3 ]2 E. s. d# g  Y' x! g+ z* ?% H5 L& M% p& L

; f- l8 v% y+ }( t大瓢虫的故事流传了下来也因其过硬的心理素质 # R* O1 K8 M; Q  x
大瓢虫竟然没有惊慌
4 n4 c0 @4 N9 K& K他拿着刀淡淡的说了句:你还想失去她么? ' O, J+ E5 C+ N% f9 c
* N# m9 @' ?- n$ R$ M: @- n
& m3 P  ]& t" w& H7 }2 z
大瓢虫光~着身子 将同样光着身子的小女儿架出了门外 5 Y1 u: S+ d( D6 \2 v6 y
还不忘让背道夫将他们的衣服扔了出来
% M' q5 G, r! z+ t" ?2 D4 i. N9 T1 C大瓢虫抱着衣服架着女儿 : d5 B: i% I$ M) f4 g6 I
7 H: @) A$ _1 m+ n# G: r) X
就这样消失在了夜色中
: [& P7 D7 [* u2 u9 F& C
2 C$ v/ O$ B5 w4 I7 G6 e背道夫一夜坐在那里 1 x5 I4 y; x' ?
直到第二天阳光将他刺醒 3 H! N- c& j4 h$ S5 b, n
) _0 K5 N5 x0 P1 V/ t$ q8 O
背道夫神经了
& x. U6 v. e! R5 x大笑大叫着冲出这个家
7 D  n  }5 ^6 i6 T. i- ?, q% a" H1 s* J# b$ l& ?1 M6 P/ y) K* i" b
这个曾经温暖 欢乐的家 # n. U' Q) e9 m/ H7 o- r- K
这个他只为此而生的家 5 F7 s& w2 b7 h& F
最后坠入河还是山谷(记不清)
: ]- H; @+ U$ ~5 d1 F; V% F% b" u1 V" Y. i/ ~2 o1 M- q7 A* N! e
后来 据传 1 u3 r  |5 m: N/ ~' v' `# \
! R* F0 H/ b9 ^' r
大瓢虫和小女儿行至英格兰边境
* g# f0 g: N7 c, q9 t. e被另一户人家收留 ) w  Z5 t7 E, |8 I; r$ ]
听说 夜夜~~~强奸…( U7 b) l4 s+ g9 @  h
48029358d109b3deda7993d5ccbf6c81810a4c10.jpg ( {$ ?, U, {" z3 D' T" q* ~
258b9e3df8dcd100d95a8f9c728b4710b8122f10.jpg # d( }. {" j& M# {# [2 H( R
143703087bf40ad1aeedc845572c11dfa8ecced3.jpg
8 V9 |1 l) @* W6 i af7932fa828ba61ef928bf924134970a314e5910.jpg & A( M  e9 w7 y  @
d0579c16fdfaaf51cbea8e198c5494eef11f7ad2.jpg 7 h/ E/ X( f- {4 o; S: x
ec53bf096b63f6248c9b4ebe8744ebf81b4ca311.jpg
5 e4 Q! g1 j  ~. L feb29825bc315c60779c64498db1cb13485477d2.jpg ' E+ C  y9 @% o
68454a36acaf2eddbcfc464f8d1001e9380193d6.jpg # }8 G2 T; o! a* ]. X; [: e; s
这个故事在最近被改编成电影
- ~3 y3 u; \9 F名字我忘记了
. G0 G9 g$ M4 |" A- j% H就是关于纳~粹是否可能在现代社会再次出现
/ S2 b1 {2 f& M- W" w- @- l% R一个老师和一群学生的课题研究
) g/ f" N& o' M" ?! m* S, L7 ~0 \7 ?
, m/ N8 J7 p! K/ i8 f% o) n% |结果成为一个学生过于沉迷于所谓的课题杀死了另一个学生 后 自杀
$ e! v, V! V6 V, w8 }2 k# w老师也被逮捕 4 l" x) u# z& J& a- X3 w! v
然而故事的原身并非如此 无关纳~粹及课题
2 ]! I0 Y$ n3 ]' U( E" I5 v/ h) p/ ~5 W  a% V) ^
但据我了解 这个电影的本意就该是反映我接下来要讲述的事丨件的…
, l6 h& z% D! W6 Z0 F  k! ~3 B* j& |! x% M
甚至有时候,哑巴老师半夜叫起学生在凌晨时间,在郊外静丨坐。
7 p- q1 R% r; z- b% L7 \# g8 M" r2 s4 L+ y7 }: G2 X/ E
并且据说他要求在黑暗中每个学生都两两对视
, z7 i5 v; L/ j/ n  p* ]$ o- W; S奇怪的是学生并不感觉到害怕
( V1 N6 O2 P0 a% V3 Y8 ]后据当事者说 当时他内心的宁静无以伦比。 : d3 k/ n4 c& |, q4 d
7 I# v+ c0 T( N: d9 j
这样的老师自然遭到了知道情况的家长强烈的抗丨议。 ; o* D8 {; ~/ P9 _  Y4 E
! }3 e, A2 N& v7 S: S
可是有些被家长领回家的学生却开始夜夜哭闹
$ B" U) u# I: z1 C2 P4 ^常常在梦里惊醒汗湿全身
7 Y& v. l: C9 H. u/ l0 X$ U: Z& G1 J
直到再次送回哑巴老师身边才得以正常
7 r! F0 j" `( f; m% Q& d6 g5 q7 r* m6 D4 e+ n& S2 s/ k
半年后 ) N3 S3 U! j  a& J+ j- @
这些8丨 9岁的孩子身上再也看不见活泼 天真 8 Z1 j9 ]( s5 S8 I, w/ r- w% P* I
有的只有死寂一般的沉默和怪癖
, b- O' p6 l0 ?1 p
! \6 ]8 G9 b! Q
! u* i) f+ e) C. r1 u1 e# B- ~! {有的孩子在周末整夜的睁着眼睛
* j" M3 r8 R3 ~! S, }有的孩子见了父母犹如陌生人
; r$ E- d% u. f有的孩子开始虐待自己家里的宠物
7 p3 w7 b/ j$ z/ }# y; K
8 C& B) I" \& k3 s8 j
3 y9 |' Q: r% G8 ]. I9 ]& m而哑巴老师在学生离开后就将自己锁在公寓内 ( J  m) I2 p8 t9 V, E4 `4 R7 i! t
闭门不出
: ^: U% y# _' A5 t1 j$ T- w* i. q" g+ e" V
但是 每个孩子都显现出了极高的天赋
4 E2 R1 U" {8 |3 x+ z或是计算 或是色彩感
. E- ^4 m( k6 O% c9 l) x或是听一遍音乐就能弹琴
7 B. b8 Z* B) m这一切都叫学校 家长欣喜不已
; ~. Y7 u- d: L0 L  L0 @
# G: _! T' E/ M
/ A1 `3 T1 w0 |4 `4 l  D. y; W' y& c# M9 s: @2 m
就在192丨0年前后
% U7 _9 C7 e1 v4 Z) h2 n5 c哑巴老师任教的第二年深秋
7 k/ d1 ?! d* J) @3 a. e
$ V) Z0 G4 m! n' L他和他的所有学生一夜之间消失 & _" t4 O' v; c* ~% l( z) j8 T3 w

# ~& {) Q) F3 A) E1 G: E从此杳无音信
  r$ f* T; T! y  W! S! n7 I1940年前后
" I1 Y. H' U% K7 u( v在哑巴老师的故乡
& }! l/ G$ S) u& Y$ p也就是巴拉度河畔的那个小村庄
. |9 F* i. ?3 }4 v4 S' k! ~, ~8 F, w/ D+ _5 B" M6 N1 ?
村民常常在夜里看见一个大人带着孩子坐在草地上 7 z$ x/ L! H: G4 I
两两相对 0 _+ r$ s7 c* m9 U: f. B9 s  C
月色下十分凄哀
, M; _' \0 J/ n& y5 r. [3 h  ~& u而到了早晨 却什么都没有了 4 d# c" P4 B: Q8 \( L+ L3 z

7 b0 W5 ?2 @$ [3 w8 G$ ]6 I
发表于 2016-1-8 07: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巫婆,魔鬼在人间的转世,恶魔的代言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20-8-5 03:39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