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冰蓝血魄灵异网
搜索
灵异图片|灵异事件|灵异小说 黄金虎眼石手链 招财辟邪转运2011第一期灵异管理火热招聘●2010可外链灵异相册整理●
№申请灵异勋章最新制度№
№申请灵异部门最新制度№
发长篇恐怖灵异小说奖励血魄!
发恐怖漫画鬼魅图片奖励血魄!
像QQ一样把冰蓝装进手机携带
无论你走到哪都能上灵异论坛
灵异网搜集各地真实灵异事件
用科学的态度交流灵异 打破迷信
查看: 864|回复: 0

【资料】魔宴导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10 08: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财辟邪貔貅手链
名词解释

Abbot——修士:监督着魔宴公共避难所的血族或血仆。
Albigensian(orCathar)——卡特里教派:遵从教化之道中的卡特里之路的血族。
Archbishop——大主教:一个魔宴城市的统治者。
AuctoritasRitae——公共仪式:所有魔宴血族都熟练的一套仪式。
Bishop——主教:服务于大主教,监督魔宴一切行动的血族。主教也为大主教提供建言。
BlackHand——黑手:黑手是魔宴中负责武装行动的一群精英分子。所有的黑手成员都是魔宴中最优秀的战士。
BloodFeast——血宴:一个或是一群受害者被绑起来倒吊着。这些不幸的家伙都被当作带水龙头的血池,尤其是在宴会上。
Brave——英勇者:参与了战宴的魔宴。
BrothersandSisters——兄弟姐妹们:所有的血族。
Canonicus(orPatriot)——皈依者:遵循教化之道中的荣誉和谐之路的血族。
Cardinal——枢机主教:监督着一片广大地区魔宴活动的血族。每个枢机主教都有一群大主教为之服务。
Chief——首领:战宴的领导者。
CityGangrel——城市Gangrel:在城市中有一个永久避难所的Gangrel。
CodeofMilan——米兰公约:一套用来保持魔宴运转的守则。
**munalHaven——公共避难所:被一整个帮派使用的单独的一个避难所。
Consistory——监督法院:魔宴执政的顾问团。
ConventionofThorns——荆棘条约:结束了大叛乱的条约。
Corrupter(orHeretic)——腐化者(或是异端):遵循教化之道中的邪恶启示之路的血族。
Coven——会众:定居在某个特定城市的魔宴血族。
CountryGangrel——乡村Gangrel:更加偏好在路边安家的Gangrel。他们不常住在城市中。
CreationRites——创造仪式:在所有的魔宴血族被初拥时都要接受的一种特别的仪式。新人被活埋了起来,如果他们想要生存下来,就得自己挖出一条路来。
DaughtersandSons(ofCaine)——该隐后裔:所有的血族。
Dementation——疯狂术:魔宴的Ma**avian们专有的异能。使他们能够操控和感应疯狂。
Dog——狗:狼人。(…………)
ElysianFields——乐土:墓地或是其它类似的地方。
Esbat——巫会:帮派的每周例会。会上通常会讨论帮派的大事或是进行血誓。
FestivodelloEstinto——圣节:“死者的欢宴”。这个长达一周的庆典通常在三月的第二周开始。所有城内的魔宴血族和路经城市的游猎帮派都会参加。
FireDance——火舞:一种魔宴血族为了彰显自己的勇敢而在燃烧的火堆上行走的仪式。
FoundedPack——定居帮派:会众的别称。
TheGreatJyhad——大圣战:从那场产生了魔宴的叛乱之后就一直在进行着的魔宴与密盟之间的战争。
Hand——手:黑手。
Harmonist——协调者:遵循教化之道中协调之路的血族。
Headhunter——猎头者:收集被自己毁灭的血族头骨的魔宴血族。
Hulul——乌鲁勒:魔宴Assamite的领导者,每100年就像征性地被杀掉一次。
IgnoblisRitae——帮派仪式:被魔宴中的某几个帮派所采用的仪式,但不是所有魔宴帮派都采用。
Infidel——无信者:所有的非魔宴血族。
InjunorIndian——印第安人:游猎帮派。
InnerCircle——内环:魔宴的控制者们。这个团体服务于执政,但他们也可以驳回执政的提议。所有的辅政顾问和枢机主教都是内环成员。
Juice——血。
JuiceBags——牲口:凡人。
Jyhad——圣战:魔宴的血族常常用这一术语来描述与其他血族的战斗。因为在他们看来几乎所有的战斗都是为了魔宴
而进行的圣战。
Kindred——对所有非魔宴血族的称呼,这是一个贬义词。魔宴们并不认为密盟的血族是他们的同胞。
Lasombra——13氏族之一,其成员在魔宴内拥有领导权。
Loyalist——忠诚者:一个魔宴政治组织,其成员倾向于在自己认为领导者的命令有损于组织时应该拒绝服从。忠诚者认为真正忠于组织的就是完全的个人自由主义。忠诚者并不为大多数魔宴所欣赏。
Monomacy——挑战:一种有着正式规章的魔宴决斗。这是解决争论的传统办法。
Necronomist——死灵术士:遵循教化之道中的死亡与灵魂之路的血族。
Noddist——诺得学者:遵循教化之道中的该隐之路的血族。
NomadicPack——游猎帮派:居无定所的魔宴帮派,他们常常四处游荡(在城市之间)。
NomadsorNomadicSabbat——游猎帮派的成员。
NosferatuKingdom——Nosferatu王国:城市的下水道系统,尤其是那些被Nosferatu或是魔宴Nosferatu们所占据的部分。
Obtenebration——暗夜术:Lasombra氏族所擅长的异能。这项能力允许他们操纵黑暗。
OutlanderGangrel——荒原Gangrel:定居在野外的乡村Gangrel,常常旅行,从不进城。在所有的魔宴中,他们是最接近狼人的。
Pack——帮派:一群血缚在一起的魔宴。一个魔宴同时只能属于一个帮派——通常是拥吮了他的那个,但也并不总是这样。
PaleRider——苍白骑手:游猎的魔宴帮派成员。通常用来指魔宴机车帮派的成员。
Paladin——血卫士:以保镖或是刺客身份服务于魔宴领导者的血族。血卫士不能是黑手成员。他们也被称作血殿卫士。
PallaGrande——周年庆典:每年万圣节时举办的庆典。这时城中所有的魔宴都会聚在一起。这是一个避世庆典,凡人常作为客人或是主食而受到邀请。
Pander——**:魔宴中的弃儿。
PathofEnlightenment——教化之道:魔宴成员所遵循的信仰系统。其中有七种主要的心路:该隐之路,卡特里之路,死亡与灵魂之路,邪恶启示之路,协调之路,荣耀和谐之路,灼血之路。
Priest——牧师:某个魔宴帮派中的仪式主持者。他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帮派的唯一领导人。
Prior——隐士:修士的别称。
Priscus——辅政顾问:为执政或枢机主教提供建言的魔宴血族。
Prize——奖赏:狩猎或战宴的目标。
Recruit——征召:拥吮某人使他为派系而战。
Regent——执政:魔宴的最高领导者。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执政。
RulesofMonomacy——挑战原则:设置好的为了有序的决斗的规则。这种决斗有时被叫做挑战。
Sabbat——魔宴:一群为了与密盟和第三代的回归抗争的血族。这个称呼既可以指派系也可以指派系成员。因此,魔宴中的血族通常就会被称作魔宴。
Scout——尖兵:魔宴间谍。
Seraph——号令天使:黑手的四个最高统帅之一。
Siege——围城:夺取密盟控制下的城市的行动。
Slave——奴隶:密盟中的自由主义者。
SwordofCaine——该隐之剑:魔宴。
Templar——血殿卫士:血卫士的别称。
Tongue——喉舌:魔宴的宣传攻势,尤其是指对自由主义者的。
TrueSabbat——真魔宴:从一次攻击敌人的行动中活下来的魔宴。
Tzimisce——13氏族之一,也用来指此氏族的成员。他们是魔宴的支柱力量之一。
Unifier——制服者:遵循教化之道中的灼血之路的血族。
V——一个血族。
Vaulderie——血誓:一种魔宴的仪式,所有参加的血族把自己的血灌注到一个杯子中混合起来大家共饮。
Vicissitude——变幻术:一种为大多数Tzimisce所熟练掌握的奇术。允许他们塑造人体的肌肉和骨骼。
Vinculum——由血盟仪式造成的血缚,其中的血族相互之间的忠心都会不断增长。
Voivode——总督统领:Tzimisce氏族的领导者。
WarParty——战宴:帮派内的一种游戏,无惧的血族之间相互竞争猎杀某个特定目标。目标被杀死后,证明了自己的胜利者可以将其吸干。
WildHunt——狩猎:就像血猎一样,但派系不会在乎暴露于凡人眼中,会不计代价毁掉叛徒。通常游猎帮派也会被召唤参加。
魔宴组织:

我是人民——是群众——是大众——是民众。你可知世间伟业无一不借我之力成就?
——CarlSandburg,“我是人民,是大众”

魔宴不是一个非常有组织的派系。它有许多领导等级和领导职位。但不管怎么说,不像密盟,在魔宴中这些位子都被那些最忠诚或是最有能力的血族所占据,而不管他们的世代。领导的角色在派系内就只是领导而已。领导者而非统治者。但话说回来,一个领导的地位越高,就会有越多的魔宴响应他的号召,遵从他的号令。领导权是由宣称而来的,并不是任命的。因此那些有能力者得以占据高位把不称职者挤出去。
魔宴中最主要的领导者来自Lasombra和Tzimisce两个氏族。当然还有来自其它氏族的领导者,但这两个氏族是最有威望的,尤其是他们在毁灭那些非派系成员的氏族长老上所取得的成功。Lasombra又是其中最受尊重的,自从据信他们的所有氏族长老,包括氏族始祖都被摧毁之后。Tzimisce们也在猎杀他们的长老上做出了很大努力,但还有一些依然存活。
魔宴中的领导等级并不总是职责明确的。领导者能拥有多少权力取决于他们能够正当地宣称多少。如果他们能够取得许多帮派的支持,那他们就有权拥有相应的领导权。魔宴使用一套圣职称呼来表示派系内的基本领导等级。这种做法最开始广受嘲讽,但最终还是被视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
魔宴的最高领导者拥有执政头衔,因为(照魔宴的官方说法来讲)她只是监督着该隐后裔们的行动直到该隐本人回归并亲自领导他的孩子们的行动为止。执政相当于是学校校长,至少在魔宴内是如此。执政并没有完全的权威,但她的指示还是通常都会得到执行。在派系历史上一共有过4位执政。每个人都是被继任者推翻的。其中的三位执政,包括当前这位,都出身于Lasombra氏族。另一位出自Tzimisce氏族。现任执政Melinda是Lasombra氏族的一位第四代。她是一位残酷无情的操纵者,通过暗杀和勒索控制着整个派系。不管怎么说,她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自己是个能力卓著的领导者。
执政的助手是魔宴的枢机主教们。这些血族管理着地理上的一篇广大区域。只要执政或辅政顾问的行为不危害到派系本身,枢机主教们就很少质询他们。枢机主教们对自己管区内发生的一切负责,他们还计划或授权其领地内的所有魔宴活动。现今有13位枢机主教,但考虑到魔宴的扩张政策,这一数字应该很快就会增长。
在权力结构中位于枢机主教之下(尽管很多人会有不同意见)的是辅政顾问们。他们组成了魔宴的监督法院(类似于董事会),就派系事务向执政或枢机主教们提出建议。就其全体而言,顾问们要比某一位枢机主教强有力的多,但个别而论,在政治权力上他们远不如枢机主教们。大多数辅政顾问都是野心勃勃的氏族长老。辅政顾问和枢机主教们一同构成了魔宴的内环。内环有权废立执政或是驳回他的提议。
为枢机主教提供服务的是大主教们。这些血族通常是些长期以主教或是牧师身份服务于魔宴而在权力等级上爬上来的。枢机主教有权指定某个他认为合适的人选就任大主教。有一些会接受贿赂,但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地位的血族最后常常都会神秘消失。大多数大主教都会宣称他们的领导权,枢机主教常常会批准这种宣称。魔宴的大主教就相当于密盟的亲王。大主教管理着一个城市作为自己的大主教辖区。
在大主教之下的是主教们。主教们掌握着派系的经济和安全上的具体事务。主教有权命令某人或整个帮派去达成派系想达成的目的。主教常常控制着城市中的某些地区作为其主教辖区。辖区内的魔宴有权拒绝主教的要求,但他不仅可能会失去主教的宠信,还会被其他人认为是对派系不忠。
牧师是派系内最低等级的领导者,他们管理着一个个单独的帮派。每一个牧师都是有能力的领导者,尽管或许不是帮派内唯一的领导者。在城市内牧师作为主教的使者而行动。牧师也受训以领导魔宴仪式。
每一个魔宴控制的城市都至少会有一个公共避难所,对所有魔宴成员开放。较小的会被称为圣殿,大一些的会被称为大教堂。城中最大的公共避难所也是大主教的避难所。圣殿常常被用来当游猎帮派经过城市时提供给他们。圣殿还被用来作为集会场所,或是一个以上的定居帮派的避难所。
魔宴在黑手之外还有自己的刺客。这些刺客就是血卫士或血殿卫士,高级领导者的私人保镖。他们也常被用来铲除派系的或是他们主上个人的威胁。一些血卫士对自己的主上所表现出来的忠心甚至超过了对派系的。
魔宴的基层组织就是帮派。有两种形式的帮派:定居的和游猎的。定居的帮派常常比游猎帮派拥有更多的权力。强大的帮派可能会对他们本地区的魔宴领导人产生极大的影响。当几个帮派合作时,他们甚至可以违抗上级。毕竟,自由是派系的目标。
尽管宣称地位的主要途径是通过散播谣言,但在派系内部还有挑战传统。有些时候,一个派系成员会觉得另一个帮派成员的行为,或是他们领导的行为让他很看不惯,并且他想要把这些变得更合自己胃口。这种事可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小事。通常都以矛盾或是产生矛盾的某一方的最终死亡告终。
挑战是一种决斗仪式,干脆简单。挑战的一方向对方送去一份他必须很快决定是否接受的战书。如果一个魔宴拒绝这种挑战他就会被认为是一个懦夫,因此尽管没有人强迫一个魔宴必须接受一份战书(派系的价值观崇尚自由),但一个懦弱的血族会被他的上级怀疑。如果此人后来采取了被人们认为于派系有害的行动,则他的上级就会剥夺他的头衔和领导权。
如果被挑战一方接受了战书,决斗就会在挑战规则之下进行。规则规定了必须要有一名仲裁者来监督双方的决斗以决定胜者;他还要规定挑战要进行到何种程度,一般情况下都是至死方休。自从大部分魔宴觉得应该用一种更加圆滑的手段来达到目的之后,挑战就很少发生了。如果挑战者胜出,他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指定一人来取代败者的位置。一般情况下胜者都会指定自己,尽管也有血族为别人的利益去挑战他人的。那些把挑战原则视为自己晋升之道的血族很快就会被高层领导下令暗杀掉。他们可不希望自己的地位受威胁。

忠诚者运动:

Goputyourcreelinyourdeed,Norspeakwithdoubletongue.
-RalphWaldoEmerson,“OdeInscribe**oW.H.Channing”

忠诚者运动是魔宴内部的一个极端派系。据说它受到魔宴Ventrue和**们的支持,但一些更加叛逆的魔宴长老们也在支持着运动。这些叛逆者们所坚持的原则是“通过反抗领导权来做到对魔宴的忠诚。”他们坚信自己必须遵从自由的原则,随心所欲地行事,即使这代表着完全无视领导者的命令。

他们将这视为派系的思想基础,并且他们并不真的不相关。他们要比领导者们更加接近最初的魔宴的样子。忠诚者们宣称,若是没有完全的自由,魔宴就只不过是另一个密盟而已。

这个运动的成员们都是些积极的忠诚分子,但他们都不愿服从命令。许多人甚至拒绝接受那些愚蠢的仪式。他们依自己所好地服务于自己的帮派,但更多的时候是与那些同道中人一起行动。他们有自己的伙伴和自己的议程。

由于已经存在的这些事端,运动的创建人在身心两方面都受到了攻击。许多过分狂热或过分自负的圣武士将他们的不死生命投入到了对抗这一危及到了魔宴内部和谐的运动中去。但不幸的是,每一次试图镇压这个运动的尝试最终都使它变得更加有力。整个帮派都拒绝服从他们的领导人,并且按自己的意愿随心所欲。执政已经想到过召集忠诚的黑手,但她至今还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魔宴裁判官:

魔宴的裁判官就像是他们之前的凡人同行一样冷漠无情。魔宴的裁判官致力于让派系摆脱邪恶启示之路的信徒所带来的不断增长的腐化。

裁判官是由一些精挑细选的忠诚而强有力的魔宴血族所组成。他们巡行魔宴领土,对受到控告的魔宴采取措施。裁判官厉行惩罚,常常是超过限度地痛苦和漫长(即使按魔宴标准也是如此);他们还有权将主教和牧师的领导权废除。魔宴的裁判官可能会变成一件强有力的政治工具,但由于至今为止的裁判官都虔诚谨慎地对待他们的职责,所以还没有发生这种事。裁判官有权巡视他想去的任何魔宴领土,探察任何魔宴的私人事务。裁判官通常五人一组,伴有两名圣堂武士。他们所想通常都会被实现,自从所有材料都会给他们准备好以来他们还从没有宣布过狩猎。

裁判官只有15人,但他们的能力完全足以胜任解决恶魔腐化的问题。裁判官偏好于不加通知地突然造访某个魔宴城市,对某个疏于防范的主教加以讯问。他们会考虑针对任何魔宴的证据,即使是针对长老们。裁判官会聆听任何人的指控,但如果一个魔宴未能确实证明他所指控的对象,他通常会陷入麻烦之中,而且还要面对受到他指控的魔宴的报复。

没有人知道裁判官会调查谁,或是他们会查出些什么陈年旧事。裁判官们都非常隐秘,狂热,无情和残酷。由于他们的权力和一根筋,他们也常常令人觉得是个威胁。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夺取任何魔宴的不死生命。当他们出现在附近的时候,即使是显赫的大主教和长老们也会在恐惧中战栗。

魔宴历史:

很久以前的欧洲,在血族们中间爆发过一阵巨大的恐慌。在长达数个世纪之久的血族和凡人的和平共处之后,无知的暴民们在宗教裁判官的鼓动下揭竿而起(……)去毁掉那些他们所谓的超自然生物。古老的血族已经变得过于骄傲而且证明他们对这种威胁无力应对。因为大多数麦修撒拉害怕最终死亡,他们就用自己的后嗣作为牺牲以换取自己的生存。因为血缚的原因,很少有年轻的血族能够做出奔向死亡之外的事。

宗教裁判官在西班牙搜捕Brujah时尤为卖力。氏族的长老们潜藏了起来,留下年轻的Brujah去照料自己。这些年轻人为自己的生存奋战,并且由于长老们已经不再,所以他们也没有必要继续潜藏起来。Brujah们向宗教裁判官们宣战。他们四处旅行去寻找支持者。这引起了其他长老的注意,他们派自己的后嗣去驱逐这些麻烦制造者们。他们可不想引起宗教裁判官的注意。

与此同时,在东欧地区,也就是今天的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Tzimisce氏族陷入了他们自己的麻烦当中。氏族中的一小帮密谋分子学会了通过反复饮用他们几个人少量混合起来的血液,可以打破以前的血缚而代之以一种在参加了这种仪式的成员之间相互产生的忠诚。这种练习逐渐增长,密谋者们最终挑起了一场年轻人对长老的氏族内战。长老们胜利了,很多叛乱者逃向了西方。

Tzimisce叛乱者们最终加入了Brujah,他们决定团结一致将所有血族从血缚中解放出来。这场运动最终演变为了人们所知的大叛乱,麦修撒拉们开始强化了对叛乱者的攻击力度。Lasombra和Ventrue尤其卖力。但叛乱者的间谍还是使一小群年轻的Lasombra站在他们一边并打破了血缚。

同时,还出现了另一个问题——Assamite们。他们穿行于国家之间,为他们的精神上的实践猎取着长老和叛乱者的鲜血。叛乱者们试图保护自己不被这些强有力的血族战士所攻击而向无情而强大的Assamite氏族提出了一项协议。

Assamite们同意不会摧毁叛乱者,作为回报,叛乱者们提供一个摧毁Lasombra的第三代和其氏族大部分长老的机会。Assamite们同意了,同Lasombra的叛乱者一起,他们在Lasombra的氏族领导者们在其避难所沉睡时突袭了他们。在其创建者和大部分的主要领导者死后Lasombra氏族就像一个纸做的房子一样倒塌了。剩下的则选择了支持叛乱者们。

这是大叛乱的高潮。其他氏族的血族陆续跟叛乱者站在一起,长老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被猎杀。Ventrue的长老们号召其他氏族跟他们联合起来对付宗教裁判官和叛乱者。他们恳求道,若是没有一个协议,所有氏族都将倾覆。有七个氏族同意了联合在一起,他们一起构成了密盟。新成立的密盟其手段要比今天的密盟不圆滑的多。他们开始对叛乱者的战争。

即使是七个氏族联合起来,叛乱者们仍然证明了自己是不可小觑的。不管怎样,还有许多年轻血族继续忠于自己的长老,既是出于恐惧,也是出于认为这是一个获得个人地位的机会这样一种心理。Tremere们此时证明了自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他们和Tzimisce之间的的源于旧时冲突而产生的仇恨无比巨大。
在长年激战后,密盟终于占了上风。考虑到在他们手下幸存的可能性后叛乱者的领导接受了和平协议。第一次密会在英国的一个小村庄召开,叛乱者们签订了荆棘条约(那个村庄的名字是索恩,与荆棘同音)。他们还被迫饮下了组成密盟的七个氏族的长老的血。Brujah的长老是第一个提出与密盟议和的。

许多自己的氏族已经加入密盟的血族视投降为在自己氏族开始追杀他们之前能做的唯一选择。Assamite们发下毒誓以保证以后不再挑起与密盟的战争,但他们拒绝被血缚。相应的,由Tremere们对他们施以诅咒,整个氏族今后都不能够杀亲。

一些叛乱者并不同意这次和谈,他们相信长老们还会再次出卖他们的。Tzimisce和Lasombra们在这些人中占了大多数。Tzimisce与Tremere们是世仇,因而绝不会向他们投降。Lasombra们则摧毁了大部分本氏族的长老和许多Ventrue的长老,他们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施以重罚。与其他氏族中的死硬份子联合在一起,他们组成了魔宴,以女巫会为名以纪念他们的出身。

密盟不计代价地想要摧毁魔宴。魔宴的领导人知道在他们很多前成员加入密盟一边后旧战术就不再会收到什么效果了。他们选择了他们前主人的战术并且将其极端化。他们自己创造血族来对付敌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数量上的优势。那些在圣战中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人会被承认为真正的魔宴并且可以创造更多的血族。所有被征召的血族都必须完成一种相同的仪式,这保证了只有最强壮的才能活下来,而且他们在任何方面都不再像人类了。每一个新创造的血族都被血缚于创造他的帮派以保证其忠诚。
密盟与魔宴之间的战争持续了200多年。魔宴在冲突中一直处于人数上的不利地位,但靠着忠诚和不可预知派系依然生存了下来。最后派系终于被驱逐到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潜伏了起来。。在下一个世纪,冲突以小得多的规模继续着。

在这段和平时期,魔宴的血族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非人本性,开始寻求一种更高的道德标准。不止一种信仰体系在这段时间被建立了起来,这些血族式的信仰体系就被称为教化之道。教化之道可以被认为是血族的宗教,但它在保证很多新兵经历过恐怖的创造仪式之后还能心智健全上也有其作用。

魔宴还开始探寻并练习密仪。这些被用来使派系保持团结,增强忠诚感,加强普遍的联系。此外,一个被叫做黑手的魔宴组织也被建立,以便能在任何时间都能执行一些特别的军事行动。
18世纪早期,魔宴看到了一个能将自己从与密盟的冲突中最终解放出来的机会。正是在这个时期派系的许多成员去了新世界的殖民地。在那里,魔宴伴随着城市一同成长。在殖民地的早期,魔宴发现可供其猎食的人实在太少,因此他们的人数一直很少。许多血族甚至前去边疆地区去探索美洲的荒原,猎食动物或原住民。

许多在美洲的殖民地领导者都是王室代表,也就是说被欧洲的密盟所控制。密盟在美洲不断增长的影响力促使魔宴挑起了美国独立战争。密盟可受不了这个,他们的反应是重新对欧洲的魔宴施加压力,最终迫使魔宴的最高领导人将他们的权力中心移到了美洲。魔宴在美洲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与此同时发生了第一次Tremere叛乱。事实上,许多密盟都被击败了,他们在殖民地的影响力在不断衰退。

到18世纪中期,看上去密盟保住了他们在北美的势力。Brujah和Gangrel与殖民地居民一同奋战,并且还控制了很多重要地区。密盟开始对魔宴的城市进行围攻,许多城市很轻松就陷落了。

密盟之所以如此轻松就获胜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魔宴内部不断增长的倾轧。早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派系就如同许多革命中常发生的一样开始内斗。魔宴在战争中未能击垮密盟势力,而他们本可以很轻松地做到这一点的,再加上派系领导人接纳了许多密盟的背叛者,这些都让一部分魔宴认为他们的领导人很虚弱。许多领导人都被从权力宝座上挤了下来或是被摧毁了。

当一个血族一宣称领导权,他立刻就会被其他权力欲旺盛的血族所挑战。很快组织就开始相互对抗,既在自己的领地也在别的城市。有那么一会,黑手是魔宴当中唯一没有卷入纷争的部分,尽管它也有自己的问题。派系的这种分裂状况有助于密盟夺取了大部分魔宴控制下的城市。派系内斗从19世纪早期一直持续到20世纪30年代。从那之后,魔宴变得稍微有组织了一点,但离拥有良好组织和阶级分明还差得很远。

幸运的是,在内战期间魔宴还是保住了几个美国主要城市的控制权。一些城市,像费城之所以还在魔宴手中是因为黑手在那里集中了大量人员。魔宴帮派逐渐变成两类:定居帮派和游猎帮派。许多魔宴的游猎帮派是被密盟或其他魔宴帮派逐出城市的。定居帮派在城中拥有永久定居点并控制着城市,而游猎帮派则四处旅行,从不在一个地方呆太久。

在最近20年里,魔宴开始重整自己,而这次比以前有过的任何一次都更加剧烈。魔宴如今已经比密盟几年前所预想的要强大得多。派系如今既可以夺回以前密盟从它手中夺取的,还有能力夺取以前从来就不属于它的。魔宴是密盟的主要对手,而今它的成长已经使密盟开始担心另一次大圣战的爆发。

今日魔宴:

Didyouthinkthelionwassleepingbecausehedidn’troar?
-JohannFriedrickvonSchiller,TheConspiracyofFiesco

或许魔宴不是最大的血族派系,但它是最活跃的。魔宴的存在是为了保证个体的自由和对抗氏族始祖们的回归。这要求有一个强有力的权力基础而且使派系忙于在各处扩张它的权力和影响力。派系所使用的手法和派系本身一样杂乱。没有所谓的标准化程序。所有领导者的兴起或衰亡都取决于他们自己的能力。达尔文的适者生存的思想也适用于领导权,就像在魔宴的不死生命中的其它事一样。

所有魔宴行动的中心都是为了颠覆密盟。魔宴建立之初的原则就是反叛,在今天来讲就是反叛密盟。密盟控制着大部分的北美地区和几乎整个西欧。基于自己的使命是神圣的这一信念,魔宴试图重新在北美获得支配地位。

在19世纪,魔宴丢掉了在许多东部城市的势力,也同样失去了在西海岸本来就很有限的力量。加利福尼亚变成了一个血腥的战场直到今天还都是这样。这段时间魔宴陷入了内部的纷争之中,这让它的行动变得迟缓。这场冲突直到20世纪40年代才告结束。一旦领导者们保证了自己权力的安全,他们就再一次将目光转向了密盟,而此时的密盟已经在不管是力量还是规模上都变得超出魔宴想象得大了。

自从那时起,魔宴已经完美地熟练于使用一些在血族中也堪称残忍和诡异的战术来夺回他们以前的领土。更多的信息包含在十字军部分。

魔宴的运转依赖于几种手段:大部分是合法的——但这点并不能说明什么。魔宴控制了数个企业和金融机构。尽管还远不如Giovanni们对凡人世界的影响,但也足够支持大多数魔宴行动的所需。所有的魔宴血族都被允许聚敛财富,只要他们不与派系的兴趣相左。许多主教和大主教都是巨富。

魔宴与Giovanni氏族在一些地区激烈竞争。Giovanni们一般都任由魔宴获得控制权,想以此来满足这个所谓的“疯子派系”。但魔宴是不会满足于这些小小的施舍的,并且他们开始对抗Giovanni们。但不管怎么说,凭借着氏族在凡人世界中压倒性得到巨大影响力,Giovanni证明自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们在执法部门和犯罪组织中的影响力远非魔宴所能比拟。即使是魔宴那种残暴的杀掉凡人探子和破坏避世的战术也收效甚微。尽管他们段时间内瘫痪了Giovanni氏族的行动,但离终结他们还差得很远。魔宴已经开始雇用凡人密探以在双方的下一次冲突之前增进对Giovanni的了解。

魔宴还尝试在远东获得一些影响力。派系试图在越南西贡;日本京都,神户和横滨以及中国天津建立大主教管区。这方面的努力至今没有取得什么大的进展。魔宴在这里遇到的麻烦与密盟和其它欧洲血族完全不同。远东的超自然生物品种之多远超过魔宴此前遇到过的。东方血族与派系以前遇到过的血族完全不同,以及他们特别的能力和对这片地区的了解,都给了他们巨大的优势。魔宴中的一些领导人要求增长在远东地区的影响力,但是目前对密盟的行动使得计划依然是以欧洲地区为主。

魔宴的力量不仅在远东受到了遏制,在世界上其它一些地方也一样。密盟完全控制着西欧,魔宴也没有想要进攻密盟心脏的打算。在东欧魔宴只有很有限的影响力,但如果苏联目前分裂的混乱状况继续发展下去的话魔宴或许会在其加盟共和国之内发展自己的影响力。魔宴在面对苏联令人畏惧的Brujah议会时遇到了麻烦,但他们还没有意识到BabaYaga的存在是更大的威胁。

魔宴几乎控制了整个墨西哥,但派系最近还没有表示出对中南美有特殊兴趣。在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和玻利维亚只有有限的几个主教管区,但他们还是做了一些努力以扩张领地。

一个不寻常的兴趣领域是那些历史和考古上的重要地区。遵从该隐之路的血族们试图找到所有诺德之书的原始残片。遵从这条心路的血族们认为这本典籍能够证明魔宴对密盟的偏执观点是正确的。他们认为那其中提到了所有的第三代们试图建立一个由自己控制的氏族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斯堪的纳维亚的魔宴们在这种行动的最前线。Tremere氏族和遁世者们据信都收集了大量的原始手稿,也是魔宴这种考古活动的坚定反对者。尽管在一些非常优秀的领导者的带领下,最近一个世纪以来还是没有什么重大发现。

魔宴内部还有新的危险因素。最近15年来,派系见证了一个极端激进组织的兴起和它对组织结构的破坏。这个受到魔宴Ventrue领导的运动在年轻血族中很受欢迎。他们坚信要全心服务于魔宴就必须回到最初的混乱之道上去。在他们眼中,派系正在逐渐趋于发展的停滞。这些新人在他们认为能够逃掉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无视上级命令,而且他们的哲学体系还很严整。


魔宴意识形态:

Madeapromiseforanewlife
Madeavictimoutofyourlife.
-JoyDivision,“LeadersofMen”

魔宴们与其他血族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们对派系的绝对忠诚和对个人自由的坚定信念。魔宴所赖以存在的也就是这两条原则:忠诚和自由。他们所有的行动都是为了进一步促成这两点。魔宴们相信氏族始祖们创建了密盟并计划利用他们来使自己在火焚末日时的降临更加简单。魔宴试图通过揭露这一点并创造一支足够强大到能够对抗他们的军队的方式来制止这些上古者的计划。

大多数的魔宴相信正是该隐本人在一个Ravnos长老的伪装下创建了魔宴。目前还没有什么证据支持这一说法,但众所周知的是一个名叫Ves**eir的Ravnos麦修撒拉在Brujah的领导人背叛了叛乱者们之后把残存的乱党们团结在了一起。他在1500-1600年的魔宴-密盟战争后不久就消失了。没有人能够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而Ves**eir实际上就是该隐本人这一信仰就开始于他消失后不久。回头看看他的能力,这倒也有可能,并且派系中有很多人会相当乐于找出证据来支持这一点。这也就是该隐之路的基本思想。许多魔宴将之用作他们尝试使其他血族皈依时的论据。

魔宴本身就是强者生存的不死证据。不管密盟的长老们多么努力地试图以他们压倒性的人数优势来消灭魔宴,派系最终总能生存下来。魔宴们都接受了这种血族的达尔文主义,这一点也同样深刻的影响到了他们的组织方法。魔宴最根本的基础是只选择并征收最强的,并使他们通过一系列的考验来证明自己。

吸血鬼不是人类,而魔宴的成员很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并不像密盟那些软弱的笨蛋一样称呼自己。他们相互之间以兄弟姐妹相称,但除了羞辱之外并不使用密盟式的自称。魔宴们自视为食物链的最顶端。他们并不试图像人类,因为他们已经不再是人类了。相应的,他们寻求一种比他们餐盘上的食物们所遵循的更高的道德标准,这表现为多种形式。

魔宴们将他们的派系置于自身的氏族之上。他们之间因氏族而生的差异通常很小,但有几个特定的氏族拥有更高的声望。派系成员因Lasombra和Tzimisce们摧毁他们氏族始祖的成就而敬重他们。而Tzimisce氏族更因其成员发展出了消除血缚的血誓仪式而备受敬重。与其它派系不同的是,魔宴中的**们组成了一个氏族并受到了相应的对待。

火焚末日:

Hewhoisskilledintheattackflashesforthfromthe
topmostheightsofheaven,makingitimpossibleforthe
enemytoguardagainsthim.Thisbeingso,theplaceshe
shallattackarethosethattheenemycannotdefend....He
whoisskilledindefensehidesinthemostsecretresources
oftheearth,makingitimpossiblefortheenemyto
estimatehiswhereabouts.Thisbeingso,theplacesthat
shallholdarethosethattheenemycannotattack.
-SunTzu,TheArtofWar

当今所有世代的血族都在谈论的一件事就是第三代们的回归和他们将饮其后嗣之血。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只不过是神话,但魔宴却认为终末之日将临。魔宴永不停歇的准备着自己以对抗千年圣战中的战王们。

火焚末日,依照魔宴的说法,是一个吸血鬼时代的循环的终结,但并不是所有吸血鬼的终结。年轻一代将起而对抗长老们,而只有最强者方可存活。这是魔宴意识形态的中心思想,也是他们大量创造血族以对抗密盟,遁世者和其他敌人的推动力。

魔宴的诞生理论上来说是这个循环的开始。魔宴诞生于大叛乱的余烬中,而这场叛乱被认为是上一个循环的终结。魔宴的目标是从长老们的暴政下求得自由。派系坚信只有通过忠诚和从长老们的统治下获得自由才能使新生的血族得以对抗氏族始祖们。从他们在大叛乱中学到的教训,魔宴们学到即使是叛乱者们也需要一定程度的组织以确保叛乱的成功。自由和忠诚的观念一同造就了人们今天所知的魔宴。

密盟与其说是诞生于这一个循环的开始还不如说是诞生于上一个循环的终结。密盟保护吸血鬼种族免受宗教裁判官和叛乱者们的猎杀。尽管是血族长老们创建了这一派系,但许多年轻血族依然选择跟麦修撒拉们一起。而今天的密盟其主要目的是保护所有血族不受凡人干扰。只有遵从避世戒律才能在现代世界生存。火焚末日的信仰在密盟内部广受嘲笑,但少数相信的人则认为密盟终将保护他们。

魔宴圣战:

WhatifItoldyoutherewasnoplaceyoucouldrunto
hidefromyourfears?Wheregoodisbadandbadisgood
andallthetearsyoucrynoonecanhear?
-24-7Spys,“HeavenandHell”

魔宴最为感兴趣的莫过于在北美控制尽可能多的城市。派系相信只有通过解放密盟控制下的城市才能让血族真正免于氏族始祖们的控制。攻城,也被叫做魔宴十字军,在派系的理念中占据着核心地位。按魔宴领导们的说法,密盟的存在是为了使上古血族能更加容易地控制年轻的吸血鬼们。为了削弱这些千年圣战中的首领们所拥有的优势,密盟必须被摧毁。这并不代表就得摧毁密盟中所有的成员——只要派系本身被摧毁就行了。

夺取一座密盟城市的首要步骤就是决定城中那些血族值的拯救和那些必须被摧毁。魔宴会派出间谍潜入城中以调查那里的血族。间谍在城中潜伏数年以收集所有他们能收集到的关于敌人的情报——特别是关于辅者和无政府主义者的。这两种人是他们的大碍。

紧接着最初的侦察行动,其他的魔宴间谍开始渗透进城,他们以从另一个城市来的密盟血族的身份将自己介绍给当地亲王。大多数人和无政府主义者打成一片,还有一些人加入了另一些圈子。这些间谍会忠诚地服务于密盟许多年,在他们的上级和同行眼中都是最为可靠和坚定的人。

真正有趣的是这些间谍开始扮演他们的角色在辅者们之间制造紧张情绪和对立气氛的时候。最有利的情况是这种活动就足以瓦解密盟在城中的统治。即使这一做法没有成功,还有下面的行动。

更多的魔宴潜入城中,藏身于先前进来的间谍预备的秘密避难所中。这时真正的攻城行动就开始了。城中的魔宴尽他们的所能来破坏潜藏戒律。首先他们将这些都同密盟关联起来,通过给城中的官方机构或重要人物匿名检举以外,他们有时甚至会有意留下证据。尽管这不一定会导致什么,但这会给城中的密盟领导人以很大的痛苦和困扰。之后魔宴就开始谋杀其他的密盟人类仆从。密盟领导人被迫将主要精力放在修补因魔宴行动而被破坏的避世戒律。

在这一时期魔宴渗透者通常只会被认为是些普通罪犯,因此派系会逐渐在对敌人的袭击中变得更加直接。他们通常会开始批量制造吸血鬼,然后把这些新生的雏儿扔给密盟,以使密盟的注意力完全被这些事所占据。避世戒律随着城中不断上升的杀人率和失踪人口而一点点被撕裂。一个新生血族被毁,就有千万个站出来。(……恶搞一下……)魔宴公然进行拥吮,尤其会挑选那些能带着其他人一起加入派系的人。

魔宴血族在被攻击时,尤其是面对那些自己毫无胜算的对手时通常会选择撤退。老练的魔宴会带着一群新手保护自己免于直接的冲突。任何被魔宴摧毁的血族都会被留下来以让凡人发现(傲慢地宣称血族并没有那么古老,因此会立刻化成一堆尘土),以此更进一步地挑战避世戒律。

魔宴会最先进攻Tremere的聚会教堂。如果确知其位置,魔宴帮派就会在围城开始不久就用大量的新生血族以数量优势淹没那里。尽管大多数聚会教堂都针对这种情况作了准备,但很少有能从魔宴的人海战术中存活下来的。

有一些魔宴帮派只是作为战宴而参加围城,期望着摧毁密盟的某个长老并吸榨他的生命。战宴通常被召集来对付多个长老,以保证长老们都在忙于自保。大多数参与战宴的帮派都是游猎帮派。

如果魔宴的计策成功,避世戒律被粉碎,而大多数密盟血族则会逃走以恢复元气。大部分时候城市亲王都会顽固地拒绝放弃防守,除非收到巡行执法官的直接命令。年轻的密盟成员若是想加入魔宴则会得到一个机会,只要他们愿意以魔宴的方式度过他们的不朽生命。

魔宴不断地迁进已被征服的城市,并逐步控制居住于此的凡人。魔宴对于掩盖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冲突很有经验。过不了多久城中的凡人就不再记得这件事了,所有事情都被归罪与另一次的犯罪高峰期。

密盟既不会忘记也不会饶恕。它时刻尝试从魔宴手中夺取或是夺回城市,但收效甚微。这要部分地归因于它极力想避开凡人注意。密盟的成功依赖于复杂的计谋和精确的操控,而魔宴则依赖于宽松的控制并大量制造混乱,这种情况有时候会发展到甚至围城的魔宴领导人也不知道当下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魔宴战术

如果吸血鬼的战术可以被掌握得出神入化的话,魔宴就是做得最接近这一境地的。尽管派系崇尚自由,但内部成员对派系的忠诚以及适者生存的理念还是在圣战中给它以力量。当战火蔓延时,魔宴会动用自己手边的一切资源。它的成员变得毫不畏惧最终死亡。

以下是一些魔宴在它们的行动中使用的被证明行之有效的战术:

?魔宴良好地使用间谍。他们被派进敌方领地里去收集情报并制造麻烦。

?如果密盟的敌人通过避世戒律用凡人保护自己,那么魔宴将会打破避世。

?当面对猎人时,魔宴通过把任何一个对方可能关心的人转变成吸血鬼的方法来迫使其进入守势。当情况允许时他们也会直接和猎人交锋。帮派常常用它们最新进的成员来充当诱饵使猎人离开其巢穴。损失新兵的代价要远比猎人们猎杀了一个成员的代价小得多。自从派系的行动变得隐秘并且其成员总是保持团体行动之后,猎人们就发现他们很难猎杀魔宴成员了。一些魔宴成员们公开的展示吸血鬼本性,这使得一些猎人深感烦扰,他们往往会不假思索不计后果的投入战斗中。

?当发现赛特仆从时,魔宴会对他们展开公开的大规模进攻,甚至超过了对密盟的攻击力度。魔宴相信赛特仆从和他们一样非人,并因此而尊敬他们。

?当遭遇到狼人时,魔宴们倾向于使用银质武器来应对威胁。银剑是最常用的,但是匕首,箭头和斧子也会被使用。魔宴通常试图把狼人们各个击破。但是他们也试图包围狼人并在远距离之外烧死这些家伙。

?魔宴常用大量的新兵来作为消耗品,把他们赶向敌人,这使其敌人们疲于戒备,而且还要面对远多于2对1的数量优势。

?魔宴的成员在敌人领地内是完全的行为放纵。他们谋杀凡人仆从,滥用私刑,焚烧避难所,在敌人中散布不信任感,并且召集战宴以对抗某些长老。

魔宴使用相同的办法来保卫自己的领地不受侵犯。此外,派系成员呆在保卫良好的公共避难所里,为了预防情报外泄也会杀死自己的凡人仆从。

魔宴高度的不可预知,无比危险。它的成员们为了千年圣战的胜利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这使得他们像Ma**avian一样疯狂,像Assamite一样无情。
1419921245005296343.jpg
1419921245095296346.jpg
141992124509629634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血族

本版积分规则

QQ咨询|Archiver|手机版|冰蓝灵异网    

GMT+8, 2020-2-19 19:35

收集真实灵异事件,灵异图片,鬼魅艺术等.主张科学灵异打破迷信.

powered by discuz X3.2 | designed by 舞

© 2004-2015 冰蓝血魄灵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